夏天,姥姥病重,我回了山西老家一趟去看望她。正赶上发小山也回村看望他80岁的老母亲。

         

        前一天他赶上同学聚会,回来的晚,第二天一早又还参加一场乒乓球比赛,下午还得开车赶回很远的单位上班。早晨一会儿的时间只说了几句话。

        我说想去趟范亭中学看看,他说那下午回单位的时候顺便把我捎到县城里的妹妺家,并让妹妹在范亭中学门口等,我们在那里会合。到了范亭中学门口的时候,滴了几滴小雨,妹妺推着电动车等在那里。


        发小把车开在校园墙外的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下来,我正要下车,他跑着从驾驶座出来绕到副驾驶,打开了车门,我一惊,忙说谢谢,他笑着逗我:"你知道你这享受的是什么级别的待遇。"我也逗他:"在家老公也常给我开车门呢!

       

       "真好",他笑着和妹妹打招呼,他不计较我,他从小就知道我嘴毒,心里领情,嘴巴不软。

        那年高考落榜,母亲建议我回山西老家补习,于是各种周折就在老家的县城范亭中学落脚。

        

        巧的是从小在爷爷村子里一起长大的两个男孩子也在这个学校补习,于是那一年很自然的回二姨家和二舅家的重任就落在他俩的肩上。他们两性格都好,每个星期,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自行车后座上带着我,先是油路,后是土路,度过了一整年。现在想想,不知他们心里烦不烦,那时候,我象个喜鹊,没心没肺,喜欢说喜欢笑,一路上叽叽喳喳,而大多带我的就是山。

        

        高考前一个月,我回内蒙参加高考,他俩和我同宿舍的女同学们把我送上了火车,还有那个把送别的文字写在笔记本里,然后送给我的高二女孩子,至今深刻也令人难忘。

        一晃二十五六年过去,常从母亲和二舅那里听说他的消息。曾经是青年,现已是不惑,再见数语,在我出去的空档,他笑我,对母亲说:她可一点儿也没变,还是原来小时候的样儿。

        

        他在监狱工作,人家都说环境造就人,我本以为他处在信号隔绝的监狱,每天和犯人打交道,不是严肃就是冷硬,甚至性格也会变得有些暴戾,可他说话仍是娓娓道来,一个举手开车门的暖心的举动,更让我仿佛一眼看到他身后的家庭和工作的状态。

         

        他笑谈自己工作压力大,生活三点一线,终于变成了大叔,我笑着心里说,青春的影子不在,但岁月仍让你延续成有修养的样子,那就沒有辜负时光,大叔又如何呢!

      他急匆匆赶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后来妺妺说,第一次见山,印象极好,我问为何,她说我远远地看见他给你开车门了,极有修养和绅士风度,这个年龄,能为女士开车门的男士不多,尊重女性,注重细节,内敛而低调,很是难得。

        

        其实开车门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不是难事,可大多时候男士心甘情愿完成这个动作却很难,这是一种可惯,更是需要内心的平和淡定。

        他是深度近视,尽管时间紧,不敢走夜路,何况单位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他,但他仍然领着我,和妹妹在校园里绕了一圈。我向来立体、方位记忆差,再加上校园扩建,竞一时找不到自己住过一年的宿舍、班级和操场,他一一指给我看,我惊诧于他的好记忆,便和上锁的宿舍合了影。


        其实我和山说的也是真话,先生也常常为我开车门。


        就象今天也是因为先生这样的举手之劳,缘于我们的一段对话,才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


        起初的原因好象是自己个子矮,喜欢穿高跟鞋,上车时性子急会把头磕在车顶上,下车时会歪一下脚,当然也会发出一声尖叫,"能不能淑女些。",他嗔怪着看我,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是心疼我磕了头。


        后来上车时,他总是先给我开车门并把手遮在门头,以防磕头,下车时也会绕过来打开车门,受到如此高级待遇和呵护之后,我也学得不再风风火火,动作也变得轻柔了起来,我当然得学得文雅一些才够配得上这样的礼遇和儒雅。


        每个人都喜欢享受被尊重的感觉,每个人也都喜欢乐享被温柔以待,我们谁将是那个施予的人,又谁将是那个感知的人。面对美好,我们自省,希冀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好,变成那个值得也配得上享受美好的人,而为女士开车门只是那千千万万种美好中的一朵小小浪花,虽小,却能激起心灵的涟漪,对世界充满了信心和善意。


         每个人的世界里总会有那么一些亲人、同学或过客:不管认识多少年,不管末见多少年,不管相处多么久,想起来就会让人如沐春风,就会让人走路带风,都会对这个世界心生谢意。

          愿您做那个君子,钢柔并济,修养在心;愿您做那个淑女,穿心怡的衣服,画精致的妆容,说动听的话,做优雅的事,心中都充满明媚的阳光。唯有如此才可配得起世界上那些对你所有的好,对得起那些所有对你好的人,才能敌得过岁月对你的摧残,世俗对你的侵蚀,才会不负时光,不负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