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们说想要看电影,二妹就在美团上团购了《何以为家》,之前我并没有注意过相关介绍,听题目以为是关于留守儿童的题材。


当我们走进影院,电影已经正在播放序幕。开头就是一个12岁小男孩被带上手铐在法庭上的一幕。让人觉得很好奇,这么小的男孩,怎么会被戴上手铐呢?他说要控告自己的父母,是他们把他带到这世界上。


随着剧情穿插其中讲述了一个叙利亚难民。一个12岁的男孩与家庭斗争,生活斗争与命运斗争的故事。


主角男孩在电影里叫赞恩。他控诉父母,为什么要生下他?他想告诉全世界没有能力给孩子安全感的父母,都不要再生孩子。他说番茄酱都有自己的日期,出产期和保质期,而他连自己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他有的只是被被暴力、虐待、殴打,皮鞭、被鞭子抽打,像个蚂蚁被人踩,生活就是一团狗屎……


他们住在贫民窟里,破盆和碎石搭建的坑脏的聚住场所,低矮潮湿且漏水,一家七八口人就睡在地上。


赞恩是家里老大,他从没有得到过一丝温暖和爱。瘦弱的他给商店做搬运工,带领姐弟做果汁贩卖,扛液化气罐,表情麻木,有着超乎他年龄的成熟。

赞恩看到最疼爱的妹妹萨哈月经来临,他偷偷提醒妹妹,不要把来月经这事让父母知道,否则父母就会把它卖给房东,并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给萨哈做卫生巾,让人觉得心酸感动。


她妹妹一脸天真地说那房东没什么不好呀?他给我方便面不要钱。赞恩提醒她,你将来跟他在一起你会吃土,吃大便,那个房东就是个人渣。


赞恩偷偷存钱,准备带妹妹离家出走,但是还是被他父母发现,奈何柔弱体小,无法抗争父母。萨哈在她父亲身上挥舞娇小的拳头,我宁愿饿死也不去,求求爸妈让我留在家里,不要卖我,不要卖我……


赞恩奋力追跑想拽回妹妹,他爸妈踹他,踢他,你兔崽子想做什么英雄?不要破坏我们家的好事……


11岁的萨哈被房东摩托车带走,就算是嫁做人妇了。


那是电影里看到赞恩第一次流泪。眼看最疼爱的妹妹送入虎口,却无能为力,那种绝望痛苦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我们每一个观众。

他因妹妹的事伤心地离开了家,离开嗜烟酒成性,脾气暴躁,蛮横的父亲,无所事事,爱打骂孩子,自己却穿戴很好的母亲,离开了这个让他痛苦绝望的家。


赞恩以为离开家就能过得好一点,但是生活并没有厚待他。他低声下气的四处求人想找份工作,都没有人肯雇佣他。


他后来遇上了没有合法身份的母子,这位黑人母亲哈瑞是在一家餐厅做服务生。


哈瑞虽然也是身处最底层,自身的困难重重,但她还是充满了善良,收留了赞恩,并且在她有限能力内给孩子足够的爱,在孩子周岁生日的时候,她让赞恩吹蛋糕蜡烛,赞恩有刹那的开心微笑,这样的温暖时刻在他的家庭是没有的。他从没被人当作孩子来疼爱过。


赞恩获得了暂时的庇护所。每天在家里照顾哈瑞的一岁多儿子尤纳斯,用奶瓶喂奶,陪他玩耍,赞恩还用镜子放屋顶让尤纳斯看到邻居的电视,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没有虐待和打骂。


只是好景不长,因为哈瑞本人也是难民身份,她的临时身份证即将到期,没有人再雇佣她,新办证件的费用又非常贵,她卖了自己一头漂亮的长头发,但钱还是远远不够。


有天,哈瑞被捕了,赞恩到处打听未果,以为她抛弃孩子不回来了,怎么比我妈妈还坏。


他只好带着她的孩子尤纳斯开始了流浪,他的生活依旧看不到一丝希望,甚至是更加绝望。

赞恩拉着尤纳斯在街头一遍又一遍地来回走动,他希望有什么奇迹出现。有个女孩跟她讲,可以去瑞典,那里没有人盘问证件,可以找到工作,赞恩非常向往瑞典。


菜市场有人说可以帮忙送他去瑞典,让他把尤纳斯送他人抚养,会给他五百美元,保证尤纳斯不会饿死,他们生活得会比现在好,赞恩走投无路下只好同意这个建议。


赞恩把尤纳斯交给那人时,他眼里是万般不舍,这是他第二次流泪。不知不觉中,他成为了自己当初最厌恶的父母模样,都是无力保护幼小的孩子。

这次赞恩对抗的不是他父母,而是整个社会阶层。他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迫不得已。


因为需要去瑞典,赞恩必须回家,想拿自己的证件。而此次回家,他知道最疼爱的妹妹萨哈已经因流产去世,他痛不欲生,拿起刀子就疯狂地奔跑到房东家,捅了那个人渣房东一刀。


一个12岁的少年,是有怎样的寒心和绝望才挥舞起屠刀。在少年监狱里,有许许多多和他同样的人,还有无数因没有身份被抓取的难民。


在监狱里赞恩的母亲过来看探望,并告诉他,虽然萨哈去世了,但是上帝又给她一个礼物,自己又怀孕了,以后取名还叫萨哈。而赞恩听了感到深深的难过,他觉得以后又多个像他一样命运的人。


赞恩在监狱里看到一个电视台节目,可以诉说自己的故事。他用监狱的电话,勇敢地拨通了电视台的直播热线,直接说我要控诉自己的父母,也就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导演想表达的是那些因战争政治所造成的难民们,这些边缘群体生活的状态。他们的孩子没有受教育,没有保护他们的国度,无法找到体面的工作,无法享有好的居住条件。


赞恩的父母因为贫穷卖女儿,赞恩因为贫穷抛弃了小黑孩尤纳斯,他们都没有更好的选择。设想把我们换到他们的处境里,我们又能怎么做?

赞恩把尤纳斯托给别人抚养,他开始有想过自己去带他,但是,现实环境中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他已经无家可归,自己能否活下去都是大问题。


无论赞恩父母因贫穷嫁女,还是赞恩因生存无奈将尤纳斯送人,其实他们的本意都是好的,只是不同的是赞恩自始至终对黑人小孩都很好,而他父母给予他的却只有侮辱、虐待、毒打,那种创伤所造成的绝望才是令人窒息绝望的。


看这部影片时,大家都落泪了,太震撼人心。也许电影里所经历的苦难,只是他们生命中的冰山一角。


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的是,小男孩说要控告自己的父母,但是他的父母在法庭上说他们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这到底要控告谁呢?值得我们深深地思考,这也是电影所想要传达的吧。


我们常常说愿世界永远和平,但是世界真的和平吗?在中东一些国家这样的难民不计其数。希望让全世界的孩子,都能得到应有的正常生活,健康地长大。

影片的最后,赞恩办身份证那张照片,充满了希望和美好。哈瑞也和儿子相聚在一起,这是美好的结局。这或许是导演想给这类群体一种希望。


主角赞恩因这部电影得到了去挪威读书的机会,全家移民去那里定居,到底他还是算幸运的。而影片之外却依然是无数的难民生活在水深火热,被人驱逐,遭受命运一次次不公平的折磨,依旧生活在最底层的夹缝里,仍然是无能为力。


在出电影院的时候我和孩子们讲,我们出在我们中国这样一个文明的国度,有自己的身份,国家和平,人民生活越来越好,有家人朋友的爱,能坐在宽敞明亮的课堂学习,应该感到幸福,要心怀感恩。



如影片最后所写:愿每一个勇敢的孩子,都能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齐帆齐。安庆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公众号(齐帆齐微刊)

掌阅、当当官方认证作者,新华网签约作者。多平台人气作者。

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女友》杂志报刊等。新书《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已经全国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