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入坑时间不短了,可养的这肉肉,总是蔫不啦叽的,不精不神,让人绝望。

看着这蔫蔫的肉肉,总想给它浇水。可这肉肉,不浇,蔫,浇,更蔫,或直接挂了。

水,是肉肉的大敌,让人恐怖,绝望。

无奈,满世界查资料,查如何给肉肉浇水。有说一周一次,有说两周一次,还有说不浇水。林林总总,众说纷纭,无所适从,无一见效。结果是,该蔫的,继续蔫,该挂的,不停的挂。

有一次,将挂的肉肉清盆,发现底部的土干干的,没有着过一滴水。浇了辣么多水,肉肉根都烂了,为什么底部一滴水都没有呢?不是说干透湿透吗?这土还没湿透,肉肉根都烂了。再湿透,不就等于直接送葬了吗?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偶然在养花的文章中,看到一种浸盆补水法。何不一试呢?

初试,效果竟然很好。再试几次,饱经沧桑的老肉们,竟然都出了状态,让我惊喜若狂。

后来新进的肉肉,先在阴凉处放几天,服盆,再浸盆,也都直接进了状态。

回想最早入的一批肉肉,因不得法,许多早已魂归西天,剩下的,历经沧桑,或只留下了二代。

红心莲,历经虫害,水害,一直坚持着。

华丽风车,和红心莲遭遇一样,浇水过多,陡长,成细长的老桩,状如海底捞月。

后来根部发出新芽,厚嘟嘟的,颜色倒蛮不错。

石莲花,多年一直半死不活的,差点扔掉,竟然也挺了过来。

由死亡线上归来的还有:桃蛋。

美丽莲,二代。母株水浇死了。

观音莲,二代。

秋丽,二代。

丑陋的屁股!真丑!😜

桃之卵,俗称桃蛋。

白鸟。

山地玫瑰。来时,衣衫褴褛,长时间萎靡不振。

浸盆后,春风里,突然苏醒,来了精神。

姬珊瑚,飕飕窜个,长出了许多小手。

蓝豆群,在壤土大盆里一直不精神。

换了小盆和配土,浸盆补水,状态棒棒的。

小球玫瑰。

玉露。

初恋,早已香消魂散。

近期进的肉肉们。

吉娃娃。

果冻乙女心。

虹之玉。

静夜。

蓝宝石。

红浆果。

双头黑法师。

原始绿爪。

原始绿爪开花了。第一次见肉肉开花,那一个稀罕!左拍,右拍,拍个没完。

保育院,各种来路的叶子都养着,培养了不少二代。

新进了一盘肉肉。

晚霞之舞。

丘比特。

红手指。

蓝精灵。

桃蛋,新肉,老肉,两种颜色。

可爱玫瑰。

月亮仙子。

丹尼尔。

厚叶月影。

艾丽卡。

猎户座。

还有草玉露,姬胧月。

开花的仙人球!

黑法师,算鄙人最贵的肉肉,乌黑的叶子,似黑莲朵朵,甚是美丽。

俗话说:懒人养花。鄙人是不是太勤快了?😜😜得懒一点,再懒一点。😜😜

众里寻她千百度,养肉,竟然这么简单,让人癫狂。

对了,差点忘了,有朋友问,什么是浸盆补水法?就是找一容器,将花盆放入容器中,将水注入容器,将花盆底部浸没,至花盆的三分之一高度,见面土湿润,取出花盆即可。

最后猜猜看,这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