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标本。我就像一个刚刚上岗的科研人员,忙于采集标本,不断地拍摄。“对于生与死的爱,那就是摄影。” 我发现我被摄影已经弄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在飞机上看到邻座在看书,那样的光影和构图绝对不可复制,于是就掏出手机,用老师教的盲拍方式将它定格。在餐厅吃饭,女招待身材很棒,温婉可人,便问她可不可以拍......所有的人都让我着迷。生命是如此璀璨和美好。


忍不住引用海子的诗作为结尾: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