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话

趁着退休后上帝恩赐给的时间,补一补以往因忙于工作欠下的课,是件自感十分惬意的事。尤其是读一读经典著作,悟一悟人生哲理,更是觉得心旷神怡,好像自己也变得聪慧了许多。读过之后,便想问一问自己有什么心得。有了心得,又不忍独吞,于是就有了《读经典 悟人生》这个感言系列。我将随读陆续谈吐自己的感悟,与朋友们切磋、交流,不妥之处请赐教。


✿10✿

 

【原文】

     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军印,即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诸将皆属焉。夏,四月,乙未,复益青八千七百户,封青三子伉、不疑、登皆为列侯。青固谢曰:“臣幸得 待罪行间,赖陛下神灵,军大捷,皆诸校尉力战之功也。陛下幸已益封臣青;臣青子在襁褓中,未有勤劳,上列地封为三侯,非臣待罪行间所以劝士力战之意也。”天子曰:“我非忘诸校尉功也。”乃封护军都尉公孙敖为合骑侯,都尉韩说为龙侯,公孙贺为南侯,李察为乐 安侯,校尉李朔为涉轵侯,赵不虞为随成侯,公孙戎奴为从平侯,李沮、李息及校尉豆如意皆赐爵关内侯。(选自《资治通鉴》十九卷世宗孝武皇帝中之上•公元前124年)

 

【译文】

  卫青率军回至边塞,汉武帝派使臣带着大将军印信来到,在军中只拜卫青为大将军,各路将领皆归卫青统领。到该年夏季四月乙未(初八),又加封卫青食邑八千七百户,并将他的三个儿子卫伉、卫不疑、卫登都封为列侯。卫青坚决辞谢,说道:“我有幸能够在军中效力,仰仗陛下的神灵,获得大胜,全都是诸位校尉奋力作战的功劳。陛下已增加了我的封邑,我的儿子还在襁褓之中,并无功劳,陛下却要划出土地封他们三人为侯,这就不是我效力军中,鼓励将士奋力战斗的本意了。”汉武帝说道:“我并没有忘记诸位校尉的功劳。”于是,封护军都尉公孙敖为合骑侯,都尉韩说为龙侯,公孙贺为南侯,李蔡为乐安侯,校尉李朔为涉轵侯,赵不虞为虽随成侯,公孙戎奴为从平侯,李沮、李息及校尉豆如意都被封为关内侯。

 

【袁公感言】

  就人生际遇而言,卫青出道之初,固然沾了他姐姐卫子夫被武帝宠幸的光,才谋得靠近皇上的差事,有了被皇上赏识的机会,但日后的发迹和不断升迁,却主要凭借的是自己的天赋、才能和战功。

     从本段文字可以看出,卫青对皇上的提携封赏是心存感恩的,非但不认为理所当然,反而倒感觉战战兢兢,这是为人臣子可贵品质的体现。皇上对自己提携封赏还算罢了,又要加封无功诸子,他认为这既不合为臣之心,又不符教子之道,故而是要坚辞不受的。试想,作为大领导,皇上对有这样战功卓著却深知天高地厚的将领,能不美在心头?能不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另外,甭管卫青在说“全都是诸位校尉奋力作战的功劳”这句话的时候有无刻意,作为主帅,在自己受封赏的同时,诸位下属也能被皇上加封,毕竟是心头一件快事。我们不知道武帝是事先就有意加封校尉,还是受卫青话语启发才为,如果是后者的话,这效果比卫青直言替下属邀赏要胜过多少倍啊!


✿11✿

 

【原文】

     于是青尊宠,于群臣无二,公卿以下皆卑奉之,独汲黯与亢礼。人或说黯曰:“自天子欲群臣下大 将军,大将军尊重,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邪!”大将军闻,愈贤黯,数请问国家朝廷所疑,遇黯加于平日。大将军虽贵,有时侍中,上踞厕而视之;丞相弘燕见,上或时不冠;至如汲黯见,上不冠不见也。一上尝坐武帐中,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见黯,避帐中,使人可其奏。其见敬礼如此。(选自《资治通鉴》十九卷世宗孝武皇帝中之上•公元前124年)

 

【译文】

  由于卫青所受皇上的恩宠,在群臣中没人能超过,公卿及以下的官员都对卫青卑身奉承,唯独汲黯用平等的礼节对待卫青。有人劝汲黯说:“皇上想让群臣全都居于大将军之下,大将军地位尊贵,您不可以不下拜。”汲黯说:“以大将军身份而有长揖不拜的平辈客人,大将军反而不尊贵了吗!”卫青得知,越发觉得汲黯贤明,多次向汲黯请教国家和朝廷的疑难大事,对待他比平日更为尊重。卫青虽然地位尊贵,但有时入宫觐见皇上,武帝就坐在床边接见他;丞相公孙弘觐见时,武帝也常常不戴帽子;而在汲黯谒见时,武帝没戴帽子就不见。有一次,武帝正坐在陈列兵器的帐中,汲黯前来奏事,武帝当时没戴帽子,远远望见汲黯,急忙躲入后帐,派人传话,批准汲黯所奏之事。汲黯受到的尊重和礼敬就是这样的。

 

【袁公感言】

     看过这段文字,令我不胜感慨:君臣关系能到这个份上,可算是最高境界了。我们不仅要看汲黯是怎么想怎么做的,还要看卫青对汲黯的“无理”是怎么想怎么做的,更要看至尊的皇上在这样的臣属面前又是怎么想怎么做的。


✿12✿

 

【原文】

     议郎周霸曰:“自大将军出,未尝斩裨将。今建弃军,可斩,以明将军之威。”军正闳、长史安曰:“不然。《兵法》:‘小敌之坚,大敌之禽也。’今建以数千当单于数万,力战一日余,士尽,不敢有二心,自归,而斩之,是示后无反意也,不当斩。”大将军曰:“青幸得以肺腑待罪行间,不患无威,而霸说我以明威,甚失臣意。且使臣职虽当斩将,以臣之尊宠而不敢擅诛于境外,而具归天子,天子自裁之,于以见为人臣不敢专权,不亦可乎?军吏皆曰:“善!”遂囚建诣行在所。

     ……右将军建至,天子不诛,赎为庶人。(选自《资治通鉴》十九卷世宗孝武皇帝中之上•公元前1243年)

 

【译文】

  议郎周霸言道:“自大将军出师以来,还未斩过一位副将。如今苏建弃军逃回,应处死,以示大将军的威严。”军正闳、长史安说:“不对。兵法上说:‘小部队的战斗力再强,也会被大部队击败。’此次苏建以数千人马抵挡匈奴单于好几万人,奋战了一天多,将士伤亡殆尽,而苏建不敢有二心,独自返回。将其斩首,就等于告诉以后的将领战败不能返回,所以不应杀苏建。”卫青说:“我有幸以皇上近亲身分统领大军,不怕没有威严,周霸劝我杀苏建来显示威严,不符合为臣之心,况且,即使我有权处决将领,作为大臣,地位尊贵,又深受皇上的宠信,却也不敢擅自诛杀大将于国境之外,应把苏建交给皇上,由皇上裁决,以显示做人臣的不敢专权,不也很好吗?”部下军官一致说“好!”于是将苏建囚禁起来,送到汉武帝所在的地方。

     ……右将军苏建被解到长安,汉武帝没有诛杀他,在赎身后成为平民。

 

【袁公感言】

     看到结果,更见大将军卫青当初的决断之高明。试想,如果卫青听从周霸所劝斩杀苏建以示威严,后果将如何?也许,武帝不会把他怎样,因为他有这个权力,但是,为人臣子,行事不合圣意绝非福音,何况人命关天。看来,临大事,须慎行,利弊相权、当机决断看的是视野、气度和格局。



题图来源:网络

插图摄影:唐朝

原文译文:网络



袁公致读者

您的关注,是我出征的战鼓;

您的点赞,是我渴望的美餐;

您的评论,是我前进的指针;

您的分享,是我挺胸的脊梁!

若有兴趣,可加我微信h1893114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