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逸翁先生畫作,甚是獨特。

聴先生說孩提時,多年在小镇集市冩春聯賣。少年時就進劇場欣賞交響樂,入迷音樂;後来一直對中國傳統民族音樂和西方古典音樂情感深陷其中,較早有着東西文化藝術的啓萌。

年少學畫時,總是希望畫得像,總是想得到長輩的表揚。現在㸔似是越畫越不像了,没有刻意表現具體物象。是高度概括麽?是超然麽?近日我又翻閱了歷代一些中國畫論,哦!先生還是在追求“似與不似之間”……。

中國畫論說道:先需得法,中需有法,後需變法,無法之法乃爲至法。所谓大道無術、大道至簡的高度和境界。

先生内心的“真.善.美”,是天然雕飾、豪華落盡見真淳,達到無𤔡之𤔡、無味之味的高妙,渾然天成,一派天真爤漫。

不在技法技巧上太過津津樂道。衹體會認識,把握狀態。

對於技巧技法的理解,掌握,錘炼,升華,由技入道,没有一味地追技、炫技。不爲“技”所困,不會徘徊或停留在“技術技巧”的階段和層面,而是在追求高度和境界。

在習畫勤耕苦練幾十年中。以老師不懈的中國畫探索和頂尖平面構成設計成就加上多方面的修養。吳國斌老師的畫作因獨特而曲高和寡,相信你一定會讀懂的!

凡夫俗子難能做到無縫的“天衣”哟!

————谢谢雨草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