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摄影 – 报子胡同



米兰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它的足球,著名的AC米兰和国际米兰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雄冠欧洲,所向披靡。


来米兰(Milan)之前就知道米兰是世界著名的时尚和设计之都,然而我来米兰确实因为米兰大教堂,可以说没有到访过米兰大教堂等于没有来过米兰。


米兰大教堂(Duomo di Milano),意大利著名的天主教堂,位于意大利米兰市,是米兰的主座教堂,也是世界五大教堂之一,规模居世界第二。于1386年开工建造,1500年完成拱顶,


1774年最高的哥特式塔尖上的La Madonnina(镀金圣母玛丽亚雕像)由Giuseppe Perego建造,是米兰市的象征。整个教堂1965年安装完最后一扇铜门以后才最后完工,历时五个多世纪。


米兰大教堂是世界上最大的哥特式建筑,有“米兰的象征”之美称。主教堂始建于1386年,由米兰望族吉安·维斯孔蒂主持奠基。


1813年教堂的大部分建筑完工。1897年最后的土建工程完工。1805年拿破仑曾在米兰大教堂举行加冕仪式。


米兰大教堂的规模仅次于梵蒂冈的圣•彼得教堂。坐落于米兰市中心的大教堂广场,这座教堂全由白色大理石筑成,教堂长158米,最宽处93米。塔尖最高处达108米。总面积1170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35000人举行活动。米兰大教堂在宗教界的地位极其重要,著名的《米兰赦令》就是从这里颁布的,使得基督教从此合法化,成为罗马帝国国教。


米兰大教堂也是世界上雕塑最多的建筑和尖塔最多的建筑,被誉为 大理石山。米兰大教堂也是天主教米兰总教区的主教堂,米兰教区则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区。米兰大教堂不仅仅是一个教堂,一栋建筑,他更是米兰的精神象征和标志,也是世界建筑史和世界文明史上的奇迹。


米兰大教堂的特点在它的外形。尖拱、壁柱、花窗棂,有135个尖塔,像浓密的塔林刺向天空,并且在每个塔尖上有神的雕像。教堂的外部总共有2000多个雕像,甚为奇特。如果连内部雕像总共有6000多个雕像,是世界上雕像最多的哥特式教堂。因此教堂建筑格外显得典雅华丽,颇具世俗的风格。


这座教堂有一个高达108米的尖塔,出于公元15世纪意大利建筑巨匠伯鲁诺列斯基之手。塔顶上有圣母玛利亚雕像,金色,在阳光下显得光辉夺目。


米兰大教堂历经近六个世纪才完工,德国、法国、 意大利等国建筑师先后参与主教堂设计,汇集了多种民族不同的建筑艺术风格。


十二到十五世纪,哥特式建筑风格在欧洲非常流行,所以奠定了这座建筑的哥特式风格的基调。在内部装饰上,由于十七、十八世纪巴洛克风格在欧洲的兴起,因此也融入了巴洛克风格。


因此,它的建筑风格包含了哥特式、新古典式、新哥特式(又称巴洛克式),米兰大教堂虽经多人之手,但始终保持了“装饰性哥特式”的风格。


教堂的建筑风格十分独特,上半部分是哥特式的尖塔,下半部分是典型的巴洛克式(Baroque)风格,从上而下满饰雕塑,极尽精美传神,是文艺复兴时期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物。


米兰大教堂在装饰及设计方面,显得相当细腻,极富艺术色彩,整个教堂本身甚至可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品。


雕刻和尖塔是哥特式建筑的特点之一,米兰大教堂可以说是把这个特点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了。


外部的扶壁、塔、墙面都是垂直向上的垂直划分,全部局部和细节顶部为尖顶,整个外形充满着向天空的升腾感,这些都是哥特式建筑的典型外部特征。


在顶部露台南北两侧都有成排的飞扶壁,每个上面都有哥特式浮雕,这些飞扶壁承担着排水的水道。共有150个水道,410个大理石支架。


米兰大教堂整个外观极尽华美,主教堂用白色大理石砌成,是世界最大的大理石建筑,有“大理石山”之称。


维克多•雨果形容巴黎圣母院为“大理石的交响乐”,马克•吐温则称赞米兰大教堂是“大理石的诗”。当你亲眼见到了米兰大教堂的大理石雕刻以后,你才能真正理解到它的含义。


教堂内外墙等处均点缀着圣人、圣女雕像,共有6000多座,


3159座位于建筑外部,其中2245尊是外侧雕刻,


雕像的主题多为圣经故事等宗教题材,各种雕像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教堂外部还有96个怪兽形排水口,每个转角处的怪兽都千姿百态,各不相同。


整个建筑外部分布着雕刻精美的窗花格,全长约半英里(1公里)。


教堂正面被6个巨大方柱分隔出五扇铜门,完成于1896年至1965年,每座铜门上分有许多方格,每个方格内雕刻着教堂历史、神话与圣经故事。


对于旅游者,最不想错过的地方是教堂的顶层,教堂有6座石梯和两个电梯通往屋顶,顶上纵横交错着33座石桥,连接堂顶各个部分,登上教堂顶部的大露台可以鸟瞰全市风光,在晴朗的日子里,还可以看到远处绵延到马特峰的阿尔卑斯山脉风光。游客可以经过920级阶梯徒步登顶,也可以选择乘坐电梯登顶。


教堂顶部建有135座哥特式大理石尖塔,每一塔顶立有塑像,另有150个水道,410个大理石支架,上面均装饰有浮雕。尖塔之林直立挺拔,给人以飞腾升华、超脱尘世的感觉。


中央塔上的圣母玛利亚(Lady of Assumption)雕像于1774年才建成,高4.2米,为镀金铜像,圣母身裹3900多片金叶片,重700多公斤,整个圣母像在阳光的照耀下光辉夺目,是米兰的象征。


为了节省时间和体力,我们乘坐电梯来到了大教堂屋顶的大露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么神圣而又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迹居然可以让游客上到顶部行走,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令人敬畏而又令人向往的过程。


主教堂大露台以前是只允许贵族才可以登上去的,所以这些台阶以叫做“贵族台阶”。登上大露台,也体会做一下中世纪贵族的感觉。


站在大露台上,大教堂和维多利奥·埃玛努埃尔二世长廊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


阳光明媚,坐在教堂顶楼对面餐厅的阳台上,可以欣赏到亮丽的米兰大教堂。


在屋顶上四处看看这座盖了近六个世纪才完成的世界第二大教堂,这可真是很难得的机会,我实在数不出这邻此及比的尖塔到底有多少座,可以看到的是每座尖塔上都站着一位圣人,每一座雕像都是出自于名家之手。


卡雷利尖顶,卡雷利是当时米兰最大的羊毛商人,他将全部的财富都捐献给了米兰大教堂。他的石棺就在下面主教堂内。


高露台有1500平米,一圈周边布满一个个的尖顶,每个约7米高,共有1800个雕塑。趴在尖顶之间可以俯瞰米兰城。


主祭坛的正上方,一座最高的尖塔上站着圣母玛利亚金身塑像,上镀黄金,相当珍贵。


走在大教堂宽阔的屋顶上,使人顿生一种神秘而又敬畏的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至身于中世纪了。


从顶楼上下来,走进大教堂里面的一瞬间,我们就被眼前那些通天彻地的巨大石柱震撼住了,


虽然教堂外面阳光明媚,教堂内部还有几十扇大玻璃窗采光,但是因为玻璃窗是彩色的,透过的光线被过滤掉不少,所以使得教堂內部显得格外的庄重而又神秘。


米兰大教堂的大厅有着显著的哥特式风格建筑的特点:中厅较长而宽度较窄,长约130米,宽约59米,两侧支柱的间距不大,形成自入口导向祭坛的强烈动势。 中厅高度很高,顶部最高处距地面45米。宏伟的大厅被四排柱子分开,大厅圣坛周围支撑中央塔楼的四根柱子,每根高40米,直径达到6米,由大块花岗岩砌叠而成,外包大理石。


12根较小圆柱,柱子加上柱头总高约26米,直径3.5米。这些柱子共同支撑着重达1.4万吨重的拱形屋顶,柱与柱之间有金属杆件拉结,形成5道走廊。两侧束柱柱头弱化消退,垂直线控制室内划分,尖尖的拱券在拱顶相交,如同自地下生长出来的挺拔枝杆,形成很强的向上升腾的动势。两个动势体现对神的崇敬和对天国向往的暗示。


在所有柱子的柱头上都有小龛,内置雕像,手工精美。


顶四周刻有8座石像穹隆,殿内的雕像有800多座。


柱子和柱子之间挂了很多大幅的挂画,

每年的一些特定的时候这里都会有展出圣•卡洛的帆布画,他们是由十七世纪意大利一些著名画家绘制的,每当这个时候,大教堂就像一个美术馆一样,我们非常幸运的赶上了。


在主祭坛下面有圣•卡洛的墓,正是他主持建造了大教堂的黑、白、红色三色大理石地板,沿着地板走过去仿佛踩在了大理石地毯上面。


教堂内部也全由白色大理石筑成。


厅内全靠两边的侧窗采光,窗细而长,上嵌彩色玻璃,光线幽暗而神秘。


右侧廊厅的第五个廊柱隔间的大彩色玻璃窗讲述的新约圣经,描述了耶稣的一生。也叫“弗帕大窗”是由文森佐·弗帕设计的。其中的33片是来自教堂后部大圆殿的玻璃窗。


两柱之间花窗棂的彩色玻璃大窗是哥特式建筑的显著装饰特色之一。


除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大的柱子以外,米兰大教堂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教堂内的55面彩绘玻璃窗(stained glass s) ,事实上,世界最好的玻璃制品都是来自于意大利, 连法兰西帝国皇宫内的玻璃都要千里迢迢由意大利运来。


在将近千年的教堂装饰艺术历史上,彩绘玻璃窗一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当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照亮大教堂内部, 精致的玻璃窗上所描绘的一个个动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圣经故事展现在眼前, 再经由迷幻的色彩使游客们充满了好奇心。


在印刷术发明之前的中世纪,人们(特别是文盲)主要是通过教堂获得宗教方面的知识。彩色玻璃窗对中世纪宗教的传播和普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祭坛是哥特式建筑的装饰重点。殿内的大祭坛是佩莱格里尼于1581年设计的,


四周设5尺高栏,正中圣体龛外有8根镀金铜柱,支撑着一个凯旋基督铜像的顶盖,将他罩于其中,其下由四个小天使抬着。


主祭坛


祭台后共有4座大型风琴造于1542年,1939年扩充,成为一个有180个调音器、1.3万个音管的大风琴,声音柔扬悦耳,雄浑有力。


圣坛上方如图箭头2所示有一个小小的红光,传说在那里有一个镀金小铜盒,里面乘放有有君士坦丁大帝赠送的一枚钉死耶稣十字架上的钉子,教徒们为纪念耶稣,每年一度,米兰的大主教会取下钉子主持一场庄严的米撒。当时著名科学家和画家达·芬奇为取送这枚钉子方便,还专门发明了升降机。


大教堂与公元1386年建设的时候打下的第一块基石,它镶嵌在右边的墙上。


基督教的教堂都是和墓地密不可分的,普通的教堂的院子里就是墓地,著名的教堂內部则存放着一些著名的国王、王室成员和一些著名的主教。米兰大教堂也不不例外,它本身也是一处存放著名人物棺墎的地方!


右边廊厅的第一处廊柱隔间,在此存放的是十一世纪上半叶米兰大主教阿里贝托·达·因蒂米亚诺的石棺。他在神圣罗马帝国时代为米兰争取自治。石棺上面的红铜金十字架取自于当年争取自治的主战车上。此为复制品,真迹存于教堂地下室的博物馆中。


在右侧廊厅的第四个廊柱隔间存放的是十四世纪米兰最大的羊毛商人马克·卡雷利的石棺,他把全部的财富都捐献给了大教堂。石棺上面是卡雷利的等身睡像,大教堂上面的就有他的雕像。


  一直以来一些闻名的主教、神父,选择了安葬在大教堂之下,所以米兰大教堂可以堪称一个圣殿。上图是教堂大厅供奉着十五世纪时米兰大主教法拉利的遗体,头部是白银筑就,躯体是主教真身。大主教法拉利是十七世纪最亲民的大主教。


这里安葬的是舒斯特大主教,他曾在二战中向英国国王乔治六世请愿,希望能限制盟军的轰炸范围,最终米兰大教堂才得以在战乱中完整保存下来。


圣贾科莫礼拜堂安放着吉安·贾科莫·美第奇的遗体。他出生于佛罗伦萨著名的美第奇家族,他死后将财产留给他弟弟教宗庇护四世,该礼拜堂为庇护四世为其哥哥所建。正中雕像为美第奇诺,右侧为象征和平的女性,左侧为象征军队的男性。


善人圣约翰礼拜堂,圣约翰是七世纪米兰的红衣主教,被尊为圣人。礼拜堂是小巴洛克造型,其石棺上面中间是圣人的雕像,雕塑家埃利亚·维琴佐·布奇的作品,两侧是守护天使和战胜恶魔,再两侧的彩色玻璃窗上讲述的是圣人的一生。


“玛利亚神庙奉献”祭坛,是米兰大教堂最著名的祭坛之一,是由被称为“邦巴亚”的雕塑家阿果斯蒂诺·布斯蒂雕刻完成于1543年。讲述了圣母玛利亚小时候走向台阶上方,由信徒们簇拥着的张开双臂迎接她的希伯来教士。整个雕塑采用的是低浮雕雕刻技法,体现了真实的透视和人物造型。


南耳堂中耸立着一尊令人毛骨悚然的耶穌十二門徒之一圣•巴多罗麦的大理石雕塑,他是被活活剥皮而殉教的,该雕塑正是描绘了圣人手拿折叠好的自己人皮的情景。几乎在所有的基督宗教教堂都一定會見到教徒殉教的故事,不管是不是教徒都會被他们堅定的思想和信念所感動。这令我想起了巴黎圣母院门楣上圣•丹尼斯手托自己头颅的雕像,从一个侧面反应出了当时宗教破害时期的残暴性。


圣•巴多罗麦雕像为米兰大教堂内最著名的雕像,该雕塑是由雕塑家马可·德·阿格拉特于1562年完成。雕像展现了被剥皮后的巴多罗麦手中还拿着福音书,被剥下的皮被他像斗篷一样随意搭在肩上,仔细看能看到那上面还有巴罗多麦的五官。雕像的四肢上展现了清晰的人体结构。圣•巴多罗麦的形象在罗马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内著名的米开朗基罗创作巨幅壁画“最后的审判”也有展现。


由北侧翼廊改造成的大树圣母礼拜堂,正中央供奉的是玫瑰经圣母,祭坛非常美丽,两边的立柱上雕刻的是圣母玛利亚的一生和基督的童年。


青铜大烛台特利乌尔奇奥烛台是大教堂中最精美的烛台,高5米制造于1200年,是全世界最高的烛台之一,它的形状是象征犹太教创世纪七日的七臂烛台,底座由七条翼龙托起。


圣卡洛祭坛右侧廊厅的祭坛供奉着神秘的圣卡洛十字架,因为这个十字架曾和圣钉一起在十四世纪抗击可怕的瘟疫。祭坛下是主教卡洛·玛丽亚·玛里尼的石棺。


洗礼堂,高7.5米,由四根带有青铜柱头的廊柱支撑方顶,中部为一个由整块埃及斑岩制成的圣水缸,给信徒们用祝圣水受洗。


回到入口处,在这里可以看到主青铜大门背面精美的玻璃窗。


其他主要的艺术作品包括教堂北耳堂中由7个部分组成的青铜蜡扦(14世纪)。这种模式最早是在法国、德国出现。


此外,还有豪华的“吉安·贾科莫·梅迪奇的纪念物”(1560一1563)


此外,教堂内还有宝物库和米兰大教堂博物馆(Museodel Duomo)等,供游人参观。 大教堂博物馆(Museodel Duomo )展示有装饰大教堂的雕刻的原作。

米兰大教堂的侧廊,

从教堂里走出来以后,无不被古人的智能和艺术才华所折服! 这里的每一个圣人、每一个雕像、每一个尖塔,背后都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此时此刻在这里走着、看着、感受着,的确是另一场艺术的风景与感动。 如果你是信徒,你肯定能感受到其中的意义,而如果你是观光游客,可以在慢慢欣赏这座艺术圣殿的同时,也能捕捉到其中的意义。 米兰大教堂,拥有的是比它的建造历史还要久、还有厚重的文化和艺术,也许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从中体会到她的神韵。


教堂前是著名的大教堂广场,建于1862年。这是米兰市的中心,是举行政治、宗教等大型活动的地方。


中央是意大利王国第一个国王维多利奥·埃玛努埃尔二世的骑马铜像,由埃尔科莱·罗萨于1896年雕成,描绘他在圣马尔蒂诺战役中骑马激励士兵冲锋的场景。雕像四周有无数的鸽子在悠闲踱步,任人喂食、观赏。


以大教堂为中心,有3条环形道路,其间还有不少道路连结,像米兰的俯视图一样。  

在米兰大教堂广场左侧有维多利奥·埃玛努埃尔二世长廊,建于1865 -1877年。长廊呈十字形,长196米,宽105米,高47米廊顶呈拱圆形,顶上装有彩色玻璃棚,是米兰的商业中心之一。


地面是用大理石铺成的马赛克图案。巨大的拱形建筑富丽堂皇,长廊内有装璜考究的金银首饰、时装、礼品店、餐馆,咖啡厅和书店。这里是米兰市民的休闲中心,到处是休息的市民及观光客,常年很热闹。


比较特别的是中心圆顶下地面上黄道带的金牛座图案,据说是站上去转个圈能带来好运。路人热心地为我们示范,但也说不上缘由。无论如何,凑这个热闹的人想必很不少,以致金牛身体某个部位被磨出一个锥形的深坑。


米兰多莫大教堂是哥特建筑不朽的篇章。从1386年起,跨越近6个世纪,来自意大利以及欧洲各地的艺术家在这里倾注了心血和智慧。从多莫广场仰望大教堂,数不清的高塔和雕塑令人痴迷,而通体大理石的光辉令人目眩。


步入教堂,需要通过巨大的门廊,5座铜门都是艺术家的杰作,铜门上精细的雕刻向我们展示了基督教文化和米兰的历史,读懂了这5座铜门就读懂了米兰的过去。


中央大门最为重要,如同大教堂被献给圣母玛利亚,这座大门的雕刻也以圣母玛利亚为主题,1906年举行了隆重的开门仪式;最左边的铜门记载了决定基督教历史的米兰敕令,于1948年浇铸;大教堂的前身是米兰守护神圣安布罗吉奥的祭所,1950年,雕塑家在左边第二个铜门上形象地讲述了他的生平;最右侧的铜门,“米兰大教堂历史门”于1965年完成,它标志着大教堂数个世纪建筑工作的结束,规划师们用这座大门描述了大教堂的历史,颇具深意。


右侧第二个铜门展示了米兰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讲的是从德国皇帝菲德烈二世灭亡到莱尼亚诺战役期间米兰的历史,完成于1950年;


中间的铜门重37吨,是教堂中最早完成也是最重要的的大门,大门上的雕塑描绘了圣母玛丽亚的生平。


洛多维科·波利亚吉(Lodovico Pogliaghi)是这座大门的设计师。1895年,当他得到委员会任命时,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我将要投入我全部的力量去完成它。”艺术家从此把自己称为米兰大教堂的“第一看门人”,他珍惜这份工作,这座大门也成为了他最重要的作品。经过11年的刻画和浇铸,这座受到新艺术影响的新古典主义大门,终于在1906年9月8日,圣母诞辰日呈现在公众面前,这天,教堂举行了盛大的开门仪式。


这座大门的每一个画面都描述了圣母的生平,大门中上部最显著的浮雕是耶稣在为圣母玛利亚加冕的画面,圣母玛利亚双手交叉在胸前,体现出对耶稣的谦恭和尊敬。在另外一个场景中,耶稣向玛利亚告别,玛利亚匍匐在耶稣的脚下,拉着耶稣的衣袖,仰头注视着耶稣,悲戚之容令人心碎,而耶稣却非常从容,因为他已经预知未来的一切。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米兰遭到了轰炸,教堂遭到了轻微的破坏,这座大门也受到损伤。也许负责教堂建设与维护的“多莫工厂”希望人们永远铭记战争的伤痛,他们将战争的伤痕留在大门上。来向圣母玛利亚报告受孕的天使拜服在圣母身前,天使的左手被炮弹炸飞,圣母的左肋和头顶各留下一片破损的痕迹。耶稣受难系列浮雕与炮弹的痕迹就这样结合在一起了。


在大门上的雕塑中,《米兰敕令》颁布前的场景被艺术家形象再现,早期的基督教徒受到迫害,他们被处以各种惨不忍睹的刑罚,财产被没收,处境悲惨。在艺术家创作过程中,有多少灵感来自于他饱受迫害、担惊受怕的经历?那颠沛流离的生活是否让他亲身感受到2000年前加之于基督教徒身上的摧残?


米兰大教堂的铜门是开启历史的大门,是历史之窗,也是壮阔的历史画卷。跨进这扇门,我们就如走进历史;跨出这扇门,我们希望走向未来。正如教堂大门上方镌刻的几个大字,“娱我心神者必定短暂”,“扰我心智者不会长久”,而在中央大门的上方则警示我们“只有永恒才值得追求”。


《米兰敕令》是值得所有基督教徒永生铭记的一部法令,可能敕令的原件永远无法得见天日,但米兰敕令在基督教史上的地位却不容动摇。


当古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与统治巴尔干半岛和伊比利亚半岛的李锡尼会晤时,他们不可能知道,宣布基督教信仰自由、返还教会财产、承认基督教合法性的敕令开启了西方文明新的一页,基督教从古罗马帝国的疆域传播到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会晤就在意大利的米兰,时间是公元313年。


耶稣是犹太人,基督教脱胎于犹太教,但在传播之初,罗马皇帝们并不喜欢犹太人,基督教徒们深受迫害,直到米兰敕令的颁布,这一局面才彻底改观。


1937年,当“多莫工厂”的规划师们寻找创作“米兰敕令”大门的设计师时,阿利戈·米内尔比(Arrigo Minerbi)入选了,他是犹太人。相信这完全是历史的巧合,因为他的才华已经被广泛认可,而他恰好是居住在米兰的犹太人。但历史却是惊人的相似,在法西斯猖狂的年代,犹太人再次遭到了迫害,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米内尔比才完成了“米兰敕令”大门的创作。


人类在不断思考宗教和世俗文化的进程中寻找着未来,米兰大教堂大门的规划师和设计师们已先于我们进行了这样的探索,我们在孜孜不倦地欣赏、阅读着他们的艺术作品,也在思索着答案。


米兰大教堂广场上的雄狮,


值得永远纪念的殉道者,


令人印象深刻的彩色玻璃窗。


作者在米兰大教堂屋顶大露台上留影。


部分文字内容参考“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