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撰文:地雷复(原创)
时间:2019年春季
地点:杭州、诸暨、绍兴、西塘、苏州、临安、安吉

演唱:童丽《春光美》


立夏至,春又老,无计留春住。


这个春天,得风和日暖之利,数次邀朋呼友,自驾出游,览巍巍越山之壮阔,观汤汤吴水之浩渺,品泱泱大国之气魄,悠然自得。虽恣情于跋山蹚水,却懈于雪泥鸿爪。近日有闲,终于将一程春景罗缕纪存。


又是西湖,又是三月。虽说好色不分季节,但西湖最美的还是春天。


流年暗换,岁月辗转,几多夙昔,淡化成泛黄的记忆。只有对杭州的旧梦,且远,且近,且清晰。


李泌、白居易和苏东坡,杭州历史上的三任市长,用诗人工程师的爱心和睿智,奠定开创了西湖的柔情、婉约、妩媚和典雅,至美至善,水影花香,如诗如梦。


春风骀荡。


占春长久,不如垂柳。


春天是对新人最美的祝福。


躁动的春游,也能幻化成时光的唯美。


而暮鼓晨钟,菩提梵唱,却能荡尽心中的无明和杂念。


政治,能使宗教毁灭,也能使宗教踵事增华。


走过葛岭路,见到玛瑙寺界碑边的黄源旧居,只以为是一座小庙。其实,因了连战先生的爷爷连横纪念馆的扩建,已经蔚为壮观。


从北山街小弄进去,里面很大,很美,很值得一去景仰观赏。


漫步北山街,信手就能从西湖边捞起一些异彩纷呈的民国雅趣轶事。


在新新饭店最高层七楼往下瞧,十里画屏,百舸飘流。


特意去寻访了中楼403套房。当年胡适笃新怠旧,与表妹曹诚英的著名恋爱,从这里开始。贴隔壁曾是徐志摩的包房。随着近年话剧的渲染,这里亦成了一个网红景点。


暮色中的静观堂,仿佛能听到隔壁史量才二太太沈秋水幽怨悲凉和怫郁慷慨的《广陵散》琴声传出,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好住湖堤上,长留一道春——白居易


幽静的龙井村,春茶才露尖尖角。


庄严的佛学院前,沙弥倩女手机控。红尘难断,脱俗不易呐!


有一种意境叫安缦,无需多言。


由整座法云村改造成的顶级度假品牌杭州法云安缦,一万元一晚的奢华酒店。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渊明


低调中凸显了精致,幽暗中渗透着禅意,古朴中折射出沉稳。


诸暨,天下诸侯到达驻留的地方,一座人文之城。同时,也是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和国家生态市。


沧桑感浓重的一个小村。


劳碌生春,园畦绿透,村姑摘菜忙。


越国故地,西施故里。


不管西施是否确有其人,不管西施是否确在其地,美景和休闲是很实在的。


郑旦与西施,为友?为妒?为同一人?游历以后仍不知所以,唯有钦佩文学的想象力。


白酒酿成缘好客。


不仅蹭吃、蹭住、蹭玩乐,还有塞在后备箱里的特制佳酿——酒中君子同山烧携归。


难为情煞哉!


祖居地绍兴。


周作人笔下的乌篷船:“篷是半圆形的,用竹片编成,中央竹箬,上涂黑油;在两扇定篷之间放着一扇遮阳,也是半圆的,木作格子。”


绍兴东湖,是浙江的三大名湖之一。


箬篑东湖,凿自人工。壁立千尺,路隘难通。大舟入洞,坐井观空。勿谓湖小,天在其中。——郭沫若


春回大地,天清地明。清明环古,缅想祖先,也是伴随春季踏青的重要民俗。


越地之西,有一塘,唤作西塘。


与绍兴相似,咫尺往来,皆须舟楫。悠悠河水,绕岸楼榭,展现了昔日的古镇繁华和今天的水乡情调,给人一种纯净富足的观照。


古镇的美,是带有灵性的。


汉服节的美丽,给予小镇一种穿越的隐约。


小桥流水,一川平远。


一片江南图画里,西湖秋月石湖春。——钱谦益


半湖碧玉,山水辉映。


石湖烟浪渔樵侣——范成大


汲水之精,取山之灵,融远古风情,聚乡趣一体。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历史已如昨,往事成蹉跎,勾践和夫差绝不会想到彼时的古战场会成为春和景明水天一色的胜地。唯有这一湖水,才令人朝圣情怀浓厚。


据说上方山是苏州本地人也不常去的地方。


适逢举办百花节。姹紫嫣红,争奇斗艳,花动一山春色。


我恍然:苏州,为什么是古代出状元至众之地?又为什么是当代出院士最多之城?正因为有这一方的山水,才能孕育成如此浓郁的人文氛围和浪漫气息。苏州的风月故事,更是有着道不尽,说不完的风流和旖旎。


春到江南,花事连绵。


流年,流光,流莺。在陌上花开的季节里,已随花事,逶迤而至,荼蘼成海。


花艺造型和珍稀花种惊艳亮相,真的是不虚此行。


正值阳春时节,春天的气息,在苏州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散发出鲜活的生命色彩。


笑容像花朵一样绽放。


树多猕猴群。


楞伽塔。


在苏州,仅次于虎丘塔而位居第二。


绕岛一周,驻车杵立太湖岸边,凝望洞庭,思接千载,视通万里。不禁嘀咕:知他是西山傲我,我傲西山?


大明山。朱重八兵败屯垦之地。


半山阳光半山松。


石傍松树两三株。


明妃七峰,她们各有一个诗化的名字,神态各异,风姿绰约。远眺近观,不是黄山胜似黄山。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辛弃疾


神来御笔擎天地。


落日余晖掩映下的宏渡村,清秀幽静。


临安人很幸福,城里一座玲珑山,水木明瑟,使得全城充满红情绿意。


山坡上星星点点的映山红,一园红艳醉坡陀。


晨练的临安人,让这座山更加朝气蓬勃。


晨曦中的临安城。


艳丽的杜鹃。


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


古木葱荣,老藤缠绕。


历史悠久的民族,大都醉心于自己的过去,因为有着太多的辉煌和曲折。呈现在眼前的这一处处木头与石块营造的建筑史诗,不但支撑我们繁衍发展了数千年的华夏文明,而且,它们也构造了中国人的精神牧歌。


雾涌云蒸,青山隐隐泛中流。山间游动的雾,似画家泼墨,将原本的山,绘成了一幅幅丹青。


林籁泉韵。


花灿蝶媚。


泉石之乐。


200年树龄的杜鹃。


鲜红滴滴映霞明。


不识此花真面目,只愿身在此花中。深溪村一庭院两旁栽植的这种花像杜鹃又不敢确定,花团锦簇,艳丽无比。


村姑早起,为我们砍摘鲜笋。


安吉的春天,心旷神怡。无有雾霾之虞,独享直饮之泉。若使靖节先生同游,或亦将改迁归隐之地。


山谷竹林之间,不问凡尘俗事。


这个春天,已经渐行渐远渐无踪。

过往是记忆中的指间沙,随季节的风烟轮回。

而所谓花事终了,不过是要迎来新的盛开。

人若有心,花事永远不会终了。

生命之中的这段春天,拥有情谊,拥有快乐,拥有美景。

这高与天齐、长可一生的自得其乐,不可不知恩宠,不可不加珍惜。

春天永远常在,春光永远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