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羊绒衫的领子脱线了,需要织一下,否则继续脱线就没法穿了,翻出家里的针线盒发现没有同色系的绒线没法织,忽然想到前段时间逛街的时候,在百货大楼的门前坐着几个专门为市民缝补衣服的手艺大姐,无论是什么衣服出现了问题,当然是小问题:毛衣脱线了,毛衣被虫蛀了个洞;裤子破了个洞啥的她们都可以解决。


三丫的针线盒

决定趁假期带着衣服请她们帮忙,到了地方发现她们的生意真好,4、5个人排排坐,每个人的手里都有活,忙的不亦乐乎。还有来补衣服的人都是女生,肯定是这样认为的缝缝补补本来就是女人的事,岂能让男人插手,另外也说明精打细算过日子还是女生强。这些手艺大姐也很会找工作地点,在商场的门口摆摊,两个小凳子,她坐一个好干活,另一个留给客人坐,愿意等就坐在那里亲眼看着她一针一针修补毛衣,让你的衣服变废为宝;当然客人也可以把衣服交给她们,就进商场逛逛,十分钟半小时出来衣服已经补好了,两全其美。我那件羊绒衫的领子20元搞定,是有点贵,可人家是手艺技术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

由此想到了“女红”,现在的女生还有几个知道女红这个词的。百度中解释“女红”的“红”应该读做“gōng”。 女红——属于中国民间艺术的一种。在过去多半是指女子的针线活方面的工作,像是纺织、编织、缝纫、刺绣、拼布、贴布绣、剪花、浆染等等,一般凡妇女以手工制作出的这些传统艺术,称为“女红”。女红技巧从过去到现在都是由母女、婆媳世代传袭而来,因此又可称为“母亲的艺术”。 古代评价一个女子,一是看相貌,二是看女红。所以相貌女红常常并举。经常夸一个女子心灵手巧也是说“女红”做的好。


母亲留下来的顶针

曾经用过的无“舌头”钩针,它比有“舌头”的钩针编织物件难度大点,主要是用于编织毛线类的物品,不锈钢材质,四十年了,还如新的一样……

记得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娘挑灯搓麻绳、纳鞋底,自己做布鞋。戴着老花镜,把锥子在头发里一蹭,可以起到润滑的作用便于穿透鞋底,省劲。后来姐姐也学会了纳鞋底做布鞋。再后来家里买了台缝纫机,自己缝纫衣服,当然家里的那台缝纫机也只有我娘才可以使用,后来是姐姐,总之是轮不到我的。我学的最初的女红是钉纽扣,穿针引线后一针一针的还扎到过手,看到手指上的那一滴血会迅速放到小嘴里使劲吸,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的血有点咸。


那个时候学织毛衣,绣枕头套上的花,绣桌布,用五颜六色塑料玻璃丝编茶杯套,用钩针白线编织电视机套茶几垫布等等,都是女孩子热衷的女红。那个年代学校的功课不紧张,单位里也没有加班,姐姐们下班回来我们放学到家,吃完饭就会跟着我娘织毛衣或绣绣花,而我也会跟着姐姐后面默默地学着,只是手工编织没有妹妹聪慧,她一学就会,至今还经常织毛衣,而我要在姐姐的指导下才能完成,每当一件物品完工那个喜悦是从心底迸发出的……


印象最深的还是夏天,放暑假了,天气噪热的不行,白天蝉叫夜晚蛙鸣,部队驻扎在皖南的青山镇,营房一字排开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小山坡上,一到下午屋山头遮住了阳光,女孩子们就会相约来到某一排房子的屋山头,干什么呢?编玻璃丝茶杯套,或者是小金鱼小虾小鸟小花等等,你教我学,互帮互学。因为夏天热没法织毛衣,而只有夏天玻璃丝变软好编,天气一冷就会变硬,编不紧还容易拽断,所以夏天编织的最佳时期不能错过,女孩子们就会约在一起用玻璃丝编织各种款式的杯套或小物件,自己用或者送人,挂在钥匙圈上,挂在夏天蚊帐的钩子上,总之,大院里的女孩子们一个赛一个的心灵手巧,少女时代的美好时光至今难忘……


看,就是这些宝贝

而现在还会有多少女生喜欢女红、关注女红,学习女红?恐怕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母女相传、婆媳相传的手艺就会失传,“母亲的艺术”就会消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败,遗憾。


我大嫂编织的太阳帽,和商店里的一样漂亮吧……

或许现在的女孩儿们不会这样想,时代在变化,社会在进步,这些缝缝补补的活早已不屑一顾,更不要说学女红了。只是偶尔会在网上看到某个大学的某个女生为了心爱的人,亲手织一条爱心围脖,仅此而已。而我们那时可是要织一件完整的毛衣啊,一针一线将自己的爱编织在毛衣里,而那个男生也会因为穿上这么一件毛衣而自豪幸福!


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再次进军校深造,同学都是为人妻为人母,课余时间,能干的同学都在给爱人或丈夫或孩子织毛衣,本人也加入了织毛衣大军,熄灯号过后,宿舍必须关灯,而织毛衣正兴头上的我们,就把手电筒挂在上下铺的中间,微弱的手电光照着我们,乐此不疲地织着爱心,虽然最后织的毛衣不合身,可真的都是满满的爱,呵呵,这都已是历史喽。

现在商场里五颜六色、款式新颖的毛衣琳琅满目,挑一件心仪的毛衣送给心爱的人,几分钟的事就搞定了。可那种温馨、甜蜜、幸福的感觉真的无法相比…


此件毛衣已经有三十年,是1990年婆婆给我织的毛衣,婆婆年轻的时候手很巧,家里人的毛衣毛裤都是她自己织的,退休后更加有时间织毛衣,当年我穿着婆婆织的毛衣引来众多同事的羡慕……

其实,很多传统应该传承下去,现在学校小学有开设简单的手工课,可一到中学,孩子们的功课负担越来越重,几乎没有兴趣爱好,能不能在中学开设缝纫课,大学开设编织、刺绣课等,寓教于乐,相信会有学生喜欢的,甚至还可以把孩子们从手机电脑里解脱出来,何乐不为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狗拿耗子啦……


因为补羊绒衫,联想到了女红,然后就啰嗦这些……


母亲节就要到了,也以此文纪念母亲……

文字:三丫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致使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