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8



如果,心情都化成了水,
那所有的记忆都应该是潮湿的……



给·雪 从三万英尺而下 粉身碎骨,只为了 想看清自己会飞的模样 别笑我太痴狂 那曾是一滴水一生的梦想…… 第一场雪,太冷。此刻,只能用冻僵的心去胡思乱想即将到来的雪景…… 20181207


  欲把归期寄归鸿,梧桐呓语小桥东。 蒹葭如雪怨西风,又听小院菊几丛。 或许,人生有回忆才算丰满。或许,叠起生活的是曾经的那一片落花、一池残荷,也是今日的一叶风、一江月、一窗雪,是眼泪中的泪眼,是故事里的故事,也是感动中的感动,梦里的梦…… 时光流动,卷走了太多记忆,很多人、很多事,都如一江逝水东流去,道不道别,都不再回首;那些沉淀下来的往事,就像窗前飞雪,一片一片,那么轻,飘在手上,又落在心底,亦如屋檐滴漏,一滴一滴,那么沉,回声夜静,撞击心魂…… 雪,没化完,又开始慢条斯理地落着,看着行人落荒而逃的脚印;只有院子一角的那株梅花,指着天空,要开花的样子,完全忘了曾经刀砍斧剁似的伤痛……

那屋檐的滴水,讲着曾经的故事,天上的,地上的;你听与不听,她都在那里,一句,两句,三句…… 忙完一阵,累。此刻容我恍惚一会儿。

20190111


  


三生石上的这次纵身 是重逢,还是告别? 八百年的相思 最美不过灯影里的宋词三阙 此刻,不如那山风一夜 你双鬓染白 我怔怔地看着 看着你,浑身都是眼泪 你满眼梅花 在风里浅浅地笑着 你说,别说,看雪,看雪…… 第二场,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唯一可以行走的是思想。

冬天只剩两三天,此刻的这场雪,仿佛是一场告别。昨日约定,虽迟到,但如约而至;今日一别,若相见,却两不相欠。让人想起薛之谦的歌,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2019年1月31日



遇见·再读林徽因 是前世约定 还是,今生欠你一个牵绊 同行,或遇见 不过是渡口匆匆一回眸 擦肩,已是离散 你在曾走过的路上招手 四月,花儿都开了 花开的很安静,你的笑很暖 我在你身后的林间漫步 看你,阳光都轻了 光影里有你,还有执念 韩寒说,你懂得的越多,你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我想,读书也是这种感觉,越读越觉得胆小,越觉得当初看的简单,想的肤浅,越不敢轻易表达,越觉得言辞太过多余。就像,爱的深,千言万语胜不过一个懂你的眼神…… 这个春天,想再看看落梅眼中林徽因的样子。重读之前,容我先胡说一下。我怕读完,真的不敢妄谈了。 2019年2月12日夜,速记。


给孔明的灯 此刻,匆匆点亮自己的 是儿时那句玩笑,还是遇见 你指着我,开心地跳着 你说,是流星,你看,你看 你看着他,温柔地笑啊 你说,快,许愿,许愿…… 其实,我只想告诉你 那个叫孔明的男人,与我无关 其实,月亮很近,而你很远

相见方觉不可见……

今晚,正月十五,路上偶见孔明灯。 人生恍如一场遇见,有人走了,有人正在来路;有人偶然相逢,有人恰巧错过;有人在顾盼流连,有人淡然忘却;有人有所得、有所愿,有人若失而怅然……

或许世事无常,但无常即是平常;如果回忆是温暖的,那错过也是一种刚刚好;生活里没有谁欠谁的感情,见与不见,余生惟愿安好……



雪语 如此,毫无保留 不是不舍,是放手 你曾许下的承诺太多 窗前的那支梅花,也等得太久 此刻,所有的梅花都落了 春天,应该还你 此刻,所有的誓言都老了 那誓言啊,你的,也还你…… 忙了一下午,推门是漫天的雪。估计这是去年冬天留下的最后一场雪了。

小朋友用手在车子前脸上画了一个心形,一晃就被雪盖住了。村里一个老同志指着模糊不清的图案说,还以为小娃儿要画一个宝马的标志呢……看来,千金易得,真爱不可得,最美不过一份有期许的感情。这个,单纯的孩子懂,我们其实也懂,不愿相信,是心里杂念多了。 雪里的水太多,来去无声,落地消融。窗台上窸窣不停,像极了离人渐去的脚步。

守着一份冻僵的感情,保鲜但不保质,太累;这场雪对于冬天来说,应该是一种解脱…… 20190221

  

屋顶上雪已散去,转眼只剩淅淅沥沥的雨。看来能让残雪消融的,不是温暖,是夜雨呢喃。就像溢出眼眶的泪,让它静静流干,远比拭去更让人舒坦。因为,想哭的人,你是劝不住的,因为你虽然看着她心痛,但未必真正懂她…… 夜雨愁人。梦来了又去,去了又不醒,像极了这断断续续的雨声。窗前听去,心被掏的很空,让人觉得那每一滴落下,都如泪砸在心上,继而传出碎裂的回响。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容若可以释怀的,我却不能。 雨漫空山,游走的心思太多。所以,雨落芭蕉,总让人想听却不敢听,不想触碰却又无法回避。闭上眼,这心思是檐下呢喃的雨,点点滴滴,在天际绵延,在心头敲打;一醒来,这心思是檐上行走的风,丝丝缕缕,吹空了心,带走了梦…… 此刻,别问我为何惆怅。香山居士说的好,他说,望阙云遮眼,思乡雨滴心。 此刻,如果你懂,便能听到雨声…… 突然觉得心烦,就像这阴冷潮湿的天气。窗外落水管的滴水不停,太响,让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也或许是昨晚茶喝多了…… 20190213


给梅 去年一别,牵挂中有你。曾经,怕风疾,你太瘦弱;又怕院空,你会寂寞。不过还好,雪没走,花还在,我就来了…… 虽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但我却从不愿折枝。因为我总觉得,花开有意,花落亦有因,走进春天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去打开一扇窗子,“野桥古梅独卧寒屋角,疏影横斜暗上书窗敲”所以,折花千朵,还不如临窗一品。花的灵魂应该在枝头,在林间,亦在眼角眉梢,在风里。即使有一天,枝头承不起太重的感情,那落花也是美的。 对于梅,莫说折枝了,摇一摇花枝都让人不忍心。干瘦枯弱的枝头在寒冷如刀的风中还能开出如此香烈如酒的花,我想那一定是倾尽全力了。这不是简单的冬去春来的季节轮回,也不是“闻道春还未相识,走傍寒梅访消息”的邂逅相逢,更不是“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隐意言别,而是每朵梅花绽放,都是生命的一种涅槃。 记得三年前,曾在日记里写的,如果,人生如花,来生我愿做一枝腊梅,迎寒绽放,无关冷暖,花虽小但香浓烈,伤于百折却心无怨。居世间一角,看流水清风,我来去无声。现在,我依然这么想的。 我想,假如我真是一枝梅花,或许我也不在意折枝之痛了。我开我的花,世人如何看我待我,那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莫怜残香随君去, 留有余枝笑苍穹…… 2019年2月10日夜,随笔。


  


文字个人原创。 我是陈亮,如果可以,会用淡雅的文字,伴你一段随性的生活……




明日若是晴天,君应安好。

这个冬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