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假期,无处可去的时候,就买张机票飞去杭州找姐姐,这次,也不例外。

1号日照没有飞杭州的航班,所以约车赶到临沂机场,到的早了些,在机场等呀等呀等呀等,等灰机刺破长空,穿越云层。

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顺利抵达萧山机场。阿潘接机,换了白色的沃尔沃,但我永远怀念那辆黄色的小雨燕。曾经的温暖片段在岁月里沉淀成了一种很固执的情感,不需多言,也可以放心的任其在流年里改变。


进山,看见黄色的一念间时真的感慨,17年10月跟姐姐、易萍、tom一起选址时,这里只是一座荒芜的农家院落,现在它在眼前,如花季少年。

穿过一堵月季花墙,推开一扇白色雕花铁门,迎面可见的花草葳蕤,摇椅闲荡,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室内的布置恰是熟悉的模样,一年多的时间里,虽然隔着千里,但也知道它每一刻的容颜变幻,仿佛也曾亲自参与它的建设一样。四处可见小轩印记,几块石头、一句话,或许就是这些朋友家人们寻常物件的装点,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有故事、有温度的所在。

后院格外喜欢,像是一个小小的花园城堡,每一株植物都静静的,在各自的角落里,美丽着。

这面镜子让天台美出天际,真的是赞叹tom的设计天赋,跟姐姐迫不及待的自拍留影,都等不及拿出相机。

晚饭是鸡汤煲,简单美味,很好的安慰了饥肠辘辘的胃,而推开木门露出的那一句,没有期许、便有感激让我眼睛悄悄的湿了一下,一句随口说出的话,这样的被珍重着,真好。

假日期间客房全满,饭后姐姐开车带我回杭州家里住下。临走时遇到给我们准备了花束的易萍,很自然的拥抱,嘴上喊着易萍姐姐,马上意识到不对,哈哈,不是姐姐,不是姐姐,其实是易萍妹妹。总之,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添的毛病,总喜欢叫人姐姐的,特别是善良亲切的女子,咳咳,可能是因为自己比较笨,成熟比较慢的缘故吧.....

近两个小时车程,一路或闲聊或沉默,不刻意的亲热,也没有多余的客套,各自都是最舒服的状态。到家已经九点多了,睡眠不好的阿姨已经睡下,早早知道我要来,门口的拖鞋都是以最方便穿着的样子摆摆好的,桌上放着洗好、切好的水果,姐姐说阿姨现在的状态是真的好,家里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家人的起居饮食照料的无微不至,也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而阿姨于我,就是另一个妈妈,最愿意看见她满足且欢愉的模样。

是优雅美丽的妈妈~

一夜睡起,吃过阿姨的准备的早餐跟随姐姐进山,客人多,姐姐忙着裱花蛋糕,其他人也都后厨忙碌,哇哈哈,前台就交给蓝掌柜啦。这些年,跟着姐姐看过N多家民宿,深知其中苦与乐,在一念间,姐姐总是力争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让入住的客人都有回家的感觉。

吃过员工餐,姐姐带我去青芷下午茶,网红打卡地,皂片必须要咔嚓几张,返程的时候遇见一片很美的蔷薇花海,停车掐片留念。莫干山来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走过景点,每次都是这样随意的各家民宿转转,并不当自己是个游客。

呶,右边角落里玩手机那个就是姐姐啦~

在附近的茶山散步,竹林、茶园、微风,还有一路跟随我们的土狗旺财。是随手可拍的风景画,一边逍遥自在,一边发图刺激在莫干山景区排队的小伙伴们。

散步回来已是日暮时分,跑上天台拍晚霞,独自一个人,对着满山竹海、漫天云朵,还有镜子中折射出来的一模一样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看见自己。等天色慢慢黑下来,安静的听得到风声和鸟鸣,姐姐上来摆满小夜灯,天空中开始有了一闪一闪眨着眼睛的星星。

第二天上午姐姐在店里忙,把车交给我们自由行。跟小伙伴们漫步莫干山小镇,走走拍拍,笑笑闹闹,开错了路,却也欣赏到了不同的风景。旅途中,如果少一些目的性,多一些随缘,往往会收获更多的快乐。我从来都是知道的,途中风光,不可错过。

下午一起到著名的裸心堡下午茶,在堡上吹着列列山风一览众山小,心中激荡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慨,说不清,是一种混合着的很复杂的美好情绪,以至于咖啡和甜点的味道都没有仔细品尝。

和姐姐穿了姊妹装,选好角度调好参数让宁大师给我们咔嚓,和姐姐相识十几年,亲密无间,但多数时候是姐姐在给我拍照,两个人的合影着实不多,这一组真心喜欢。

随后返回杭州,傍晚时分抵达西溪栖也。主人明星(没错,他本名就叫明星)已经备好一桌好菜,小15也赶来跟我们聚餐,与北方人比起来,南方人少了很多客套,也很少劝菜劝酒,我更喜欢这种随意。

不是对外营业的民宿,每个房间都各具特色,所用物品也都是高品质的,我和姐姐选了这间视野最好的大床房,发图给贺毛毛,她替姐姐担忧:哎,你不要把姐姐智商拉下线,给传染笨了呀……哇哈哈,那就看谁法力深厚啦~

是从今年开始的吧,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咳咳,就是莫名其妙被睡眠眷顾了的意思。晚上姐姐还在洗漱、英语打卡,我就已经开始做梦了,早晨怕吵到姐姐,悄悄穿戴好在院子里闲逛。阳光清透,草木青翠,一树石榴红艳艳的,映衬得蓝天更蓝。房屋的空间感极好,干净、简约,明星在磨咖啡豆,冲泡咖啡,角角落落里都洒满了阳光和咖啡香。

早餐也是明星亲自做的,只看搭配就知其用心,他安安静静的做着这些琐碎的事情,却使人觉得,这琐碎如此美好。我和姐姐就餐,他就盛碗粥就着咸菜站在吧台旁吃,说自己习惯了这样子。门外有一只黑猫回来,我跟明星出去看,黑猫只有一只眼睛,名字叫海盗,天天在外面打架,但受伤了知道回家,哦,我想到了猫武士,顺便也想念了一下从来不知道想我的熊孩孩。

吃过早饭离去机场还有一段时间,姐姐说,我们来掐几张,不要辜负了这么好的拍摄场地。内个,还有,今天我们要拍一个不一样的小轩,不许站在花丛中仰头45度角嘴角微微上扬千篇一律的微笑,要低头、闭嘴、往下看!嘿,耍酷谁还不会,特别是当你戴上墨镜。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些皂片,姐姐为了拍这一组,真的也是蛮拼的,踩着桌子差点爬到屋梁上面去。

耍完酷就该返程了,接上在西湖边划船拍塑封皂片的小伙伴们滚回我大日照,滚回平淡如常的生活。杭州这座城,因为姐姐,从来不觉得陌生。不用说,一定还会再来,在某一个无处可去的假期,或者某一个心血来潮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