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如花似玉的泡茶人面前,我这个种茶人越来越不敢喝茶了。种茶人粗鄙的劳作习性被那些优雅的架子弄得格格不入、战战惶惶、无所适从。

事实上,种茶人、采茶人、制茶人、泡茶人、喝茶人之间的层面反差越大,茶界就越混乱;反之,各个层面之间的平衡才可能让茶界回到原初。比如说:种茶人与泡茶人的劳动都应该得到回馈;制茶人与卖茶人的思性都应该得到尊重;茶与人的粘合度应该越来越强,不应该越走越远。

一句话:茶业不是娱乐界,架子架势都应该平和些,还以茶叶原有的夙常本性和特质。

有些时间,茶农会觉得自己种的茶根本不是茶了。似乎那些几千上万元一斤的茶才是茶。

身边种的茶,尽管一斤上万个芽头也就是几十块钱。

事实上,茶叶就是树叶。

一片叶子,其特其优其贵皆取决朴真程度;然其朴真又首取于土地、阳光与空气,其次取决于制作手艺,再取决于冲泡。所以其贵贱因素递次顺序应该是种植质量、制作手艺、冲泡包装;但事实却是反其向而为之。那些茶叶的天价现象比之兰花天价现象显得更加荒唐可笑。

还有些日子,茶农的自尊受到彻底的打击。特别是那些守真的茶农,他们努力耕种、精心打理,靠汗水浇灌的茶叶,总比不上那些东买西卖、口水粉饰的产品。

人人到地头都说好的茶,却只是在地头好而已。哪怕带着冬露春光的滋味到达杯中,也就是换不回茶农的薄薄丰收。

有的茶客,需要泡茶的人必须婀娜曼妙,需要泡开的必须是大价钱的茶。如此,杯中需要冲泡的是人、口里需要喝下的是钱罢了。世间茶味逐渐变味淡凉!



茶,繁富草木之一,天地之气,加耕制。

人,芸芸众生之一,天地之间,加思为。

茶不凡,人非神;茶于人,如一盐一醋而已!

有人把茶与烟酒等同,划为奢侈品;把茶从"油、盐、柴、米、酱、醋、茶"里荣升提举出来。如此之举明是升了茶格、暗里却降了茶品,也坑了茶业,害了茶农。而祸之源头却是那些不种茶、不采茶、不制茶的茶叶操手,他们为了把自己在茶业产业链中的那一小环扣利润空间无限放大,煎炒炸烤,让比例较小的"名茶”飞上了天,真正茶农的大众茶只有薅工采工钱,毫无利润可言。茶市貌似繁荣,却是乱象丛生,鱼目混珠,真假难辩。

茶有道,道法自然;

人亦茶,何必强浇硬灌。

茶源中国,乃世界茶事之论。当下论茶,茶道盛于日本,茶品牌雄在英国。自家的姑娘成了人家的媳妇本不足为怪;但陪嫁姑娘的是百年茶店坚持思为的茶理,真正爱茶惜茶敬茶的茶情;而娘家人却貌似还在颂着《茶经》,一副懂茶惜茶敬茶的样子,却往往只做着关于茶的一锤子买卖。这种行径必然会导致茶业界行诈谬象蔚然成风,尽失茶叶娘家的格调与脸面。


近日得一本李辉教授《茶道经》。读罢,再想茶事:种茶何需累,若累则图厚利,有俗味;泡茶无需繁,若繁则图虚势,有戏味;喝茶无需贵,若贵则图虚位,有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