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前年走过川藏线,去年游历大新疆,今年去哪里呢?我和小军兄弟商议许久,一直没有确定。
周一,我们在微信上又聊起这个话题。去湖北恩施大峡谷?一查天气预报,将是持续一周的下雨。去四川稻城亚丁?再查天气预报,还是持续几天的下雨。清明时节雨纷纷,4、5月的雨水到处多。
"到雨崩去?"小军发来一篇介绍雨崩徒步的文章链接。"不去天堂,就去雨崩",文章标题很抓人。雨崩在哪?我快速度娘一番。"梅里雪山脚下","全程徒步",感觉不错,会是一次很有意义的体验。

"去!"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快速订机票、订酒店,并报了丽江当地旅行社组织的徒步驴友团,6天5晚。周四晚上就出发 —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网上找的一张地图。

太子雪山的卡瓦格博峰是全世界公认为最美丽的雪山,藏区八大神山之首,被誉为"雪山之神",也属于广义的梅里雪山。雨崩村就在神女峰和五冠峰脚下,距卡瓦格博峰(太子峰)很近,与雪山、冰川零距离,无硬化道路与外界相通。我们将从澜沧江边的西当村翻山而入,背好自己的行李,全程徒步。

一次轻虐之旅,我们有些小兴奋,期待!

4月19日

凌晨到丽江,入住古城内的小客栈。

今天我们将在古城养精蓄锐一天,明天早上再与驴友团汇合。

补好觉,吃好早饭,便在古城内开启悠闲、瞎逛模式。还没涌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溪水,紧挨的老房子、滑湿的青石板,早上的古城很适合我们现在的心境。

小军兄弟,除了肚皮有点大、呼噜有点响,简直再也找不到其它缺点了,很好的兄弟。

路过一家卖东巴纸、宣传东巴文化的小店,我买了一本介绍东巴文字的书和几张东巴纸做的书签,并请店大叔写几句东巴文字的祝福的话。准备送给儿子,给他看看,其实类似先祖的"甲骨文"。

丽江是"艳遇"之城,来这里年轻人居多,每个客栈也独具个性,恣意"浪漫"风情,我和小军是有其心无其胆的。

小军来过丽江好几次,很熟悉。晚上,他带我到网红酒吧 — "水泊梁山"。

有的歌手唱得不错,如果我们有情殇,估计感觉会更到位,所以兄弟俩边喝边聊,灌了不少啤酒。

4月20日

早上7点多,我们在古城北门坐上驴友团的大巴车,算正式入团,统一往梅里雪山进发。

经过香格里拉的纳帕海。好似晶莹剔透的玉石般的湖水,蜿蜒延伸的湖边公路,远处若隐若现的雪山,优雅的纳帕海。

我们团在长江第一湾的合影。队伍庞大,中青搭配,女将不少。看得出谁是大神不?哈哈,阳光也很厉害。

过香格里拉,到德钦,我们穿过白马雪山,一路最高的海拔过了4500。

紧挨的雪山群,连绵不绝,好似一群白马奔腾。白色的山峰,黝黑的森林,又好似一幅幅水墨画。

历时10几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梅里雪山对面的飞来寺,一个传统的远眺梅里雪山的观景台,听说是最好拍“日照金山”全景的地方。

我们一般说的广义上的梅里雪山,是位于西藏察隅与云南德钦之间的一座南北走向的庞大的雪山群,全长有150公里,蔚为壮观。

飞来寺海拔3400多,今晚我们就住这里,不知有没有高原反应。

4月21日

比较前年我和小军去过的西藏,这点考验小菜一碟,所以昨晚睡得很安稳,小军的呼噜也没有“传说”中的响。

早上起来,远方的雪山云雾缭绕,看来在这里是无法拍到传说中的“日照金山”了,希望在雨崩有机会。

以下引用领队、驴友在群里发的图片,有的估计应是之前的图片共享,但确实漂亮。

这是神女峰(缅茨姆峰),势如刀劈斧削。

9点多,车子从飞来寺下山,往西当村进发。一路上,领队九三在给我们讲1991年中日登山队登卡瓦格博峰失败的故事。

网上可以搜到那次事故,突发的雪崩造成17人遇难。到现在,卡瓦格博峰仍是一座处女峰,还没有任何人可以征服它。基于它在藏族民间充满宗教意味,是一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神山,政府也规定了永远不允许被攀登。

听说,后面我们去冰湖时也要路过当年中日登山队驻扎过的大本营。

车子来到一个分岔路口,领队特意要我们停车拍这块路牌。这里离西藏很近,往前就到了西藏的察隅。到西当村,是下到山脚,来到了澜沧江边。

11点左右我们终于来到西当村,车子不能再往前了,这里是我们徒步到雨崩的起点。

其实,雨崩村是一个藏族的自然小村落,与相隔一座大山有10公里之远的西当村同属一个行政村。雨崩村只有两条土路与外界联通,一条是我们今天将从西当村出发的机耕路,另一条是几天后我们要出来的沿着峡谷走的小路。

还没出发,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我们在领队的带领下,活动活动手脚,拍好集体照,表好决心,就在兴奋与忐忑中出发了。

后面几天我们住在雨崩村,所以要自己将重重的行李包背进去。

西当村海拔2400,我们沿着机耕路蜿蜒向上。6公里多的上坡路,一个接一个的坡,一个接一个的弯,看不到尽头,直至3700的垭口。

刚开始我们还是一条紧挨的队伍,信心满满。走着走着,队伍慢慢拉开了,脚步也不再轻快。

在原始森林里,我们一路向上,周边残雪片片。天气也是时晴时雨,还不时飘起了雪花、冰粒。

终于到了3700的垭口,小军已是筋疲力竭、气喘吁吁。不过,我们还是很不错的,已经走了4个多小时,背着十几公斤的包,在高原地区爬高近1500米。按小军的话说,途中他真的一度想放弃,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当然你要是实在走不动了,可以坐当地村民驾驶的不多的几辆破旧不堪的吉普车。不过机耕路旁边时不时就是悬崖,都没有护栏,他们车开得很快,很危险。而且,听领队说,这些开车的村民是没有驾照一说的。

之前一路都是在密林中爬山,可看的风景不多。

翻过垭口是3公里多的下坡路,慢慢可以看到对面的雪山和山脚下的村落,这是下雨崩村。

初览雨崩村,坐落在深深峡谷中的小村落。

左上边是上雨崩村,右下边是下雨崩村。两个地方看起来相隔不远,合称雨崩村,但海拔相差了200多。我们这几天住在上雨崩村,推开窗户就是雪山。

虽然已通电、通水,但住宿条件总体还是比较简陋。有个别民宿条件比较好,甚至配有按摩椅。有意思的是,有一家小卖部,除卖基本的生活用品外,竟然还卖热咖啡、冰淇淋,因为来这里的外国驴友比较多。

这里的藏民很友好、热情,经常主动与我们打招呼。在上雨崩村靠路边,有一家餐馆菜炒得不错,价格也比较合理,不少外国驴友也来这里吃,生意很好,经常满座。

全景图很全。从雨崩出发的徒步路线主要有三条:冰湖、神瀑、神湖。前两条相对成熟,来回大致都要16公里,海拔最多至4000左右。第三条路线还没完全开发好,最高海拔达到4500以上,不是资深驴友不能去的。

明天我们去冰湖,后天去神瀑,神湖这次就不去了。在这里徒步,基本上是在森林和雪地里行走,有一定的危险性。除森林里有熊、豹等,不能单独行动、不能走夜路外,爬雪山时更要防范雪崩,下大雨大雪时一定不要去。安全第一。

4月22日

带好雪套、冰爪,全副武装,我们9:00出发往冰湖。

看到走在小军前面的那个女孩子不?那是个“神人”。据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出来徒步,可昨天爬山时,那可是肩背背包,手提“LV”包,轻轻松松走在队伍前列,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厉害!

蓝天白云,茂密的森林,潺潺的流水,横跨的木桥,从上面走过,很有意境。

我和小军是武装了全身:帽子、围脖、冲锋衣、雪套、冰爪、护膝、防水鞋,两根登山杖。年纪大了,岁月不饶人。

全程在原始森林里行走,走过一段平地后,又开启爬山模式。

今天的爬山比昨天更辛苦,全程基本没有成型的路。我们沿着前人踩出来的乱路,迂回曲折,蜿蜒向上。

第一次在这么深的雪地里行走,我小心翼翼,尤其是下坡。

跨过垭口后全是下坡。这是最危险的一段下坡路,旁边是悬崖。我们都是踩着前人的脚印走的。

翻过垭口基本就可以看到将军峰了,冰湖在将军峰腰间。

下垭口,走过河边一段森林中的平坦路,就到了笑农农场。

这里原是当地藏民放牧的地方,由于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将这里作为大本营而出名。

也就几栋木房子,有的已经倒塌,没倒的二三栋木屋被一家当地村民做起了简易客栈,卖水和零食,有炒饭和方便面。一大块空地边还有不少倒下的枯木......

我们在这里吃好方便面,稍作休整,继续进发。

从笑农农场到冰湖还有1.5公里,而这段路是最艰难的。从海拔3600米爬到3900米,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整整爬了2个多小时。眼前的雪山看着近,走起来又觉得怎么还没到。

现在这里的雪还是比较深的,在雪中往近乎60度的山坡往上爬。我们一路爬得非常艰难,没有路,顺着前人在雪中的脚印爬,甚至手脚并用。如果不小心踩到旁边,便会陷入齐大腿深的雪中,甚至掉下悬崖。

应该是爬到了雪峰的半山腰,转过一块大岩石,我们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冰湖"的上方。

冰湖在我们身后的下方,已完全被雪覆盖,看不出层次和距离。

有个别胆子大的驴友下到了冰湖中,我们估量了一下,太危险,没敢下去。山脊上风很大,我们怕感冒,不宜多停留,拍几张照片后赶紧下山。

这是我第一次爬雪山,艰辛但很有意思的体验。小军兄弟说:"回头看这照片,我真自豪,真不相信自己是怎么爬上去的。"回头听说还有两位队友途中都走哭了,确实不容易。

4月23日

这里的天气晴雨不定,昨天艳阳高照,今天一早却下起来雨。还好雨不大,我们上午9点冒雨出发,前往神瀑。

神瀑是藏族同胞转山的必去之地。我们穿过下雨崩村,在原始森林里沿雨崩河逆流而上。如果全程走完,来回16公里左右,海拔落差400多,虽然还是上山、下山再上山,应该要比昨天轻松。

当地藏民将雨崩河称为圣水,在河岸沿途搭了很多这样的尼玛堆,也叫“神堆”,祈福的意思。

原始森林里松树高大,时不时有小松鼠蹦跳、穿梭而过。我们在路边小亭休息时,胆子大的松鼠甚至都跳到了我们脚下,找吃的东西。

这是一个驴友拍的,抓得很清晰。

在森林里走了大约6公里,到了3300左右的第二个服务点。雨却越下越大,还夹杂着冰粒。
服务点的房子已经垮了,呈现在眼前的是白茫茫的雪原,夹杂着残垣断木的乱象。原来这里前段时间发生了大规模的雪崩,大片大片的雪从冰川上冲下来,冲垮了服务点的房子,也覆盖了大片森林,留下一片狼藉。领队说,我们现在行走、拍照的地方在未发生雪崩前都是森林,可见雪崩规模之大、威力之强。

到神瀑还要沿着右边的路,爬400多米。这段雪坡很陡,雪很深,上去估计还要花1个小时。雨却越下越大,领队担心再次发生雪崩(下雨天容易再次发生雪崩),便不允许我们再继续往上爬。我们只好在原地拍几张照片后回撤。很遗憾,赶这么远,没看成,下次吧。

这是领队在群里发的神瀑的模样,应该不是我们现在这个季节的。

回到雨崩村,雨小了,我再继续逛了逛,正好仔细领略它的美。

这里的天气变化太快,时而阳光明媚,时而乌云密布。

这张是我们一个广东驴友的,拍得不错。


这张是领队胖迪发在群里的,应该是明信片级别,可以作雨崩村的宣传照了。
前面就是神女峰和五冠峰,这两只鸭子也红了。

4月24日

雨崩的天气真是一日太阳一日雨,早上一起来,天空又是湛蓝湛蓝,清澈如洗,高耸的雪峰仿佛触手可及。

我赶紧拍照片,等"日照金山"的时刻,终于又拍到了,运气真好。前天早上也拍到一次,但不是特别清晰。

要知道很多人多次来梅里雪山,都很难拍到这"日照金山"的景象。雪山的天气变化太快了。早上太阳刚出来的刹那,绝大多数时候雪峰周边云雾缭绕,即使出现"日照金山",也就那短短的十几分钟。

太阳完全出来后的雪山,嵌在湛蓝的画板上,也是绝美风景!

难得一见的“日照金山”景观往往发生在晴日的凌晨,太阳光越过阻碍突然照射在雪山顶上,然后逐渐扩大,形成绝美的“日照金山”奇观。而且我百度了一下,“日照金山”好像还只发生在梅里雪山。


太阳、月亮、雪山,蓝色、白色、金色,绝美!

“日照金山”下的雨崩村

今天是在雨崩的最后一天。9点开始,我们带好行李,沿着雨崩河徒步出村。

这是连接雨崩村与外界的第二条土路,到尼龙村结束,全程16公里,基本只能容1-2人并排行走。一路都是在峡谷里行走,在原始森林穿行,以缓慢曲折的下坡为主。

周边的景色非常原始、漂亮,可惜我们要急着天黑前赶到香格里拉,一路急行军似的,不能停下来细细欣赏。

这里是路边的一个休息点,我们歇了会脚,拍几张照片。

全副武装的我

小军到了回家的路,精神满满。

旁边的雨崩河奔腾不息,不时形成瀑布,倾泻而下。

沟深林密的大峡谷,雨崩河在前方汇入澜沧江。

这是我们出峡谷的最后一段路,前方就是尼龙村。

下午1点,我们坐上在尼龙村等候的车子去香格里拉,在香格里拉住一晚后回丽江。至此,这次雨崩徒步之旅基本结束。

后语

这次雨崩徒步之旅虽然艰苦,但对于我意义重大,不单是欣赏到了绝美风景,也是想抓住自己"青春"的尾巴,过几年怕再难有这样的体力和机会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在15年大病治愈后,对身体的一次全面考试。很欣慰,一切都好!
这次自虐之旅,对于我和小军也是一次小小的冒险。途中,大家都很关注、挂念,谢谢各位,也谢谢小军兄弟的照应、相随。
以最后这张照片为寓意吧,给继续前行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