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长假,一乗接到四处友人邀请,曰之日照,之天界山,之太行,之北京世园会。

一乗皆婉拒,何也?独处一室已成习惯,拼人头,挤暖暖自非一乗之所好。

故孑于藏山之堂,闭门作画。

写了一个龙门对联。内容是:

尖山似笔,倒写蓝天一张纸;

修竹如风,常吟绿野无字歌。

残翁王士铭贻我新诗,拟其大意写之。

残翁者,老残王士铭,性乖顽,不食人间烟火,不语常人人语,真性好玩。偶贻我诗,皆以嘲讽谐趣供玩文字,比坏人稍好些许。

得到他老菩萨的褒赞吾甚珍惜之。🉐 🍶

白石老人画红牡丹,在基本润笔上需要加钱,被当时及后来人说道了多年。白石老人的红色是洋红,从外邦买来的,加之老人会过日子扣扣嗦嗦是出了名的,成本高稀缺的颜料加就加点价吧,可以理解滴。

一乗喜作水墨跟这也有关系,一是调色太麻烦,二是颜色的确比研墨成本高。有人让我画牡丹寿桃鸡冠花红梅等题材也是要求红点红点再红点!多点多点再添点!咱人实在,不自愿的也加上几笔,高高挑头秤加点份量,可悲催的是,几千元的红色不长日子也快见底了,调色麻烦也没水墨画快,算了,以后还是画水墨吧!求画颜色的以后也不画了,,,日子紧张,除非你加钱,齐老爷子给撑着腰呢?!

加钱!一来两好。

🍵 🍵 🍵

这类红牡丹一般加钱才画。

更艳丽者,加二至数倍。

宣纸之包装纸,不弃,珍惜之,作满满生意。

请阅题字。

怀中兄多年前嘱作三友图。

松古状奇,针数根,果一丸;梅枝盘曲斜出,花开绽放各态;竹叶21笔,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是不好画,不多不少之墨构得火候到了才好看。

墨色其实挺好玩,加上色就后悔,那样会很俗气。

五四这天,都忙其他的了。

一乗得真大闲散矣。

此帧为重复以前之作。

一乗作画最忌复制,老人家了也不想当做机器,故改变了创作思想。外观一看似之,再看更有意味,这就是一乗重制之思想,绕绕走得远点的路子,未必是愚人。

没画完的时候有人说不好看,现在定稿了,不妨再发发言。

福来说了好久,说让(缘)字写的有趣,我写了让他看照片,那孩子差点没跳起来!

给兄弟的奖品,他说了:这个好,寒气逼人!

画了这个作品,至少三个人说要买,我说是朋友定制的,再要再复制,可也。

结果,给自己添了麻烦。

画竹颂缶翁,白石。

画闲散了,自己再解释一下,就是怕人看不懂,有木有?

看题字。

画的繁复,一上午,一下午。

晚上喝酒回来要渲染一下,一张画过去了一天,我的24小时是生命的成本!

盘这个大的比四尺整张还大,画没画完的时候有人说散。

我加了几笔,但觉得过于紧了,是相已成劣作。

长假不外出,不与人挤暖暖。读书,听戏,写字,裁画,喝酒,品茶,拍花草,发抖音。

不闲不忙四五天。

画扇数件如下,都送人拂暑了。

长假不外出,不与人挤暖暖。读书,听戏,写字,裁画,喝酒,品茶,发抖音。

不闲不忙四五天。

画家一乗近影

【画家一乗简介】

一乗原名曹大瑞,又名曹溥原,号老溥,半僧;书斋庆馀堂,见龙山舘,藏山堂,大光明大般若大欢喜大自在大闲散如去如来爽歪歪歇得歇好歇如意逍遥快活歇歇堂。1969年生,祖籍山东曹县。国家一级美术师,民革中央画院理事,艺术类核心期刊《中国书画》杂志推荐画家,北京水墨画廊、金华尊贤居等多家画廊签约画家。2012年经查患抑郁症后辞去各类会员资格,现居北京。

自幼承母亲之教诲学习书法、篆刻、诗文,并得到乡贤朱子兴先生亲炙。1994年始硏习中国画,1996年后主攻花鸟画,喜作水墨大写意荷花,兼作玉兰、鸡冠花、牡丹、梅花、芭蕉、藤蔓及各类杂卉、鸟虫。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各类大型展览,获首届电视中国画大赛获铜奖。出版有《〈中国书画〉推荐书画名家专辑·曹大瑞卷》《曹大瑞花鸟画》《曹大瑞画集》《曹大瑞书画篆刻作品集》《诸相非相》《非法非非法》《如来说是沙》等专集十种、合集数种。

事迹编入多部辞书典籍,在京举办“流光容易”、“听鸟说甚 问花笑谁”等个人画展多次。作品被国家机关、专业艺术机构和海内外人士广泛收藏,被CCTV-10以及各大专业媒体推介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