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也出过一次镜了,再多出一次也无妨。图片中的我是与那天穿蓝裙的我一起拍的。月季花是前年老张同志拍的,放了烟饼,很仙气的月季花。

    题目是一个诗人写的一首诗里的一句。他叫什么我没有记住,诗的名字也没有记住,就觉得这句好,拿来当题目。


     诗人写诗都是浪漫的,其实仔细想想,开鲜花的时候,大多都是春天,而有落叶的时候大多都是秋天。同时有鲜花和落叶的时候不多,跨过了一个季节。我想改成:空气中漂浮着鲜花和落花的味道。但觉得读起来不如人家洋气,就如此吧。


     我估计没有谁会注意这个。但也不一定,前些日子有人已经提出过我文章题目用错字了。我写的“那怕生活中……”他说应当是“哪怕生活中……”他是个老师。我想他是教语文的吧。

     还有一个人看了我以前写的文章《陆游害死了唐婉》,我里面写唐婉是陆游的表妹,他们是姨表亲。那个人说陆游的母亲是唐婉的姑妈。他们应当是姑表亲,我查了一下确实如此。我就改过来了。那篇文章已经写了两年了,现在才有人看到错了。我想那个挑错的人会不会是历史老师呢。


     这几天我都为夏天来临做准备,把被子换成了薄的,床上的床单、枕套都洗了。又把天凉时拿出来穿的两件毛衣都清洗了。


     我把棉被放进压缩袋里,压缩之后,体积小了很多,柜子里能放下7床被子了,以前真的不行。


     这个压缩袋是我在网上买的,它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用抽真空,放进物品,封号口,使劲儿压,把里面的空气全部挤压出来就行了。而且可以反复使用。我跟老张说,这个东西很好,以前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我觉得如果他们在超市里放使用的小视频,保管卖得不错。不知道他们在网上卖得怎么样。


      这些天也忙着看花拍人像,然后修照片,发图。比平常忙了很多。越忙,还有忙事找过来。先是女儿的床坏了,约了修床的,我得去她那边等着。一次还没有修好,第二天又来一次才修好。


      紧接着我们这边的门锁不好用了,我怕哪天出门回来打不开门就麻烦了,赶紧按照小广告上的电话找了一个修锁的。要说这墙上贴的小广告有时候也有用,不然怎么找修锁匠呢。


      修锁的说是锁芯坏了,要重新换一个锁芯。他给我展示,说要换安全的锁芯,我说我们这个锁芯就是换的安全锁芯。修锁的还给我看视频,视频里一个女孩说:她回家,一开门看见一个小偷拿刀冲着她。

      我告诉他,这样的事我已经经历过了,我也开门把小偷嘟在屋里,我与他照面后,刚脱口说出他是小偷,小偷就拿起桌上的一个玻璃乌龟向我头上砸过来,他砸了好几下,直到把我打倒在地,顿时我血流满面,小偷夺门而出。


      这件事给我带来很长时间的心理阴影,一段时间里,我一个人不敢去当做茶室的那所房子。后来我努力克服,才不害怕了。那次之后,我才明白,遇到这样不好的突发事件,必须做心理干预,特别是孩子。


      修锁的这次给我们换了一个C级防撬的,他说很安全了。其实我们现在住的这边应当很安全,家里天天有人,小偷一般不会来入室偷盗的,就是那种经常没有人住的屋子才容易招贼。

     刚修好门锁,紧接着电视机又坏了,声音忽大忽小的。找来维修的,打开电视机又正常了。正巧一个开关坏了,他就给修了开关,试机的时候,故障现象又出现了,他说是里面一块板子坏了,得换块板子。


     定板子过了3天,维修人员又来换上,这次试机没有问题了。他说你家电视别看时间长了,还是原装进口机,质量不错,换块板子又能用很多年。


      本来我和老张都想买新电视机了,听他这样一说,我还挺高兴,觉得又省钱了。可是,才高兴了两天,前天晚上十点多,电视机又坏了,这次黑屏了。关了再打开,闪一下画面又自动关机。

      我又把维修人员找来了。他反反复复开了一会儿机,又按了按电视机上的一排按钮,再打开,又不黑屏了。等了近四十分钟,故障再也没有出现,他说先这样吧,有了故障再说。老张说,没有找到故障点,故障肯定还会出现。不过昨天一晚上电视机都好好的播放节目,一直到我们睡觉都没有罢工,谁知道今天晚上怎么样呢。


     第一次修电视的时候,那个维修人员说电视机声音不好,可以接在功放机上,用音响播放出来,效果更好。老张让他试试,结果打开我家那个电子管功放机,“啪啪”闪了一下,一个电子管烧坏了。音响设备很长时间也没有用过了,也赶上这个时候坏了。那个机器是找别人定制的,等着找人家来修理吧。


      家里的事情就是这样凑巧,为啥一起出问题呢。

       可能是找人修理物品上瘾了,我今天又约了清洗洗衣机的上门服务。洗衣机也用了十年了,我一直都用清洗剂清洗,但现在仍然清洗不干净了,洗完衣物后,经常有脏东西附着在衣物上,所以我觉得必须彻底清洗一次了。


      一个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物品需要修理。以前这些都是老张负责的,小问题他自己就解决了,大问题他联系维修。他病了之后,大小问题都是我管。除去最简单的我解决之外,其他问题我都找维修人员。


       我们小区有个卖水暖配件的,那家老板也当修理工,我家水暖等活都找他做。开始老张不喜欢他,说他东西卖的贵,修理费也贵,后来干多了,老张说他活干得还算规矩,就认可了。

     清洗洗衣机的人,也干擦玻璃、清洗空调、油烟机等活,所以这一块的活就归他了。现在又联系上了修家电的,看来我家这一切乱七八糟的活都基本找到了维修人员,哪块儿出问题,该找谁就找谁吧。我也不会抓瞎了。


       谁家的日子也不会过成诗,总是在这样那样的“状况”中度过的,所以,就静下心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花钱能办好的事儿就不是事儿。


     剩下的日子,我就闻着“空气中漂浮着鲜花和落叶的味道。”看看花草,拍拍美照,与老张喝茶聊天做美食,岁月静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