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黄山天下奇”,“黄山之奇,信在诸峰;诸峰之奇,信在松石;松石之奇,信在拙古;云雾之奇,信在铺海。”横空峰峦,浩淼云烟,奔泄飞瀑,嶙峋巧石,奇特青松,无不展现着黄山的壮美风姿。因此,并有“五岳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感叹!

1989年5月,与战友乘坐60人的大吊箱索道上山后,从北海到光明顶,再爬莲花峰,经过玉屏峰,再爬天都峰下来。那时候年轻力壮,带了用胶片的卡片机,也没舍得拍几张美景,当天就早早下山了。虽说年轻力壮,下山后两腿像绑着铅的,拉不动步子了。

过后的十来年中,有三次去黄山开会和出差,也没再上黄山。因为,不好爬。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不爬以后就很难再上去。说陪爱人去黄山,也是早有计划就是没落实。上月底,终于成行了!我11点坐高铁从合肥转车,下午3点到达黄山北站,远方的战友托同事接送,40多分钟到达换乘中心,赶上了16点的景区公交,再从云谷寺乘索道,17点到了白鹅岭站。酒店的朋友说,从白鹅岭到酒店有半小时的路程,想想也近。前胸后背背的摄影包和无人机包,手提肩扛行李箱,足足用了40分钟才到。安顿好了拿起相机和三腿架就往山上跑。

现在有句流行的话,碰到好天气、赶上好时机都说是“人品好”,我并不苟同。但天时地利人和是最主要的,我是运气好,上山就拍到了日落时分的云海.....

第二天早晨,4:30起床,15分钟后就到达猴子观海处,想抢占有利地形,结果人家比我还早。好在几位美女都是用手机拍摄的,跟她们商量给我腾了放架子的位置。谢天谢地,又是一次“人品好”,老天给了点面子,在日出的那会,让喷薄而出的太阳露了脸,我更是喜出望外。

从狮林大酒店转道去玉屏楼宾馆正常情况下要五六个小时,带着器材行李又要拍摄,这不要命啊!挑夫为我们解决问题,可挑夫分段管理,到白云宾馆要转换。也行!我们到了白云宾馆转换挑夫后就不需要跟他一起走了,他直接将行李放在玉屏楼,我们也就可以轻松的边走边看了。

到了玉屏楼宾馆后不久,竟下起了雨,大雾弥漫。我在迎客松前等啊等,期盼着云雾什么时候能打开。一直等到休息也没能见到什么光。

夜里,下雨的声音还是不小。早晨我还是按惯例早早起床来到迎客松旁,凝视着浓浓的雾,它没有一点想离去的感觉。心灰意冷,回去洗漱吃早饭。我在吃好早饭后,隐约看到外面亮了,立马出去看了看,回房间取相机赶紧来到迎客松旁。就在这个时间,从天都峰与玉屏峰之间的光亮让我看到了希望,终于给迎客松露出真容的机会。

看到伟岸、大气的迎客松,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立马转向莲花峰(因为天都峰封养植被5年),一路上我并不抱什么希望,因为往后山方向看,云雾仍然很重。莲花峰高度为1864米,我爬到了1800左右,因为这个时间太阳已经很高了。就在咬着牙往上爬的途中,看到了很美的云海.....

在黄山上的两天,可以说不虚此行。感慨颇多:看天气预报,上山可以没脾气,碰运气也许能有收获。不过,黄山气象台发布的预报一般日落可见率50%,云海概率40%,还是比较准的。选择去黄山没错!

只要向上爬,山永远去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