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新婚燕尔的佳人,踏上苏格兰追寻之旅的第二站。
谈及追寻,也许你我一样,对这次行程怀着一份疑问:为什么要去苏格兰🏴󠁧󠁢󠁳󠁣󠁴󠁿办婚礼?

这样一对博闻广识,珠联璧合,情投意合的华尔街精英,为何不远万里,来到苏格兰这方土地上见证他们的爱情故事?

屡次发问,得到的提示只是:“你来了,有可能就知道了。” 希望旅途结束的时候,我们都能给自己寻到一个答案。


——————
与古老而繁华的爱丁堡不同,广漠无垠的苏格兰高地(Highlands)山峦起伏,海岸线犬牙交错。独特的火山岩地貌使得地表土壤稀薄,人际罕至;但造化弄人,大西洋环流带来的劲风细雨,把这片原本可能阴唳荒凉,恒古不化的土地,变得清俊而凛冽;粗旷而悠长。

离开爱丁堡,我们当天计划驱车160英里,途径布莱尔 庄园城堡(Blair Castle ),再过以水鬼闻名天下的尼斯湖,最后到达天堂岛(Isle of Skye)。老苗夫妇选择了东线,从Glasgow和我们在天堂岛会师。

第一站租车公司就爆惊喜,不知道是不是租车公司缺了我们预定的车型,英国🇬🇧绅士租车小哥的销售技艺,完美的过程堪比美国卖车的“剧本”:西装领带的 gentleman 几次三番请示manager,耗时一个小时,最后硬是用一台几乎全新的八座奔驰以所谓全球最低价 (700英镑)替换了预定的两台四座(500英镑)轿车。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被新车的皮子味儿给熏晕了,还是脑海里一直都有抹不掉的“英雄豪车美女”情节;反正一路唱着“谁谁写给章子怡的叮叮珰珰”歌曲,一路狂奔到布莱尔庄园城堡。

灰砖白墙的城堡坐落在几千公顷的土地中。绿草茵茵。

见证英式花园。

百年的菩提树道把你带回到马蹄声声,裙缺摩挲的年代。

离开布莱尔庄园,正式进入了苏格兰高地。

回到现实生活中,此行最挑战的事情是适应“英式驾车”。英制交规:左舵车加左边行驶。高地很大一部分道路只有一条单车道的羊肠小路,崎岖不平,很少有超过几十米的视野。单向限速60英里(不是公里哈)。双向对飙,就是时速200公里的汇车,让道...

让我们从非英联邦国家来的老司机正副驾驶都颤颤悠悠。


屋漏偏逢连阴雨。苏格兰高地的盘山车道除了比美国车道要窄,一台小车能堪堪通过之外,可怕的是一般没有路沿。雨水冲刷后的路肩几乎是一排尖利的铁锥等着扎你的轮胎。

几次对面拉原木的重型货车呼啸而过以后,车厢内的歌声越来越小……

终于,一声尖利的破裂声响起……不是一只轮胎,而是....两只。

“我们在哪里?”

“亲人老苗在哪里?”
.......

后记:我们离最近的救急拖车有40多英里。呼叫来的出租车到达出事地点的时候,已经行驶了80英镑。

老苗夫妇闻讯第一句话:“捞人要紧。我们马上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