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镜:纯菜

摄影:小微文字

编辑:小微文字

     一直以来,都说庄里是没有春天的,脱去羽绒服就穿短袖。可是今年的春天却是如此的漫长。


      从三月中旬起,就觉得春天来了,气温回升,就连停暖气的几天,也不冷,延长了两天的供暖期也没有得到市民的赞扬。因为天气暖和了,供不供暖觉得意思不大。可是,刚高兴了没几天,冷空气来了,一下子又回到了冬天。

     整个四月,就在冷暖中度过,我也在收衣服、拿衣服、清洗衣服,又收衣服中度过的,反反复复的换季,好麻烦啊。


     春天一直是喧闹的,花争相开放,草迅疾生长,枝繁叶茂仿佛只在一夜之间。马路上那些嫁接的月季树,前几天仿佛刚发芽,又看见刚长出来花蕾,又出去,就花开艳丽,花团锦簇了。

    五一放假,很多人去了热闹的山里,看成片的花,看漫山遍野的树,那花也是一树一树的开放,绚烂着整个春天。朋友圈也仿佛被春天的喧闹感染了,刷屏的花朵,春天在人群里,满目青山里,满心笑声里。

     整个城市都绿了,树叶新长出来,是嫩绿的,明亮的,浓烈的。蔷薇开了,特别是那些僻静的街道,一整墙、一整墙的花朵,粉色、白色的、红色的,还有黄色的,忽然觉得我们的城市也是美的。

    在这样的花红绿意里,我的心也荡漾起来。


    一个清晨,天朦胧的时候,我醒了,忽然就想去看看那些蔷薇。我起身,拿出相机,背上。看了看老张还在熟睡。我骑单车朝着一个花开的目的地出发。

     街道是安静的,因为还在五一的假期中,车人稀少。当我走到河北画院门前时,我被那一片盛开的蔷薇惊呆了。粉红色的花朵从篱笆上倾泄下来,在晨风中飘荡,我停在那里,我没有拿出相机,我知道,我拍不出这些花儿的美丽,它们是属于这里的,你拍入镜头的只能是局部,没有微风,没有晨光,没有淡淡的清香……

     我就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有两个男人带着两个模特在那里拍照。模特儿们在哪里翘首弄姿,我觉得画面被破坏掉了,我转身离开。


      我又走过一个街区,来到青园街和槐北路交叉口,看到又有一墙红白相间的蔷薇,满满的,开得热烈而奔放。想想,这里离家很近,可以带老张来看看。转过街角,买了油饼和油条回家。

     回到家里,老张刚醒。我煮了燕麦粥,帮老张洗漱,我们坐下来吃饭。饭桌上,我跟老张汇报了我去看花的情况,我对他说,青园街槐北路交叉口的花离我们最近,可以带你去看看。我是想,一个冬天、一个春天都没有带老张出门,恰好现在风和日丽,该出来转转了。

    老张很有兴趣,让我约上次拍汉服那个小模特。我试着给小模特发了信息,约她下午拍摄。小模特同意了。老张又让我在摄影群里面发一个通知,搞一次小型的人像拍摄。

    为了让老张发挥他摄影技术,我给他组建了一个摄影小群,起初都是一些相熟的朋友,还有我们家喜欢摄影的兄弟姐妹。后来我出去拍摄,在公园等地遇到了一些喜欢摄影的朋友,交谈中,觉得志同道合,又性情相同,就加了进来。现在我们摄影小群已经发展到29个人了。

     老张经常在群里给大家讲解有关摄影方面的知识,大家发了片子,他给予点评。老张给小群起名为:快乐摄影之家。他说,只要摄影能给我们带来快乐就够了,无论你是初学者,还是在摄影上已经小有成就,大家在群里都是一样的。

     我们摄影群很和谐,谁都可以发言,谁都可以点评,也可以直言不讳的指出不足。不像一些群,一味的表面点赞,私底下各自瞧不起。我们的宗旨:快乐就好。


     所以,我加人进群的条件,不是看他摄影水平有多高,而是看他的人品,我认为好的,喜欢摄影我就加,水平再高,我看不上的就不要。我的地盘我做主。

      那天拍摄的很好,老张先给大家讲了人物拍摄的用光、构图等,拍摄过程中,谁遇到问题,老张现场进行指导。小模特纯菜很配合,而且活泼可爱,一直不厌其烦地做动作配合大家拍摄。


        拍摄完后,我告诉大家,把自己满意的照片发在群里,我把小模特纯菜也加进来,让她自己收照片。大家同时也交流一下各自的片子,相互学习。

     一次比较完美的外拍活动结束了,老张把他拍照的片发在朋友圈,他说有很多的人点赞。我说你很长时间不拍片了,大家看到你拍的片子自然觉得很好。


    看着老张兴奋的样子,我心里生出一丝丝酸楚。不过,我很快就平复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也没有什么可伤感的,当下就很好,我们感受到了初夏的阳光,看到了微风吹拂的花朵,嗅到了蔷薇清甜的味道,拍摄了花丛中如花般的女孩儿,这就够了,如此安好。

     夏天来了,不只是在青山绿水里,旷野麦田里,还在我们眼前的每一条街,也在我们的心事芳菲里。都说心若喜好安然,何处都是水云间。


    这样的夏天,我喜欢,喜欢在这样的夏天里,这样的欢喜静寂,喜悦如淡淡的风,如淡淡的云,对别人来说我的日子可能了无生趣,过于寂寞单调,于我,却是最美的世间,最真的自己。 

     喜欢我同学虹儿的一首诗,放在这里,当作结尾。


休止符

文/谢虹

月笼窗影,这里是该响起一两声古筝的

有流水清澈,有欢歌止于哀怨

我把四月的蜀锦一寸寸的撕碎了

用高于水杉的风声撒向天空

五月,茉莉、栀子、朱雀在余音中上路

以白色做药引,一点殷红当心而画

做浴衣小袍巧做装扮

一再的调伏自己

我等云起之时,莲灿

     注:“四月裂帛。五月袷衣。”袷衣(对襟长袍)指的是佳人于四月扯了布帛,五月为家里人做袷衣。而四月若不裂帛的话,五月的袷衣自然无从起头了。


     我也等着:六月莲灿。七月兰浆。八月诗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