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创作:吴百兰

图片:来自网络

公元前206年四月,刘邦进入巴蜀任汉王。刘邦一进巴蜀,就在当地又召募了许多当地人加入汉军,这些少数民族的人,他们的特质是,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且勇猛凶悍,战斗力极强。


同年八月,刘邦将精兵足,便决定夺回关中。刘邦的士兵们听说要打回老家去,各个斗志昂扬,激情澎湃,一个个如狼似虎地嗷嗷叫唤着:“誓死打回老家去。”


有韩信这样的将,还有一群这样士气雄壮的士兵。刘邦对夺取关中更是踌躇满志,志在必得。


韩信第一次用兵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韩信一面假装重修栈道,不时的还有逃兵逃入章邯军营,这些逃兵还在章邯的兵营里广泛地散布说:刘邦限我们四个月内修好栈道,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每天又苦又累。实在是难以忍受,所以有很多士兵都在逃跑。


章邯见刘邦修栈道,每天还有许多逃兵实在是暗爽,他觉得刘邦实简直是幼稚可笑。章邯以为只要调用重兵,把守好出入巴蜀的唯一通道褒钭道,即可万事无忧。


他正暗自自得地等着看刘邦的笑话。其不知此时的韩信已带上当地招募来的兵,打前锋沿韩信来汉中时,走过的那条小路正一步步地逼近陈仓。


韩信在前,刘邦大军随后。等韩信的大兵到了陈仓,已经兵临城下时,章邯才如梦初醒。慌乱中急速调兵迎战。然而此时的陈仓真的虚弱不堪,韩信没费什么劲就拿下了陈仓。


章邯退兵右扶风好寺再次兵败,一路退至废丘。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本来就是旧秦降将,见章邯战败,没做什么抵抗就投降了。


本来嘛,投降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轻车熟路的事,只需要放下武器,举起手来就可以了。


同年12月,关中的大多数地盘就落入了刘邦的囊中。刘邦仅仅用了四个月“还定三秦”。

项羽大封诸候后,便一把火烧了秦皇宫,这场大火史记上记载是整整烧了三个月,虽然有些夸张,但是火烧皇宫确有其事。(史记)里有记载:“屠烧咸阳秦宫室,所过无不残破。秦人大失望,然恐,不敢不服耳”。


原本分封诸候王的事,应该是怀王来封,但是项羽巨鹿之战后,以怀王无功为借口,把怀王架空成义王。自己来分封诸候,又在封诸候时偏心他自己的心腹。这就更激起一些被他忽略了的诸候不满。


项羽本来就用的是短暂而暴力的手段灭的秦,根基不稳又不得人心,所以他刚封完诸候。田荣便在齐国开始挑事。


说到田荣和项羽的恩怨还有一段挺长的故事。反秦初期,田荣和堂哥田儋就率兵起义反秦,兄弟俩攻占齐地后,田儋自立为齐王。在救魏时被章邯所杀。章邯又乘势率兵围攻东阿田荣。是项梁率兵大败章邯,救出田荣。


章邯兵败向西逃窜,项梁率兵乘胜追击。就在这时,田荣听说齐人趁田儋战死,又新立了旧齐王建的弟弟为齐王。于是田荣扔下项梁带兵打回齐国。将新立的齐王打败,新立的齐王逃往楚国,齐相、将逃往赵国。田荣又重新占领了齐国。


项梁则因入敌太深,被秦军重重重兵围剿,项梁万难之时向田荣发出求救通告,希望得到田荣的支持。本来项梁、田荣的共同目标就是灭秦,更何况,项梁还刚刚从章邯兵下救出田荣。那么田荣回救项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却不料田荣趁项梁危机向楚怀王提出要求,让楚、赵两国交出齐王田安和齐将相田都。楚赵两国都没答应。结果田荣不肯出兵救项梁,项梁战败被杀。从此田项两家结下国恨家仇。


因为国恨家仇,所以项羽在封王时,将田市封为胶东王,齐将田都参与救赵并随项羽入关,被立为齐王;原齐王建的孙子田安投靠了楚国,被封为济北王。结果没田荣什么事,田荣震怒。

公元前206年,五月田荣率军攻打齐王田都,田都败,再逃楚国。六月田荣杀田市。七月田荣击杀济北王。田荣独霸了整个齐国,自立为齐王。


这个齐王不一般,自己造反也就算了,他还要鼓动,联合其他对楚霸王不满的诸候王们一起闹事。


田荣第一想到的是彭越。彭越昌邑一渔民,后沦为“群盗”。陈胜、吴广起义时,就有哥们鼓动彭越起义。彭越见大家只是为了凑热闹,便不肯起兵,一年余,当地聚集了数百人,大家又请彭越出山当起义军领袖。


彭越见时机到了,大家已经有诚意推他为领袖便说:好!大家既然推举我当头领,那么就要听令于我。明早集合,误时者斩。结果到了第二天,就有十几个人迟到。


彭越说:昨天我已发出了第一道军令,误时者斩。今天你们就有十几个迟到的。怎么办呢?都杀了是不可能的,但既然是军令,一个不杀也不可能。那么就杀最后一个迟到的吧。


下次再有敢违反军令者立斩。说完话手起刀落,把最后一个迟到的那个人给斩杀了。这一斩反倒斩出了千余人追随彭越。


刘邦在西入秦关时,彭越也曾助力过刘邦,但没打下来,刘邦洛阳战败后南下继续西进,彭越带着他的兵马在巨野一带潜伏。打打杀杀的到秦灭时他手下已经有万余人了。


但因为他没有归属于谁,也没有追随过项羽灭秦。所以项羽在封王时,根本就没有想起他,自然也就没给他封王。


这倒让田荣找到了机会。他派人给彭越送去一枚将军印,并鼓动他在梁地起兵反项羽。此时的彭越正如没娘的孩子呢,见田荣欣赏他,给他送来了将军印,二话不说就地起兵反项羽。项羽立派萧县县令(萧公角)前去应战,结果被彭越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还没等项羽没玩转田荣、彭越、刘邦呢,地逢里又专出个陈餘来。这个陈餘乃赵地名人,反秦功臣,项羽听说他是个贤者,便也给他分了三个县。但陈餘认为自己在灭秦时,是有大功之人,只给他三个县,没给他封王很不公平。


陈餘见田荣、彭越在反抗项羽,于是派人来联系田荣,希望田荣能赞助他一些兵,帮他赶走常山王张耳,以恢复赵王歇的地盘。并许愿,事成之后赵国愿做齐国田荣的屏障。

田荣闹事,刘邦折腾,彭越起兵,陈餘虎视眈眈。项羽该是先摆平谁呢?就在他举棋不定之时,项羽接到了张良的两封信。


一封是张良写给项羽的。张良说:刘邦东进无非是为了尊怀王之约,取回他的关中王的地位而已,刘邦是绝不敢东出的。第二封信则是田荣、陈餘写给各诸候王的公开信,声称齐王要和赵王联合灭楚。


张良的两封信不得不使项羽审时度势。从地缘政治上说,田荣近在身边,如果项羽西进,田荣联合众诸候,取了他的彭诚怎么办?关中不管怎么说还有章邯在做抵抗,所以项羽决定先平田荣后定刘邦。


让项羽万万没想到的是,虽然他一举大败了田荣,田荣在逃退的路上被当地人杀死。但他在一路向北收复齐地时,一路上烧杀抢掠激起民怨,引发了平民暴动。百姓又重新聚集起来抗楚。项羽被迫陷入泥淖战争中,分身乏术。已经顾不上关中了。


刘邦趁势迅速夺回关中,各路诸候见势也纷纷投向刘邦。


其实,从军事上说项羽应该先平刘邦,再定田荣。因为当时关中的章邯还在坚守着废丘,如果项羽先平刘邦的话,他们还可以里应外合,那么刘邦可能很快就被收拾了。


项羽之所以鸿门宴上没杀刘邦,这次平乱他也没有先平刘邦,这些决策不得不说是项羽的失误,可是项羽为什么会一错再错了呢?其实说到底还是他从心底里没有瞧起刘邦。


项羽贵族出身,从小便开始习文练武。小小年纪就跟着猛将叔叔项梁久经沙场。刘邦在四十多岁前不过是个泗水亭长的混混,起兵前连什么叫兵书,兵法都不知道。


项羽虽然也处处提防着刘邦,那也不过是以“君子提防小人”之心而已。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所以在后代传说中,人们还在同情项羽,赞叹项羽。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刘邦的出身不如项羽。


然,天道不管出身,有志者事竟成。刘邦坚持了他的初心,“大丈夫就当如此”。所以刘邦笑到了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