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个人,爱一座城。所有的牵挂莫不如是……

再 去 北 京

文:逍遥自在 茉莉花开

(一)

帝都已去过多次了,那里有升国旗的心潮澎湃;有主席纪念堂的沉痛怀念;有长城的叹为观止;有圆明园的怒气填胸;有美丽首都的骄傲自豪……

上次去还是五年前送孩子上学,著名的景点已去过多次,景物依旧、山水依然。这次趁着“五一”四天假期,只想去看看孩子的生活。

提前20天买火车票还是没有卧铺了,而坐动车需要转车,转车又嫌麻烦,只能买了硬座的车票。一夜的颠簸,腰酸背痛真不舒服。从北京西火车站出来,到孩子换了的学校还有一段路,仍要4个小时,本来按着孩子给的坐车路线我们就能找过去,可他有他的担心吧,非要从学校坐车出来,到转乘的车站来迎我们。

盯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正在等待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我们,回头看过去,儿子冲我们笑,俨然一个大人了。

见了面就有说不完的话,路上的烦恼和疲惫全都忘记了。

学校就在雁栖湖湖边,一条G111京加路把校区分为东西两个部分,北面西面是山,北面山梁清楚地看见不知名的一段长城,校园绿树成荫。校园南端有一小门,直通雁栖湖,门外一段浮桥蜿蜒曲折地从湖边水面通过。

湖水碧波荡漾,湖面游船穿梭,岸上游人如织。湖中有一小岛,岛上有著名的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岛西南边上高耸一座九层的雁栖塔,在夕阳照耀之下,颇有“雷峰夕照”之美。站在南边的大坝,从湖上拂面吹来和暖的风,向西望去残阳未尽,余辉照在东边的日出东方酒店的幕墙,一片金黄,恍若新的一天来临,已经日出东方。

就这样,三人陪伴着走走停停。除了第一天看了看孩子学习、生活的地方,第二天,第三天,都跟着孩子到市内的几个景点,去随意地看一看。孩子走哪儿,我们跟哪儿,路在脚下,却不用辨别方向,不用动一点脑筋。

山还是那样的山,水还是那样的水,只顾着说话,走过哪儿,景在哪儿,却忘记了,只记得说过点什么。虽然山青水绿景色美,却无心看风景。

走过许多的路,遇过不同的人,我们在一起的所有日子,都是记忆里最美的风景。


(二)

相聚不易,却终有一别。

孩子执意要把我们送回酒店他再返回去,我俩觉得还没笨到老到那个程度,他还有四个小时的车程,才能赶到他的校区,孩子便像个老师一样叫我们怎样坐地铁,怎样辨方向,一向能张罗的孩子父亲也像变成个孩子一样,边听边点着头。孩子交待完要走的刹那,我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微笑和拥抱的,可是不争气的眼泪出卖了我,我再也没有做妈妈的坚强,我无力地挥挥手,赶紧扭转身,进了地铁站,任泪水流淌……

孩子让我们在酒店附近找个地方再逛逛,我却泄了气,再无心观景。进了地铁站,没了孩子的指引,我俩拿着孩子给我们的公交卡,惶恐而又小心地分辨着坐几号线到哪个方向,大概这两天已经习惯了依赖孩子,一下子还有点茫然不适应呢。

来这里的这两天,酒店的预定,行走的路线,都是孩子办的,像二十年前逆转了一下,那时我们领着他到这儿到那儿,今天他带着我们穿梭在这个叫帝都的大城市中。他俨然像这里的主人,带着我们吃北京烤鸭,庆丰包子,北京涮羊肉,喝北京酸奶,椰子汁……看着他还略显稚嫩的肩膀,我心里多么的欣慰满足啊。

我知道孩子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来到酒店,我打开手机默默给孩子转钱,我扭头跟孩子父亲说的时候,他也正拿着手机给孩子转钱呢,看到我们不谋而合,眼角再次湿润了,躺在酒店的床上辗转反侧,写下了这段话。

孩子,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