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邮坛史话

回马枪

<p class="ql-block">平江集邮始于民国。</p><p class="ql-block">据县内集邮老前辈杨傲霜生前透漏,民国时期,平江县城就有人开始集邮。杨从小对花花绿绿的邮票很感兴趣,也经常和小朋友互换邮票。他曾听说有一大户人家收藏有好几本邮册,虽然他没看见过,但有人亲眼目睹过,说是里面有许多珍贵邮票。当年启明女校学生现居住在沈阳的林嶺梅女士也回忆,那时她们读书时许多女生都喜欢集邮,民国时期的邮票绿色是主色调,以花鸟虫草、人物为主。</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当年平江启明女校学生合影,里面有很多集邮爱好者)</span></p>

<h3>当然,那时的平江集邮,仅仅局限于县城里面为数不多的殷实人家。当年的杨傲霜家庭富裕,有不少海外亲戚,每当这些亲戚给他家寄信时,信封上贴有各种各样的邮票都被杨傲霜收集下来了。林嶺梅也一样,当年能到启明女校读书时女生,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那时启明女校每天都有大量信件如至,女生们都会将信件上邮票揭下收集,夹在书本里。那时杨傲霜和林嶺梅他们对集邮纯属好玩,当然也算得上是县城里面的集邮爱好者。</h3><h3><br></h3><h5>(照片中的嶺梅,香莲她们当年都是集邮爱好者)</h5>

<h3>解放后特别是从五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平江的集邮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那时全县小学、中学里面学生集邮队伍非常庞大,绝大多数学生收集到的邮票都是那种信销票,而且大多是8分面值。那个时候,学生之间互换邮票是他们最大的爱好和乐趣,当年甚至在社会上还流传:300枚邮票可以兑换一辆自行车。可见当年的集邮对学生的诱惑力有多大?</h3><h3><br></h3><h5>(1991年平江县邮电局在十字街邮局会议室办的邮展)</h5>

<h3>在那个年代,学生里面集邮的佼佼者无疑是喻定中。喻5岁就开始集邮,从小他就有非常强烈的经商意识,每到星期天和寒暑假,他都会在县城最繁华的十字街摆小人书地摊,小人书一分钱看两本;阅读者还可以用一枚邮票换看一本,特别是遇到有面值高的稀缺邮票,一枚邮票可以看十本甚至更多。那时看小人书的大人小孩特别多。所以,他利用这一手段收集到了大量的邮票。他曾多次到县机关单位传达室,经叔叔阿姨们同意,将外地寄来信件上的邮票揭下来。几十年下来,喻定中收集到的邮票除了老纪特、文革、编号、JT、编年票之外,他还有普票、加字改值、包裹邮票、邮资封片、实寄封、名人签字封等等。甚至他还收集到了一枚“黄军邮“。特别是像老纪特里面的梅兰芳、黄山、蝴蝶、菊花等等大套票,他几乎全部收集齐全,而且大部分都是信销票。当时县图书馆黄锦纶女士也收集了大量邮票,喻定中和她就采取互换,各取所需。</h3><h3><br></h3><h5>(邮展期间,余委启等县领导接见喻定中)</h5>

<p class="ql-block">特别是喻制作的极限封、手绘封非同寻常。比如他制作的“西厢记“极限封,他前后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又比如他请“一片红“设计者万维生、“牡丹花“小型张设计者卢天娇等知名邮票大师亲手制作的手绘封,他都是经过反复写信与他们联系,最后感动到了这些名家才得到这些宝贝。所以说,喻定中是那个时代平江集邮界集邮人士里面的翘楚。尽管据传杨傲霜曾收藏有一枚“一片红”珍贵邮票,但如果单从集邮的整体而言,喻定中比杨显得更胜一筹。</p><p class="ql-block"><br></p><h5>(观众观看展品)</h5><p class="ql-block"><br></p>

<h3>平江的炒邮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炒邮鼻祖无疑是陈栋良。那是我国改革开放不久,中国邮票在全国范围内有了第一次炒作。陈栋良外号叫“冻米糖”,当年他在县人民医院任X光拍片师。他和同事欧阳进良一起去省附属一院进修期间,恰逢中国第一次炒邮大潮涌起。有一个星期天,他上街溜达,走到五一路邮局门前,发现这里人山人海。他走上前一看,原来大家挤成一团,都是在买卖邮票。一股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将身上的钱全部搜出来,跟着那些人推荐的邮票品种不断买进。谁知他买进的邮票刚一到手,他就赚钱了,因为邮票价格涨了。这真是天上掉下了大馅饼!惊喜万分的“冻米糖”赶紧打车赶回宿舍,去找同伴借钱。当他心急火燎回到邮局,发现他一两个小时前买回的邮票又涨了。又惊又喜的“冻米糖”将借来的钱全部买完邮票后,便搭车回到了老家,那就是借钱去炒邮票。<br></h3><h3><br></h3><h5>(邮展前言)</h5>

<h3>他回到县人民医院,将省城炒邮信息在院内一公开,许多医生护士都眼红了,有几位同事便跟着他一同到了省城,而更多的同事则给了他大把大把的钞票,那就是委托他购买邮票。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县人民医院众多的医生、护士和家属简直成了平江集邮界的主力军。时至今日,那些当年跟着“冻米糖”购买邮票的医生、护士和家属绝大部分都已退了休,但在他们家里依然收藏有大版的邮票和整封的小型张。令人遗憾的是,当年一两元钱现在一万多元一枚的“金猴”,却没有几人拥有,这不能不说是他们心中最大的憾事。</h3><h3><br></h3><h5>(喻定中收藏的邮票)</h5>

<h3>“冻米糖”在平江县绝对算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会照相,打金子,精通古玩;他曾收藏猴票128枚,但他有一致命伤就是好赌。不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他早就成为了百万富翁。</h3><h3><br></h3><h5>(当年民间邮报《上海建军邮社》)</h5><h3></h3>

<h3>“冻米糖”炒邮出名后,很快就被县集邮协会吸收为理事。在此之前,尽管县邮电局在十字街营业大厅已经增设了集邮专柜,但购买邮票者寥寥无几。正是“冻米糖“在县人民医院点燃的这把火,从而成燎原之势在全县迅速蔓延开来,县内各企事业单位、学校团体集邮人数呈几何式上升。县集邮协会在此基础上先后成功举办或参加了四次大型邮展;1991年,由县集邮公司经理王荣生负责,在县邮电局会议室举办了庆祝建党70周年邮展;1995年,由毛启辉带队参加了岳阳市举办的第一届国际龙舟赛邮票钱币邮展。这次邮展,周令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画像作者,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的总体设计大师)也有一他亲自设计的画集镜框参与了邮展;1999年,县集邮钱币协会牵头在县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历史纪念馆举办了邮票钱币展览;2001年,由副局长李维光带队参加了岳阳申奥体育邮展;几次邮展中,由喻定中、杨宗旺等人精心制作的邮集在邮展上受到好评;特别是在岳阳市龙舟赛邮票钱币邮展中,喻定中制作的极限封和名人手绘封;杨宗旺制作的地名戳受到了组委会和观众的高度评价。</h3><h3><br></h3><h5>(县领导湛早华参观邮展)</h5>

<h3>平江第一份民间邮报叫《邮讯》,由县潜泵厂职工喻迅自办。报纸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十六开四版铅印,月报全国发行。小报第一版登载全国邮市动态和邮票小知识,由喻的爱人编写;二、三、四版是各类邮票收售价。出这类邮报对于办报人来说,必须有丰富的邮识和随时掌握全国邮票价位动态。不要小看喻迅办的这份民间邮报,因为从报纸编辑、印刷、发行邮寄到最后邮票收售全部是喻迅夫妻俩一手承办,非常不易。特别是遇到邮票价格上涨和下跌,他们夫妻都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和心理压力。因为他们做的这种邮票买卖说穿了就是二道贩子,也就是买空卖空。邮票价格上涨,面对全国各地寄来的汇单购买邮票款,他们也要跑到省城去高价购进;一旦邮票价位下跌,对于全国各地寄来的邮票也必须按当月邮报征价收下。当然,喻迅心里也有着小九九,那就是邮票收售价差大,真正亏本买卖并不多。加上那时全国通讯落后,信息闭塞,喻迅办的这份邮报还是为他们夫妻俩赚了不少钱。这份报纸在全国邮市特别是在平江也小有名气。</h3><h3><br></h3><h5>(当年的民间邮报《长沙集邮参考》)</h5>

<p class="ql-block">我集邮比较早,但中途因各种原因夭折了。也许是缘分吧,1992年一次偶然机会使得我重操旧业,从而开始了我的第二次集邮生涯。</p><p class="ql-block">那时县城集邮门市部已经从十字街邮电局营业大厅搬到了南街饮食公司对面。当时县集邮公司经理是张海,门市部营业员是杨宗旺。那时每天门市部里面热闹非凡,常客大都是县集邮协会理事成员和集邮爱好者。比如黄自强、杨文林、喻定中、杨傲霜、黎亢宗、陈栋良、吴正林、王怀武、谢岳峰、刘旭光、张光明、喻迅、郑瑞平、李辉湘等等;平江民俗专家彭以达,画家陈学泰等都喜欢到这里聊天。很快,我也进入了这个圈子。</p><p class="ql-block"><br></p><h5>(当年民间邮坛《邮币集藏》)</h5><p class="ql-block"><br></p>

<h3>我刚开始是收集文革票。当时主要是出于携带方便,而且赚钱效应明显。两年后,也就是1994年5月份,我在长沙一邮商那里买了一份《京沪邮讯》。邮报第一版的标题非常引人瞩目:小本票:一群沉睡待醒的“黑马“。主编叫刘子辉,山东肥城人。第一眼浏览了这份邮报,觉得其内容不错,文笔编辑也显得有一定功力,特别是二、三、四版都登有各种邮票征售价。所以,我开始对这份报纸产生了一点兴趣。</h3><h3><br></h3><h5>(刘子辉当年编辑发行的民间邮报《京沪邮讯》)</h5><h3></h3>

<h3>对于小本票,我当时略知一二,但不是特别了解。特别是邮报重点推荐的“白鱀豚“,当时在我脑海中还是处于空白。出于好奇,我特意到长沙五一路邮市走了一趟。正好一名邮商那里有“白鱀豚“小本票出售,品相还不错。我拿起来细看:淡绿色的封皮,白线条的波纹,一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扉页是作者介绍和六枚8分面值的白鱀豚小票,翻页后是一枚60分的“小型张”,让人爱不释手。该小本票面值1.08元,邮商开价25元,《京沪邮讯》上面征价是20元。后与邮商讨价还价,最后22元成交。当时生肖本票如龙、蛇、马、羊开价竟然只有五、六元一本,非常便宜。后来,我利用赚来的钱全部收购小本票,其中以“白鱀豚“为主。我先后到株洲、湘潭、娄底、九江、贵阳、遵义等地出差,每到一地收购小本票成了我的最爱。</h3><h3><br></h3><h5>(当年我在邮报上写的文章)</h5>

<p class="ql-block">后来,我也经常写点文章发给刘子辉,《京沪邮讯》将我的文章刊登后,便免费给我寄来一份当月的邮报。后来刘子辉从山东辞职来到北京月坛邮市,很快和玩小本票的邮商郑伟建立了不错的关系。两人分工明确,一文一武。这期间,小本票除了低档生肖本原地不动外,其它品种价位都有上涨。特别是白鱀豚,每本价位突破了100大关。</p><p class="ql-block">这个时候,张海调县邮电局任副局长,由王补民任县集邮公司经理;集邮门市部营业员杨宗旺也由于身体不适退下来后,由叶解放接任。</p><p class="ql-block">这个时候全国的集邮,准确的说是炒邮大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p><p class="ql-block"><br></p><h5>(当年我在邮报上写的文章)</h5><p class="ql-block"><br></p>

<h3>1996年5月,我从单位正式辞职下海后,9月份我去了一趟北京月坛,见到了刘子辉和郑伟,也知道了和他们一起联手玩小本票的还有一位邮商叫王国强。</h3><h3><br></h3><h5>(1999年,平江邮票钱币展览在湘鄂赣纪念馆开幕)</h5>

<h3>摸清了小本票后面的脉络,回到平江我就和集邮圈里人全部交了底。特别是国庆过后,小本票价位又有了一次快速上涨,“白鱀豚“飞到了350,低档生肖本也过了20。这时候,经过圈里的人大肆渲染,我玩邮票赚钱的名气越传越远,越传越玄乎。</h3><h3>过了一个月,待小本票价位稳定后,圈里的几位大老板决定和我一起奔赴南京和上海,那就是收购小本票。</h3><h3><br></h3><h5>(观众在邮展前参观)</h5>

<h3>1996年11月下旬,平江收购小本票军团正式成立,开始启程前往南京和上海。负责人为县集邮公司经理王补民,团员:刘旭光(县人民银行)、叶解放(县集邮公司)、李平平(县人民医院)、褚丽萍(人民医院家属)和本人。六人里面,我们四位男士当时都有摩托罗拉模拟机。在数字机没有出现之前,模拟机也代表着生意人的一种身份和地位。要知道,在当时京沪邮商里面,许多用的都是固定电话。而在这之前,上海邮商,《邮松》报主编刘永海曾专程来到了平江,和县集邮公司经理王补民介绍了小本票的基本情况。刘当时非常看好小本票这个板块,这个板块也是他主打品种之一。小本票其特点是发行量小、不易伪造、便于携带、民众关注度小等几个特点。这也是王经理执意要出去收购小本票的主要理由。其后,我与王经理和刘永海都互留了电话。</h3><h3><br></h3><h5>(平江收购小本票军团在南京夫子庙前留影)</h5>

<h3>李平平和我一样,不久前也辞去了县人民医院的铁饭碗,停薪留职。当年的我俩有着共同的志向,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目标,这也算是惺惺相惜吧。</h3><h3><br></h3><h5>(当年民间邮报《上海益民邮刊》)</h5>

<h3>出发之前,大家也准备了一些自己的藏品准备出手,以腾出更多资金和精力来集中收购小本票。</h3><h3><br></h3><h5>(观众在观看邮展)</h5>

<h3>长沙到南京没有直达火车,所以我们选择了坐飞机。飞机抵达南京后,我们马不停蹄赶往夫子庙,这里是当地最大的邮市。</h3><h3><br></h3><h5>(平江县邮电局副局长李维光在申奥体育邮展前讲话)</h5>

<h3>我们六人一进入市场,在外围就被人团团围主,问我们是否有邮票出售?丽萍脱口而出,说有。很快我们六人就被他们分别“劫持”了。我被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带到一出租车旁,然后将一大叠钞票硬塞到我怀里,和出租车司机说,围着夫子庙转圈。我有点哭笑不得,和他说不用不用,你要什么我卖给你。最后他将我带到一僻静处,我如实相告,说我只带来一点田村卡。年轻人有点失望,最后按市场行价成交了。</h3><h3><br></h3><h5>(1991年,平江邮电局举办的建党70周年邮展期间,参展和工作人员留影)</h5>

<h3>我们六人再次碰头后,都有点被南京“火热”场面所惊诧。但也可以想象,当时的邮市,已经一触即发,处于全面爆发的前夜。也就是说,被场外堆积如山的干柴所包围的邮市,就只差点火了。我们是否就是那点火人呢?</h3><h3><br></h3><h5>(观众在申奥体育邮展馆厅前留影)</h5>

<h3>邮市在二楼,市场面积不是太大,邮人也不是太多。各个摊位的邮商脸上洋溢着笑容,出摊率都非常高。我们六人分开行动,开始对小本票发起总攻。邮商开始对我们的到来并不在意,以为我们就是一般的游人或者说是配票的集邮者。但看到我们对小本票收购起来是来者不拒,他们开始有所警惕。随着我们六人用平江话相互交流,邮商用南京话在嘀咕,这是一伙广东炒邮军团!其后,有邮商开始往京沪炒邮大本营打电话,说是广东潮州大老板来了,小本票一律通杀!很快,南京小本票价位迅速上扬!更有甚者,许多邮商都高悬免战牌,小本票不卖了。我们面面相觑,此等场面让我们始料不及。</h3><h3><br></h3><h5>(平江邮电局工作人员在汨罗屈子祠为《端午节》邮票发行举办发行仪式)</h5>

<h3>在南京久留对我们来说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饥肠辘辘的我们在夫子庙吃了快餐,照了集体相,然后风风火火乘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h3><h3><br></h3><h5>(平江邮人收藏的小本票)</h5>

<h3>在车上,我分别接到了北京刘子辉和上海刘永海打来的电话,那就是小本票涨了。我听完电话,一脸苦笑。我知道,我们犯了一个战略性的大错误,不应该先到南京。</h3><h3><br></h3><h5>(观众在岳阳市申奥体育邮展馆厅前合影)</h5>

<h3>上海邮市在徐汇区局门路卢湾工人体育馆,这里简称卢工。邮市搬迁过来后,体育馆将篮球场略加改造,就成为了中国第二大邮市。</h3><h3><br></h3><h5>刘永海当年编辑发行的民间邮报《邮松》</h5>

<h3>我们吃完早餐进入邮市,发现这里已是人山人海。据旁边的邮商介绍,今天市场来这么多人源于昨天小本票价位的上扬,从而带动了整个邮市开始火爆。看来我们真的成炒邮军团了。</h3><h3><br></h3><h5>(当年的民间邮报《长寿邮票社》)</h5>

<h3>市场四周是邮商的正常店铺,而各家店铺前又黑压压摆满了坐地摊的邮贩子,与邮商店铺正好形成内外二环。我从来没有见过邮市有这么多人,我们六人在市场里经常走失。特别是解放和丽萍,一发现有本票就用平江话大声吆喝。由于我们六人是分散行动,我们收购到的小本票明显比南京要多。但也造成一个对我们非常不利的局面,那就是小本票价位又攀升了。小本票价位被我们越收越高,“白鱀豚”每本价位已经到了1000元。尽管外面已是寒流滚滚,但市场内却十分炙热,空气也仿佛要凝固。</h3><h3><br></h3><h5>(当年的民间邮报《集邮大世界》)</h5>

<h3>在市场里我们也见到了邮商刘永海,他见到我们收购小本票说,这次邮市上涨小本票是领头羊,这两天小本票涨的太厉害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次小本票上涨是我们平江人带动起来的。其后他带着我们找了几位市场内的邮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有几位邮商拿出来的小本票除了原包之外,还有原箱未开封的。</h3><h3><br></h3><h5>(当年的民间邮报《北京邮讯》)</h5><h3></h3>

<h3>尽管价格已经突破了我们的底线,但望着眼前精美绝伦崭新的小本票,我们很快将其全部瓜分了。邮商望着我们一脸惊讶,他从没看到外地人收购邮票有这么大胆利索的,他对我们说,你们广东炒邮军团太厉害了。我们用普通话回答说,我们是平江的。邮商正好是苏州人,他说是我们苏州的平江?我们说,不,是湖南平江!</h3><h3><br></h3><h5>(当年的民间邮报《任城邮苑》)</h5>

<h3>我们从南京、上海回来后,收购小本票军团改成了炒邮军团。自此许多平江人接着到全国各地南征北战,继续收购小本票。也可以这么说,平江县成了中国邮市里面收藏最多的小本票县。邮市从这时候开始,在小本票的率领下,全面开花。行情可谓是此起彼伏,方兴未艾。</h3><h3><br></h3><h5>(2012年,我应邀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第二届邮市高峰会议)</h5>

<h3>中国邮市大潮就这样被我们徐徐拉开了序幕。1997年3月,邮市迎来了她最辉煌的一幕。整个月坛,卢工已经人满为患,进场票价一百二百仍然限制阻挡不了,全国各地蜂拥而入要进场淘金的淘金者。</h3><h3><br></h3><h5>(第二届中国邮市高峰会议期间代表踊跃发言)</h5>

<h3>当时,月坛、卢工可谓遍地是黄金。淘金者只要一踏入到这个市场,俯身就可捡到金子。有人说,当年傻瓜进场都能赚钱。白鱀豚每本炒到了2000元甚至更高。</h3><h3><br></h3><h5>(我在发言中)</h5>

<h3>当年月坛、卢工传奇故事很多。听说卢工当年有一位擦皮鞋的,每擦一双皮鞋5元钱。由于他生意出奇的好,后来他用擦皮鞋的钱买邮票,到最后他皮鞋也不擦了,赚得盆满钵满,一个多月他用赚来的钱回家娶了媳妇。</h3><h3><br></h3><h5>(会议期间主办方举办了一台丰富多彩的晚会,部分代表上台合影)</h5>

<p class="ql-block">还听说当年有一位住在卢工附近的外地出差者,每天他见到卢工里外到处都是人在炒邮票,于是他也跟着买,这一买就买上了瘾,因为天天赚大钱。后来,他差也不出了,一门心思炒邮票。不过,听说最后赔的很惨。</p><p class="ql-block"><br></p><h5>(作者于2014年12月在京和国家乒乓球运动员庄则栋、张燮林的教练员梁友能(中)、四达邮币社董事长王国强(右)合影。王国强先生是当年小本票炒作的主力)</h5><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1997年4月1日,中国邮市轰然坍塌,我也从人生的巅峰跌入谷底。跟着我“投资“邮票,我的多位亲属和朋友也一起遭殃。同样,平江县炒邮军团全军覆没,一度偃旗息鼓。</p><p class="ql-block">平江炒邮军团自此为中国邮市和平江邮坛写下了一段传奇史话。历史将会永远记住这一页。</p><p class="ql-block"><br></p><h5>(作者(左)于2014年11月在京和《解放军报》副总编辑刘格文少将(中)合影,右为江苏盐城税务局局长王龙祥,网名东方鹤)</h5><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我当年被江苏文交所聘为邮票评审专家的聘书)</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西游记》邮票设计者李大玮大师的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徐悲鸿.奔马》邮票设计者刘硕仁大师的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吴昌硕作品选》邮票设计者卢天骄大师的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云南山茶花》邮票设计者任宇大师的手绘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26届世乒赛》《中国残疾人》邮票设计者吴建坤大师的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红楼梦》邮票设计者潘可明大师的签名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荷花》邮票设计者陈晓聪大师的手绘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猛禽》邮票设计者程传理大师的手绘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梅花》邮票设计者程传理大师的手绘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天鹅》邮票设计者万维生大师的签名封和手绘封。万维生大师就是享誉中外名声显赫的《一片红》邮票设计者。</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黄山》邮票,由黄山著名收藏家傅鸿泰先生寄出的的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黄山》邮票,由黄山著名收藏家傅鸿泰先生寄出的的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革命圣地—延安》《革命摇篮—井冈山》邮票,由延安和井冈山邮电局寄出的的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十二生肖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十二生肖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十二生肖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军事题材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云南山茶花》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体育题材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武术》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西厢记》全套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西游记》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三国演义》《水浒传》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水浒传》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红楼梦》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齐白石作品选》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蝴蝶》《金鱼》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东北虎》《熊猫》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徐悲鸿.奔马》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名楼.黄鹤楼》邮票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苏州园林》《西安大雁塔》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韶山》《铜车马》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首都名胜.颐和园.北海公园》邮票部分极限实寄封</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5px;">喻定中先生当年收藏的《武汉长江大桥》邮票极限实寄封和极限首日封</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