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称《权游》为神剧,就是它不但刻画了成长、见证了成长,也深深改变了世界。 《权游》首播至今,不但改变了多个当年还是孩童的演员的命运,也改变了电视剧产业的运作模式,甚至改变了整个产业。 从未有一部电视剧,产生过如此深刻的影响。


《权游》差一点就不属于HBO了。当年《权游》做方案提交预算时,因为预算太高,吓退了另一家有线电视频道Showtime,于是HBO才充当了接盘侠,而且就在开拍前,本来说好联合制作的英国BBC也退出了,HBO不得不独自承担每集600万美元的制作费,这在当时的业内是一个惊人的天价。 然而天价投资在第一季播放之初并未收获好评,很多人以为这不过是一部制作精美的古装片,可是当第一季结束时艾德·史塔克被杀,激起了观众的兴奋度(显然他们是没看过原著,不看书就是容易上当受骗啊)。


此后几乎每季结尾,都有反转式悬念:血色婚礼史塔克被屠杀(第二季)、雪诺被守夜人兄弟刺死等。


不按常理出牌、悬念丛生的剧情走向让这部剧活了下来,每一季每集平均的在线观看人数节节攀升:第一季251万每集,第二季380万每集,第三季497万每集,第四季685万每集,第五季697万每集,第六季772万每集。

而今年4月开播的第八季第一集当晚,更是有超过1700万观众同步观看,刷新了《权游》开播以来的纪录,相信第八季最后一集也将刷新纪录(第七季最后一集就创新了同步观看纪录1650万人)。


权游经典剧情赏折

狼王艾德·史塔克(昵称为奈德)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中的表现深受观众喜爱。

他不仅对女儿因材施教(替二丫找来“舞蹈老师”),而且他对劳伯忠诚,又有一颗善良的心(劝劳伯饶过怀着身孕的龙母),甚至在打仗、武艺上面也不赖(帮劳伯打下江山,和弑君者詹姆打成平手)。 正在奈德获得了大家的喜爱,让观众一致认为他是铁打的主角时,刽子手手起刀落,我们喜爱的奈德人头落地。

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和他手下的许多贵族以及3500名将士在孪河城参加盟军佛雷家族婚礼时在受到宾客权利庇护的情况下在宴席上被集体杀害,北境的史塔克家族因此彻底失势。此事件是佛雷家族为叛向铁王座的兰尼斯特家族一方所献出的投名状。

 在琼恩雪诺维护野人,让野人与守夜人共同对抗异鬼。反对者们开始策划对抗雪诺,与雪诺情同手足的小男孩奥利引诱雪诺出去,趁雪诺不备之时,曾经共同守夜的兄弟们一个一个上前用刀捅进雪诺的身体,雪诺倒在了冰冷的雪夜里。

夜王千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杀布兰,抹去这个世界的记忆。能洞穿未来的布兰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他在第七季中将龙骨匕首递给二丫时,眼神闪烁了一下。 又有人想杀布兰,结果却又被龙骨匕首所杀,真是美丽的巧合! 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第三集结束后,有人说夜王这个大反派死得似乎太容易了。 但其实他死得一点都不容易,二丫就像是夜王的镜像,二丫这一路走来,可不容易!她不知受了多少苦才练就了一身刺客绝技! 而权游编剧也非常不容易,为了安排二丫这个人物在关键时刻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他从第一季就开始铺垫,让二丫“轻如羽、迅如鹿!” 正是有那么多的铺垫,才让夜王这个强大的反派死得沉重!从这个角度来看,权游编剧再一次体现了“牛逼”二字,而这也是看权游的乐趣之一,只要细心,就能发现大量的伏笔!

经过残酷的无面人训练,二丫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要在《权力的游戏》里活下来,天真浪漫这个路数可是行不通的。 而到了第七季第一集一开始,二丫的复仇才算刚刚开始,人家直接易容成老弗雷德模样,召集了一个宴会,只凭一盅毒酒就把整个家族的人全部干掉了。 当然,她还非常有剑客风范地留下了两个女人当作活口,只为了传递一个信息。

如果不是小恶魔要求比武审判,我们恐怕不会知道这个毒蛇的多恩亲王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在此之前,七国上下都以为魔山才是那个最不可能被战胜的存在,甚至雇佣兵波隆在得知瑟曦一方是魔山出战后主动选择了不参战。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怕存在,却在比武场上被红毒蛇玩弄于鼓掌之中,差点杀掉。也正是因为“差点”,红毒蛇被魔山绝境反杀,生生捏碎了脑袋!

 小恶魔在权力的游戏当中是个侏儒,他生在残酷的父亲下却善良、乐观、爱戴人民。然而他的父亲想要他死,而他唯一挚爱的雪伊背叛了他。   最后,提利昂在父亲的房间亲手勒死了正准备与他父亲寻欢作乐的雪伊,并用弓箭射死了坐在马桶上的父亲。

其实在五王中,蓝礼坐拥最强大的军队,拥有无数忠心耿耿的封臣,还与第二强大的玫瑰家联姻,不光把小玫瑰娶回家,还和小玫瑰的哥哥百花骑士有一腿!蓝礼简直是人生赢家!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五王之战 赢面最大的王就属蓝礼·拜拉席恩!



但是,就在蓝礼集结军队沿着玫瑰大道缓缓向君临进军时,凯特琳·史塔克,代表其子罗柏·史塔克前往谈判,试图劝说蓝礼和史坦尼斯兄弟两人讲和,与北境联手共同对付瑟曦的兰尼斯特家族!



不过,随着蓝礼和史坦尼斯兄弟俩谈崩,就在兄弟决战的前一天晚上,蓝礼在帐中 被史坦尼斯身边的红袍女祭司制造的鬼影暗杀!

瑟曦邀请大麻雀,担任七神教的总主教,而且送给了大麻雀,意料之外的大礼,允许大麻雀组建七神教的武装力量——战争之子,归于大麻雀直接管辖。在君临城组建一支不受国王控制的武装力量,而且还是老百姓衷心拥护的总教掌握。这要是大麻雀振臂一呼,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后果不堪设想。也不知为什么,瑟曦就是蜜汁自信地觉得能控制住大麻雀。

瑟曦被带到一间牢房,被脱光了衣服,粗暴地清洗全身,然后剃短了毛发。她被带到外面,在君临城内裸体游街,从贝勒大圣堂一路走到红堡以示惩罚。她被护送着经过成群愤怒的暴民,他们在她经过时向她抛掷腐烂的食物与各种污言秽语,乌尼亚修女则一路摇着铃铛,每走几步就喊一句“羞耻!”瑟曦的双脚鲜血淋漓,瑟曦的精神几近崩溃。

大麻雀对于不合作的人选择了最为残忍的方式——裸体游街。自尊,是人的底线。那种打着传教的名义,实际上却是在践踏人的自尊,这不是救赎,而是侮辱,是精神控制。

最后,在贝勒大圣堂,大麻雀以及所有在场的人,被瑟曦的一场野火,灰飞烟灭。野火是一种能燃烧很长时间的易燃性液体。一旦野火被点着,就一定会把物体燃烧殆尽。这野火多像是权力,人一旦沾染上权力的毒瘾,等待他的就是被权力的蛊惑、腐化、榨干、抛弃、毁灭。人类的历史,就是权力更替的历史,人类的命运,就是被权力戏弄的命运。

 瑟曦坐在红堡里微笑,不知道是谁的末日?小小鸟们四散开来,在那样缓慢不可察觉的轻柔中一点一点点燃复仇之火要置对手于死地。


  当大提琴拉响,唯一的女人小玫瑰才能在这温柔和平静中嗅到危机四伏企图反抗,可愚蠢的教徒和男人们毫无察觉。这一集的瑟曦一改往常的嚣张跋扈的神情举止,也不再穿艳丽的红色。深沉的黑色长袍金色的图案,精致的短发,含蓄阴沉的微笑喝酒。抛却一切才能得到一切的决绝,缓缓走上了铁王座被安上了最好看的皇冠。

伊蒙学士的死是灰暗血腥残酷的《权力的游戏》里最安详的一幕,他老死了,周围有善良保护着的他的徒弟山姆,远离一切纷乱和战争。而他死前的那一句:“伊戈,我梦见我老了。”确是这些常常说着如诗一般美妙又发人省醒的句子的老人最打动人心的一句。 伊蒙学士的语录不同于小恶魔的犀利务实,更多的是一种经历尘世看破一切的从容淡然。他的一生就像一本学士们最爱的书一样,让人忍不住去翻阅去了解又保持着崇高的敬畏。

(图片和部分文字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