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第二次报到,不选好天气去,就等于白跑。

光走路爬山都累趴我了,得亏这些工人挑着百十多斤上下。

怪石嶙峋。

这尊像我觉得是一个老和尚和一尼姑。

三清山的剪影。

这是我露营的帐逢。开酒店得一千多,划不来。

还是年青好,自带帳蓬,连百来块都免了。

爬得那么辛苦,不留个影对不起自己。

三清山的星光,星轨还未合成。

这叫喷薄而出。

马面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