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描绘中国人吃饭盛况,让人目瞪口呆

大海碗,大海碗边上还耸立着砂锅,火锅或者鸳鸯锅,里面都装着能吃的各种小动物,比如鸡鸭鱼虾,乌龟,牛百叶,蛤蟆腿,老鸭子什么的,每个锅里都冒着热气并飘散出各种形容不出来的香味。

除了热菜还有小盘凉菜,大都认不出来,我能识别的只有一大盘某种飞禽的爪子,虽然肉不多,可是被你们中国人咬完了还唑,而且唑得特别干净。

西方人吃完饭,桌上基本是空的:中国人吃完,饭桌上的东西好像比吃之前还多了:各种骨头鱼刺,虾皮凤爪,加上咬不动的牛筋和坚果皮等等,统统堆积在桌面上,看上去有一种越吃越多的感觉。

每次和中国人吃饭,我最渴望的就是能打包,把吃不完的鸡鸭鱼肉带回家,甚至带回美国才好呢。

中国人在吃这方面真是创意无穷!

一、特么偏爱带腿的东西,在带腿的东西里除了桌子以外,其他一律都可以吃掉,无一幸免。就拿鸡和鸭来说吧,到中国人手里从脑袋到屁股到脚丫子,没有一个地儿不被吃的。

二、在中国人看来,一桌饭局要是不剩下三分之一,就特别没面子。谁要是把剩菜打包带走,就等于公开承认自己是贫农。作为美国人我虽然想带走,可是中国人从来不给我机会和台阶。不得已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看着那么多没吃完的好吃的心疼的我肝肠寸断的。

三、中国人一旦坐在饭桌上,个个变得特别健谈,一个赛着一个声音高,一边说一边用筷子指指点点。其中中年妇女的嗓门尤其高亢,和她们坐在一起我发现自己开始耳聋。

四、中国人别看个头不大,可是胃特别宽广,尤其是吃自助餐的时候。任何一个弱小女子都能端好几盘堆积如山的螃蟹腿,大虾,西瓜,面条还有甜点,吃完了还能游刃有余地低头寄鞋带,我真服了。

五、来华之前,听人说中国是个含蓄文静的民族,这话说得太不靠谱了。中国人平时可能是文静,可是一旦吃起面条来,那响彻云霄的提拉声能把谁吓死。特别是吃打卤面,那四处飞溅的汤水,谁坐在身边都能“飞溅”个半饱。听着那一声紧似一声的吸溜,即便你自己没吃,也跟亲口吃了一样地过瘾,这一点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的无私。

六、虽说每个大盘里都有公筷,公叉子,但是中国人民只是开饭时意思意思用一下,等豪情涌上来就不再用了,直接用自己的筷子招呼。有朋友告诉我,公筷这个制度是从西方引进的,怪不得这么不得人心呢,太不接地气了。

最后说说喝酒,据说中国人一年喝掉的茅台酒能把西湖填满,据说有一天将把西湖改名叫酒湖。中国人一开饭局必须有酒,再谦虚的人一旦喝了两杯酒,就骄傲地说自己有任命总理的权力。你要是听多了中国人酒后的话,全世界各个国家根本没有混下去的必要。

中国人喝的酒必须是能让一头公牛绝育的那种烈酒。自己喝还不算完,谁一端起酒杯来一转圈,所有人都得端起来,然后扬脖灌下去。

中国人劝酒时爱说:来来,走一个,走一个。所有男人女人就把酒端起来一口干下去。

我不解地问:为什么要说“走一个”?

一位诚实的中国朋友告诉我:每次喝完酒,等下次聚会时就少了一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先走了。大家心照不宣,谁都知道这么喝下去,早晚有今天没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