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般的铃声在藏书屋荡漾
——感谢金铃子的才气为我藏书屋增光添彩
文/张玉太
今年初的一天下午,我刚到家拿起当天的《文艺报》,一眼就看到了金铃子的油画,占了好大篇幅,我还未细看就给她打了电话表示祝贺,她说,你真是人居京城近水楼台,我们明后天才能收到报纸呢!
当时我就告诉她我正在搞 “心系元氏    美丽乡愁—— 张玉太藏书屋”,在故乡公益开放,我的初衷是,作为一个普通小编辑要为故乡文学的春天抹一片新绿。她说,看到了不少名家题字致意。我诚恳地说,也给你留了位置。她说,不知写什么好。我说,就你这样的才女写什么都会富有灵气。你可写首小诗,或写幅对联,或三五笔速写,当然大写意的国画更好。

之后不久就收到了她的这副对联,我心中备感欣慰——这又是一份沉甸甸的诗友的情谊!我很喜欢她这两句题辞,从内蕴到书法,都十分的古朴、雅致,且意味深长。我的故乡是一块历史悠久、具有深厚人文底蕴的古老的土地,那上面,不但生长野花、树木及农作物,还积淀着“晋人”的风流与“唐邦”的文物。这源自古代的文脉靠什么去传承呢?我想,书籍是最重要的传续文明的载体。是啊,我筹建藏书屋,内心深处的想法也正是为了弘扬文化,为家乡文明建设尽绵薄之力。

谢谢金铃子意味深长的鼓励!同时,她的笔墨拙朴老到、极具魏晋风调的书法,也将为藏书屋增光添彩!

回想起来,我认识金铃子是在那年去五粮液酒厂采风,她给我印象是话语不多,但敏感而灵秀极具诗人气质。采风结束后还送我她的诗画作品。至今我还记得那次的采风作业是每人写一组诗。我的组诗《在宜宾    水流觞》其中有一段赞美了铃子,吟诵时的神韵和情景,才情脱俗:
“轻轻地飘来了飘来了
一盏盏精灵般的纸杯
像是天上的云朵
盛载着芬芳的酒酿
任悠悠曲水推送流荡
看呀它多么的善解人意
袅娜地停靠在你我的身旁
于是被它眷顾的诗人
站起来吟诵一篇爱情的诗章
今天 在流杯池公园雅集
一线天下演绎曲水流觞
我们穿越了时空
举杯邀约九百年前的黄
庭坚
来与我们共度这风花雪月时光
纸杯优雅地停驻在
女诗人金铃子身旁
她闭目吟诵起《诗经》中的‘出其东门’
那诗中的春天与爱情
那伊甸园中主人公爱的呢喃
久久地撞击女诗人的心房
也唤起我们古老而新鲜的遐想”

此诗也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记忆与难忘的时光。
这里还要说一下三年前铃子送我的一副对联,联语中对“诗伯”与“郑君”多有期待,也是有着颇深的寄意,它究竟意蕴何在?我希望读者诸君各作猜想,我不赘述。另外,这副对联的书风仍是古拙可爱的风格,甚合我心,因而这次我也将它欣然收入藏书屋。

最后,再次感谢金铃子的才气和作品给藏书屋带来了温馨与亮色!

(美篇制作:燕文里书城“张玉太藏书屋”负责人:杨新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