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史发展史告诉我们,人类原始社会早期就普遍采用从妻而居的模式,也就是我们通常听到的“母系氏族社会”,之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婚姻关系的稳定,才逐渐被父系氏族所取代。


从世界范围上来看,除去一些少数的民族、部落依然可以见到母系社会的影子之外,由于父系社会取代母系社会的时代比较久远,相关描述大多存在于神话传说之中。而在古希腊神话“奥瑞斯忒斯弑母”当中,便真实地反映出父权取代母权的历史过程。

母系氏族社会

“奥瑞斯忒斯弑母”,涉及到伯罗奔尼撒家族五代人的神话传说,我们必须从这个家族的根源处了解。

一.伯罗奔尼撒家族第一代——坦塔罗斯


伯罗奔尼撒家族的第一代始祖叫坦塔罗斯,他出生在小亚细亚弗里吉亚王国,是宙斯和一个凡间女子所生,由于坦塔罗斯聪明伶俐,所以诸神赐予坦塔罗斯以凡人身份参加奥林匹斯山众神宴会的资格。因此坦塔罗斯就变得骄傲自大,自认为自己智慧无双,比神更胜一筹。


坦塔罗斯为了证明自己比神更胜一筹,将自己的儿子珀罗普斯做成肉酱,在宴会上祭献给众神,想看到众神们受他欺骗吃下人肉的样子。


结果众神早已识破了他的诡计,唯独锻造之神赫淮斯托斯一不留神吃了一块肉。


于是诸神决定惩罚坦塔罗斯,将他绑在湖中央,用铁链子拴住他的腰,然后他的头顶上有一棵果树,当他伸手去摘树上果子时,果树树枝就会往上升,他手永远碰不到果子;当他焦渴难耐低头要喝河水时,河水就会下降,他永远也喝不到水。

诸神对坦塔罗斯的惩罚

诸神虽然惩罚了坦塔罗斯,但是认为他的儿子珀罗普斯是无辜的,便将其复活,但是因为肩膀被锻造之神赫淮斯托斯吃掉了,于是就让锻造之神赫淮斯托斯给珀罗普斯打造了一个铁肩膀,因此珀罗普斯后来成为了大英雄。

二.伯罗奔尼撒家族第二代——珀罗普斯


珀罗普斯离开了弗里吉亚,来到了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中央的国家伊利斯建立基业。伊利斯国王俄诺玛诺斯有一个独生女儿叫希波达弥亚,并且拥有着面积很大的国土。


于是珀罗普斯就打起了伊利斯国王的财产和希波达弥亚的主意。


但是伊利斯国王早年曾得到过一个神谕:他的女儿出嫁之时,将是他断命之日。于是善于驾驭马车的伊利斯国王就提出一个条件:想娶他的女儿,必须先和他比赛驾驭马车,如果能够胜他,就可以娶他的女儿;如果不能胜他,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

珀罗普斯虽然是个英雄,但驾驭马车的水平仍然是不如伊利斯国王,于是他买通了伊利斯国王驾驭马车的驭者弥耳提罗斯,也是商业之神赫尔墨斯的儿子,珀罗普斯事先许诺如果弥耳提罗斯能帮他在比赛中胜出,将在他成为伊利斯国王之后,将会把一半国土分给弥耳提罗斯。


于是弥耳提罗斯就将伊利斯国王马车的车轴拧松,不出意料,伊利斯国王在后来的比赛中车毁人亡,当场毙命,珀罗普斯因此赢得了这场比赛,得到了伊利斯国王的女儿和土地。


如愿以偿的珀罗普斯不仅没有把一半国土分给弥耳提罗斯,还趁其不备将他推到了海里杀掉,于是珀罗普斯以及他的家族就遭到了商业之神赫尔墨斯的诅咒,这就导致了伯罗奔尼撒家族随后第三、四、五代层出不穷地出现兄弟反目、夫妻成仇、血肉相残、乱伦杀亲等骇人听闻的滔天罪恶。

商业之神赫尔墨斯Hermes,也就是“爱马仕”

三.伯罗奔尼撒家族第三代——阿特柔斯


珀罗普斯死后,他的两个儿子阿特柔斯和他的弟弟堤厄斯忒斯之间就应和了神的诅咒。先是堤厄斯忒斯诱引了阿特柔斯的妻子,而阿特柔斯为了报复,将堤厄斯忒斯的儿子做成肉酱,并让堤厄斯忒斯自己吃掉。


于是堤厄斯忒斯就离家出走,阿特柔斯在寻找自己弟弟的过程中,娶一个女子为妻,殊不知这个女子珀罗庇亚竟然是他的弟弟堤厄斯忒斯早年失散的女儿。


而且珀罗庇亚在成为阿特柔斯的妻子之前,曾经在流浪中和一个陌生人有过一夜情,这个陌生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堤厄斯忒斯,并且怀上了她父亲的骨肉——埃吉斯托斯。


阿特柔斯以为埃吉斯托斯是自己的儿子,便让成年后埃吉斯托斯去杀他的仇敌堤厄斯忒斯。


在埃吉斯托斯拿剑准备杀堤厄斯忒斯的时候,堤厄斯忒斯才认出来这把剑曾经是自己送给有过一夜情女子的信物,埃吉斯托斯才知道,原来他要杀的正是他的亲生父亲。


血脉之情远远胜过抚养之恩,于是埃吉斯托斯就和他的亲生父亲堤厄斯忒斯联手,共同杀死了阿特柔斯,篡夺了王位。

伯罗奔尼撒家族关系图

而阿特柔斯和另外一个女子也生了两个孩子,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阿伽门农和墨涅拉俄斯。堤厄斯忒斯和他的儿子,也是他的孙子埃吉斯托斯联手杀掉阿特柔斯,阿伽门农和他的弟弟墨涅拉俄斯势单力薄,就逃到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南边的斯巴达。

四.伯罗奔尼撒家族第四代——阿伽门农


斯巴达国王觉得这两个人都是英雄,就将他们收留下来,而把自己的大女儿克吕泰墨斯特拉嫁给了阿伽门农;把小女儿海伦嫁给了墨涅拉俄斯。


阿伽门农兄弟俩娶了姐妹俩,又在斯巴达国王的支持之下,回国报仇,俩联手杀死了他们的叔叔堤厄斯忒斯,赶走了堂兄弟埃吉斯托斯,成为这个地方的统治者。


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拐了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妻子海伦,于是阿伽门农以此为借口组织了一支希腊联军,准备飘洋过海去攻打特洛伊。


但是在阿伽门农整装待发,准备扬帆出海时,始终没有风,于是就派人前往德尔菲神庙求取神谕,原来是因为阿伽门农在一次狩猎活动中,射杀了涉猎女神、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的一只鹿,因此阿尔忒弥斯不给你风,必须拿阿伽门农的亲生女儿来献祭,才能得到阿尔忒弥斯的宽恕。

阿尔忒弥斯,希腊“有眼无珠”式雕塑

因此阿伽门农为了自己的野心,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骗来活活献祭。


这就使得阿伽门农的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自己的丈夫活活地献了祭,所以从此怀恨在心。


阿伽门农率领希腊联军,历经十年,最红凭借“木马计”将特洛伊城攻破,凯旋而归。


但是阿伽门农的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趁着阿伽门农十年出征在外,早就和和埃吉斯托斯勾搭成奸,并在阿伽门农凯旋而归的当天晚上,合谋杀死了丈夫阿伽门农。

油画·克吕泰墨斯特拉谋杀阿伽门农

五.伯罗奔尼撒家族第五代——奥瑞斯忒斯


阿伽门农有两女一儿,大女儿伊菲革涅亚已经被献祭,二女儿厄勒克特拉非常崇拜她的父亲阿伽门农,于是非常仇恨杀死自己父亲的母亲。


而阿伽门农唯一的儿子奥瑞斯忒斯,从小被母亲送到外邦抚养,他在外邦长大成人,便回国和姐姐厄勒克特拉合谋,共同进入宫中杀死了母亲的情人埃吉斯托斯以及自己的亲生母亲克吕泰墨斯特拉,为父亲报了仇。

油画·奥瑞斯忒斯弑母

奥瑞斯忒斯之所以回国报仇,是因为得到了太阳神阿波罗的神谕,阿波罗支持他杀母替父报仇。所以当他杀了母亲以后,马上就遭到了复仇三女神的索命,复仇三女神要站在他母亲的立场上,为其讨还血债。


于是奥瑞斯忒斯在太阳神阿波罗的指引下,来到雅典卫城外的战神山上的法庭,接受以雅典娜为审判长的审判。这场审判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场法庭审判。


在此之前血腥复仇就是天经地义,所以就导致了冤冤相报,仇恨的反复轮回。直到法庭的出现,才终结了这一局面,一切都必须服从法庭的审判,法治取代了复仇。


于是复仇三女神作为原告,奥瑞斯忒斯作为被告在战神山上的法庭展开了辩论,双方各执一词,众神也产生了分歧。


复仇三女神认为奥瑞斯忒斯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需要拿命来偿。


而奥瑞斯忒斯认为自己的母亲杀了自己的父亲自己杀母是在替父报仇,所以应该是无罪的。


而复仇三女神认为奥瑞斯忒斯的母亲杀了他的父亲,但因为他们之间不存在血缘关系,所以这样的杀人属于无罪;而奥瑞斯忒斯杀了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母亲,属于有罪。

油画·复仇三女神与奥瑞斯忒斯

于是太阳神阿波罗就为奥瑞斯忒斯辩护,认为真正有血缘关系的是父亲而不是母亲,因为父亲播下的是种子,母亲只是孕育种子的温床,父亲是不能替代的,并举例说审判长雅典娜是从宙斯的头脑里边生出来的,她并没有母亲。


太阳神阿波罗的辩护,导致在场的十二位法官的投票结果正好是6:6,审判长雅典娜将最后一票投给了奥瑞斯忒斯,奥瑞斯忒斯胜诉,并得以赦免。


奥瑞斯忒斯弑母为父报仇的胜诉,标志以自然生育为基础的母权制被全新的父权制所取代下,复仇三女神作为古老的奥林匹斯神,代表着母权时代的法律;而新的奥林匹斯神阿波罗和雅典娜,代表着父权时代的法律。


奥瑞斯忒斯的胜诉宣布了新法战胜了旧法,以及父权原则从此高于母权原则,当然真实的历史过程可能比奥瑞斯忒斯弑母更加的血腥的缓慢过程。

智慧女神雅典娜

而作为希腊雅典的信仰神——雅典娜作为一个女神,却让无母的父权取代了无父的母权,正如雅典城初建之时,一棵橄榄树和一股泉水同时出现,雅典人求得德尔菲神谕,橄榄树代表雅典娜,泉水代表波塞冬,他们要投票选出其中一个神来命名自己的城。


结果女人都选雅典娜,男人都选波塞冬,但是因为女人比男人多一个,所以雅典娜取胜,雅典城名由此而来。波塞冬因此暴怒,导致洪水四溢。


雅典人为了平息波塞冬的怒火,给了雅典女人三个惩罚:取消雅典女人的投票权,雅典的孩子不得以母名命名,她们不得称为雅典女人。


这个故事说明了雅典娜由女人选出,同样恰恰是她取消了母权制,使雅典父权制凌驾于前者之上。

太阳神阿波罗

正如希腊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在他的代表作《奥瑞斯提亚》中太阳神阿波罗的辩护语:


“母亲只是一位‘保姆’,照料被新近栽入的种子,

真正的家长是播种的那一位,

女方只是充当生客,保存男方的种迹。

即便没有母亲,父亲的概念依然成立。

奥林匹斯宙斯的千金,不曾在子宫里受育,

然而却没有哪位女神能胎生这样出色的孩子。”


阿波罗认为真正的血缘关系是父子,而不是母子,虽然母子关系是显性的,父子关系是隐性的,但是真正播种者是父亲。母亲作为代管者是可以被替换的,而父亲是不能被替换的。


当然我们今天知道从血缘关系上来讲,任何一个孩子都是从母亲的肚子里边生出来的,显性的母子关系肯定是要比父子关系更加具有亲情,而且网络段子里也常讲:“外公是亲外公,爷爷却不定是亲爷爷”,虽然是笑话,也说明了母子关系的显性表现。


奥瑞斯忒斯弑母为父报仇的胜诉, 在社会学上代表着以财产继承关系、法权关系为纽带的父权原则正式取代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母权原则,父子关系已经超越了血缘关系,上升到了法权关系的高度,涉及到了以财产继承为核心,包括经济权利、政治权利等一系列的权利的法权关系。

母系氏族社会情景

可以说人类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剩余产品出现,私有制逐渐产生,社会上出现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资源不均衡导致的战争,推动着人类文明进入奴隶制社会,父权取代母权成为历史的必然。


尽管对于女性来讲,这开启了父权凌驾于母权的时代,母系氏族社会从此一去不复返,但是从世界所有文明不约而同地走向了父权社会的历史事实上来讲,这是人类历史发展当中不可阻挡的潮流。


也许将来人类社会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阶段,劳动生产不再重要,世界不再发生战争,生育成为人类社会最关键的事情,到时候女权原则再取代男权原则,我们也许会重新进入母系社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