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去的都去了

时间的铁蹄踏破巷石

铮铮沸涌若浪

从视线里模糊消失


曾经的你

随意站着

就迷倒万千

正涨奶水的少妇

韵味十足

没有阳光

你照样美艳绝伦

一群纨绔子弟

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你也没有因此沉沦


从什么时候起

细雨萧萧

你没有油伞

瓦垄凌乱

屋檐不断滴着水

站在湿漉漉的路石旁

消廋的面孔

活像一个行乞的老妇人

胸脯扁平得像一根

被忘记收割的稻草

在阴雨绵绵的细雨中

你从来就不想倒下

也没有倒下

你一次次地在原谅那些

曾经吃过你的奶长大

忘恩负义的人


去年的春燕又回来垒巢

哪怕只有一个

你都会欣喜打开一道门

高兴得像看到

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

你不习惯流泪

我看到了,看到你微斜的飞檐

就像一位年迈的母亲

在远处站着

高高举起慈祥的双手

准备迎抱归来的孩子

不远了

我看到你的窗又打开

窗棂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