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應書界好友相約到裝裱小哥處尝品雨前茗香,偶巧又見國斌先生10多幅畫作裝裱成品,加上前幾天登門造訪先生家做客,觀賞先生作畫并切搓。還是想信手随筆寫點什麽!

先生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讀上海美院,後得法海派山水大家應野平老先生始,先後56本获奬證書收入囊中,零零年代曾連續游學東歐六年,即奠定了職業畫家的藝術生涯。

先生研探中國畫用水20余年,方得法并凝讼神。筆墨生動,妙在用水。水墨逸品,贵在用水得當,方能達到神情合一的藝術韻味,正可謂“水墨畫”。

冩意山水畫創作,往往一筆定乾坤,定夺於筆.墨.水之技妙,觀其水墨變化。

先生不献媚於人的性格,可從畫的骨骼中看出一二。不見骨氣,就難能立畫。

先生常常是酒酣耳熱後落墨於紙,總會放一些優雅的輕音樂,焚上一柱茶花香渲染氛围,沏上一壺上好茗茶,五官享受着其中美妙。

創作過程中細細觀察墨痕和水晕的變化,或留或棄,全凭自身修𤔡和瞬間靈感。

先生山水花卉肌理質感特强,大冩意趋於善美的境界,承前人古意,融西畫豪放,襲陶令田深厚的藝術渊源和傳統功底,加上過人的才華禀賦和一路創新,給人一種超然脱俗的享受!园的飘逸。

其詩、書造詣皆深,深雄厚重,詩文情感真挚,意境高遠。

賞讀先生的作品,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唐宋畫風,用筆用墨用水追古,有師承,學於前人却不抱泥於前人。

又像是契合前人,王维、梁楷、徐渭、八大、黄宾虹麽?還是在呈現一種自我雍容靜穆的風格?。

我一直在沉思,品賞先生的畫總像是在聽師曠,是在聴哪《陽春白雪》五十弦瑟似的……。

讓靈動與思考相融合

讓智者仁者相輔相成

讓你我水墨更多情懁

——多謝瑞明兄美文

———多謝裝裱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