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好奇新疆吐尔根乡的杏花规模宏大、线条柔美、树形婀娜遒劲、光影也是出奇的好。但为什么我们看到的风光作品稀少,人像摄影作品更是几乎没有呢?
      为此,自己在好几年前也就想去创作一些人像摄影作品,但苦于杏花和林芝桃花间隔太近;
      去拍杏花就会耽误我每年的林芝杏花创作之旅,凑巧今年去林芝的机票、酒店和包车费用都大涨,继续前往林芝成本过高。
      所以,应游学团学员们要求果断将行程改为去新疆拍野杏花。
      新疆吐尔根乡野杏花的花期是出了名的难以预测,为了赶上花期,我们分别查询了吐尔根乡所在地区最近几年每年3-4月份的气温走势;
      近几年来的花期时段,同时与当地林业局、文旅局请教今年花期情况;
      同时请教了当地至少两名资深旅游达人,终于推算出了今年花期相对准确的区间。并将我们的行程预设在4月6号-14号,在我们放出行程后,很多摄影团行程都参照制定线路规划。
      人像游学团最难的就是对花期的预测,多年来我们在这方面形成了一整套相对完善的花期预测系统和方法,预测效果几乎是百发百中。
      在临近出发之前,我们都还与当地旅游达人确定了盛花期就在我们的行程之内,当时整个游学团也是特别的激动。
      但当我们到达吐尔根景区时发现山脚和海拔相对较低的地方已经大规模的开始凋谢了,只有半山腰和山顶还在盛花期的末期。

      咨询了景区管理人员才知道,前晚的一场大雪让凋谢时间提前了两天到来。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景致不亚于林芝桃花,但不管是风光还是人像摄影作品都少得出奇的原因了。

      也许,正应了那首词:“暖云挟雨洗香埃。划地峭寒催。燕儿知否,莺儿知否,厮句春回。”

      
      新疆的春天飘忽不定,暖云和峭寒高频率切换,乱了时节和衣裳,也许只有燕儿和莺儿才能知道春天什么时候常住吧。
      又如“小楼日日重帘卷,应是把人猜。杏花如许,桃花如许,不见归来。”那样,有种像旧时猜人心那样期许,也是特别的美!
     
      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还是赶上了吐尔根的末班车,大西沟的杏花还未大规模开放,当我们到达的时候一定会呈现更加壮观的景致。

      当我们拍完下山时再次被杏花的凋谢速度所惊叹,上图的那颗树,在我们进景区时还是落英缤纷,满树的粉红,本来决定在这里拍逆光日落的。但当我们再次来到这里时,才发现这棵树已经没有一朵花瓣了... ...

      出镜:丝银

      妆造:两条鱼摆摆

      服装:傅小菲儿(某宝:苍穹尽处独立设计)

      同行:要有光、子君兰、悟道、琴、陈萍、李华荣、玉儿、听雨、悟道、正骨水、悟道等全体游学团学员。

      鸣谢:西域牧歌 傅导 新疆林业局 新疆文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