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它见证了我们一生的起程和终结。土地、农民、汗水构成了一幅幅朴实淳厚的乡土风情画,让远在他乡的人牵肠挂肚,日夜思念。

踩在故乡的土地上,再漂浮的心也会踏实,哪怕自己有多么的不对,土地都会包容你。细数那些旧时光,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留有太多的足迹,即使晃眼几十年过去,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可是故乡的土地还在,那沉淀的记忆也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

  故乡的土地,都是有名字的。如“老龙腰”“花头地”“仙人坡”“斜角地”“独桥”“罗圈弯儿”“观音滩儿”……不同的地名,展示了不同的人文景观,表明了不同的地形地貌。甚至有的还有典故。每次回乡,听老人们讲述着关于土地的故事,便觉得故乡文化幽远,土地历史厚重。

我惊叹不识字的老农竟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和演绎力。深厚的土壤不仅养育着质朴的灵魂,而且创造了绵延不绝的农村文明,像英雄史泰,只要立足于大地,便有源源不断的力量。

  故乡是家乡人的根,肥沃丰饶的土地是家乡人赖以生存的根本。乡人们用土地烧砖,抹墙,在掺杂着阳光和庄稼气息的房屋里生活了一辈又一辈。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土地上留下勤劳的足迹。他们满怀着感恩之情虔诚地对待着养育自己的土地,他们坚信那些抽空了土地血液的辉煌,就如同无根之木一样,任何所谓的繁荣都必然会衰败。

思想家们可以对虚无的天感兴趣,说些谁也难以证实的玄奥深奇的话;老百姓也可以对老天爷感兴趣,说些求神保佑的渴望。但是家乡人谁也不敢胡乱编排土地,因为土地实实在在,容不得一丝虚伪和狂妄。

人们崇拜虚无缥缈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让人觉得大有可为。这是人类的思想缺陷。请不要为了那种虚幻而放弃对土地的依恋,只有把双脚坚实地踏在土地上,那些硕果累累的金秋和功勋卓著的史书,才会成为装点生命的图景。

  家乡人始终相信土地是大家所共有的。跟土地陪伴了一辈子的爷爷常常抽着旱烟,指着一块块田地,说像韩老六、黄世仁、周扒皮、刘文采尽管一时霸占了土地,可是到了最后全都被土地抛弃。土地的哲学是民众的哲学,土地的力量是劳动者的力量。

其实土地也不属于人类的所有成员,谁掌握了土地实在、淳厚、质朴、博大的内涵,谁就得以仰望永恒;谁在生命的土壤里播种希望,能够心平气和、勤劳耕作,谁的生命境界便能走到最远。

  故乡的土地不断让新的生命诞生,又让老人们逐渐的躺进泥土里。家乡人在与土地打交道的过程中,喜怒哀乐,生老病死,泥土的颜色融入进肤色,贯穿了农人们的整个一生。

外祖亡故了,睡在了土地里。爷爷去世了,躺在了土地里。他们的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故乡一步。母亲年轻时离开了故乡,在没有土地的城里迷失了几十年,也回到了故乡,长眠于土地的怀抱。亲人们入土为安,我心中对土地有了更多的牵挂。每年的清明节,身在外地的我都会踏入故乡的土地,叶落归根,亲人长眠的土地,才是真正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