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两年前首次朝台以来,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朝台。无论是绿草茵茵、牛马成群的夏季,还是北风猎猎、冰雪覆盖的冬季,我一次次体味着风云际会的五台山的美丽、严酷、宽厚和冷漠,一次次丈量着相同的道路,感受着不一样的五台山……在这条路上,我经历过烈日、狂风、暴雨、迷路、崩溃,也感受到了希望、喜悦、满足、宁静……朝台,成了我生命中戒不掉的瘾!

  五一假期,我与伙伴们相约一起顺朝大五。顺时针朝台,以鸿门岩为起点,依次穿越东台、南台、西台、中台、北台,最后回到鸿门岩,全程80公里,爬升4000多米,且有20公里左右的路程荒无人烟,可以说,相对于逆朝,顺朝强度更大,出发前一周,五台山的一场大雪,更使此行变得扑朔迷离。能否顺利完成,我的心中充满忐忑。

  行前准备行囊。很多时候,准备充分是必须的,必要的装备是成功的关键。

  30日晚上与伙伴们驱车赶到鸿门岩时,已经是深夜11点。深夜的五台山,北风呼啸,即使穿着羽绒服➕冲锋衣,依然感觉寒风刺骨。深不可测的夜里,我们打开头灯,裹紧衣服,向东台顶前进。

      鸿门岩到东台只有2公里,在漫天繁星与山间灵狐的指引下,我们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台顶。当晚,在东台挂单住宿。

  1号凌晨5点,天色微明,东方天际云海翻腾,曙光初现。

  在寺庙僧人的早课声中,我们简单吃了碗泡面,匆匆出发了。

  东台到护银沟,20公里的路程。出发前,司令一再告诫,这段路没有人烟,容易迷路,一定要格外小心。

  杨子,我们此行的领队、导航兼摄影,一路上,他总是一人撒丫子狂奔,把我们远远地甩在身后,然后在岔路口等着我们。他曾经独自一人用时一天半走完顺朝80公里的路程,对我和杨杨来说,他就是个传说。

  漫漫山脊上,茫茫天地间,只有我们几个人在移动。

  过了山神庙不久,我们拐进了松树林,一路沿着山脊线行进。

  累了就在树林里休息片刻。

  听,风从树梢掠过。

  下午两点左右,我和杨杨、程楠终于走出了护银沟。此时的我们,筋疲力尽,饥肠辘辘,口渴难耐,宽滩村的老卢早已开车等在路口。宽滩村就在南台脚下,从这里上南台有1000多米的爬升,司令曾建议我们走强度较小的白云寺、佛母洞一线,无奈杨子大神认为宽滩这条路更虐、更过瘾,我们几个还能说什么呢?

在老卢家吃饱喝足,稍作休整后,下午4点,我们开始登南台。

  此时,杨子安顿好掉队的阿蒙,走在赶往宽滩的路上。没有了领队的指引,我们几个在山间树丛中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发现走错了。

  如果天黑之前到不了南台,我们就无法完成今天的行程。好在路遇一位陕西的驴友,为我们指明了方向。而此时的杨大神,早已后来居上,坐在山腰等着我们。汗😓,这就是菜鸟与大神的区别呀,不服不行。

  走过宽阔的高山草甸,就要穿松树林了。树林里松针如毯,但是坡度较陡,我们走走停停,前进,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除此以外,别无选择。

  40分钟后,我和杨杨走出了松树林,南台就在眼前。

  太阳就要落山了,山里气温骤降,南台顶上早已没有了游客。

  夜幕悄悄降临。路边的松树林仿佛无边的黑洞,漆黑得令人窒息。由于担心迷路,我们不敢切小路、穿树林,只能顺着大路,借助头灯微弱的光赶路。夜里10点多,我们终于走到西门附近的检查站,等着老白开车过来接应。

  朝台第一天,我们从东台出发,经护银沟、宽滩、南台,到达大南庄,徒步40公里,耗时16小时,顺朝路程过半,我们完成了既定的目标。

  饱睡了一夜后,我们又满血复活了。

  今天的路程并不轻松。依然是40公里,而且从中台到北台一路爬升。但是不管怎样,路,总要走下去。

  从大南庄经狮子窝、吉祥寺,到西台的路,基本都是砂石路,这段路上,逐渐有了迎面而来逆朝的驴友,擦肩而过时,彼此互道一声问候,抬抬手,点点头,你好加油!

  每逢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总是荡起一片尘土。

  累了路边歇会儿,体会天作被子地作床的乐趣。😏

  上午11点,到达西台牌楼。

  西台顶上略作休息,吃点简单的斋饭,继续赶路。

  从西台经中台,到北台,需要不断地切路爬升。杨子照例打头阵,我和杨杨紧随其后,程楠断后。

  下午2点半,到达中台。

  山风猎猎,群山隐在茫茫云海中,阳光穿云而过,如果不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真想多停留一会儿。

  北台海拔3058米,是华北地区最高峰。随着海拔的爬升,我们的体力也在逐渐下降。为了能尽快赶回鸿门岩,即使再累再难,我们依然不敢放慢脚步。

  下午5点40分,我和杨杨终于爬上北台。

  北台顶上天高云淡,风光无限。

  北台到鸿门岩,一路下降。我和杨杨稍事休整,向华北屋脊赶路。与杨子、程楠中台分手后,我们约好在华北屋脊见面。

  此时杨子已经等候多时,眼见天色渐渐暗下来,我们等上程楠,四人合影后,匆匆下撤鸿门岩。

  华北屋脊到鸿门岩一共8公里,不知不觉间,天暗下来。我们不再切路,沿着青石板路埋头向前。连续两天的跋涉,我的双脚肿胀,每走一步都如针刺一样。有时候,别无选择并非一种绝境,而是给了我们孤注一掷的勇气,漆黑的夜里,我们四人边走边聊,相互鼓励。

抬头仰望,北斗高悬,我们从灯火阑珊的城市走过,此刻却陶醉在五台山的浩瀚星空。

  终于,漆黑的夜里,借助公路上的车灯,我们看到了鸿门岩。

  两天时间,我们徒步80公里丈量五台之颠,一次终身难忘的体力与意志力的考验,一次身体与心灵的净化之旅。

  朝台之行落下帷幕,但心中犹如石子投湖泛起阵阵涟漪,久久无法平静。充满佛意的一路,累到怀疑人生的一路,感谢陪我走过漫漫朝台路的伙伴,感恩一路并肩而行。

  再见!五台山,我想我还会义无反顾地来朝拜。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慢下来,认真地观日出、看夕阳,从春夏至秋冬,体会四季轮回,风光不同,心境不同,芳华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