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1


还没有认真的年轻过,天就过午了,目光就要触及西霞的色彩。尽管,我的心里还在明亮着。

是红蜻蜓点燃了天边的那片云彩吗?竟然燃烧的如此瑰丽夺目。

此时,已经是落花时节,芦苇荡漾,飘逸着花的模样,它们不为结果,只要绽放。

故乡那条歌唱的小河已经流向远方,它宽阔了胸襟,无悔的失去了自我,汇同海的生息——藏起太阳,托出明月。这是一种渺小想要获得博大的力量。

有一个地方,是梦想诞生的场所,彩云追月为谁痴?孤星伴月为哪般?这个地方就是故乡。

万里之遥的故乡呀!你总是在我的梦境里出现:天空依然蔚蓝、年轻,还有那些迎春的花与叶。

也许,那片聚散无常的云还是将离合看得很平淡,其实,就是想站在巅峰清扫云朵的人,也许并不懂得一颗游荡的心。

古道的草青青,枯萎了,又青青。无论如何,它们也拉扯不住岁月前行的脚步。生态就是这样:死去活来重复着世间的有情与无情、竟然是那样的无奈与无助。

然而,默默无声的时光,却能将人或拖到天边或逼到海角;既能给人呈现出硕大的希望,又会瞬间残酷的刺破它们,耍戏着人们像一块石头一样:疯狂的奔跑。到头来,你是风儿,我是沙,吹醒一场梦。

二十四小时的白与黑,这个一天行走速度既不快也不慢的东西,生命在它面前显得十分的脆弱,不堪一击。它让人是爱也不能爱;恨亦不能恨,无法忘记,一时间就没了主张。像多情的月亮也不勾来亦不圆。

可是,回首那些曾经的旧时光,又是那样的美好,令人难忘,像窖藏的佳酿弥漫散香。

就是这样:午后,独自喝酒、饮茶,在院落的葡藤瓜下,让略带苍凉的夕阳在杯中生暖,品尝甘洌荡气回肠与清苦淡雅沁脾的滋味。

举头可见:一种瓜果成熟丰满的神态;远望可观:一片晚霞锦绣未央的从容,夕阳虽然孤独,却依然能生成出无法比拟的美丽、缤纷,令我忘记一路的尘土飞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