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獨具特色的水墨技法,結合傳統的留白方式,似一道道波紋,表現出煙波浩渺的極强空間感,以其朴實的唯美主義觀點,“空其實對乃大失”,衬托出細致的遠山近景。静若處子,動如脱兔,留白恰到好處。

溪水有限,構架有形,畫面山脉走勢相呼應,畫面更爲和諧。

人面桃花俱殷紅,嘗桃僊子在夢中,欣賞者不忍惊醒夢中僊…

初秋山村,生機未褪。樹葉疏落的挂着濃重的緑色,與之相對的似是幽靜迴廊。

先生能把握大的黑白灰莭凑,尤其是大小空白的留用,以一種姿肆逸宕之氣在畫面上縱横馳骋。善用虚,用虚手段作畫真乃極爲高妙,虚中有實。

先生深受唐宋詩詞影響,推崇留白魅力,飽含真意,還原自然生機,虚而不屈動而愈出,保持一定的空,才能用之無窮。

一個意象在心中跳躍,沉思片刻,忽有所触,下筆如脱兔,行筆如龍騰,或潑或洒或勾或點有意無意地在宣紙上自由行走。

日常生活中的空,即是舍棄。衹有部分舍棄,才能做到成全,所谓水满則溢,月满則亏。

生活是藝術的源泉,藝術語言离不開大自然,山水畫是一種提示,提醒生活在都市的人们亲近自然,返朴歸真。

在自然中,方覚得踏實,貼近自然是生物的本能,語言難以描述,畫筆却能探秘。

文人墨客都愿意隐退山村做隐士,凝視山崗,繪制山水,凝神世外,遠离紛擾。

亲近自然,美無處不在。靜觀雲霞彩虹,陶冶、启迪靈性,是藝術家的最終目的。

弱水有三千,我袛需取一瓢飲

————謝謝鬼手瑞明兄美文

———————多谢装裱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