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疑惑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

我好像总是要找理由为自己申辩。


也不能简单地讲自己正在米甸牧羊,

因为那四十年是格外的一种安排。

我永远不能完全正确的描述你,

但是你却清楚让我知道了别西卜惯用的两条锁链。


其实他已经万分胆怯,

一个洞悉事理的妇女站了起来并没有大声说话,

他的苗裔却已经震惊到了心胆俱裂。


看来这是真的。

嘀嗒嘀嗒的时钟倒数着也正数着。

总是有人清楚明白,

更多的人却情愿糊涂。


难道这时的小花需要专门说明,

现在正是春天吗?

我们谁能够否认得了,

使一切在既定时刻诚实呈现出来的伟大力量呢?


把剑收回原处!

真正的勇者,

愿意听从正确的声音,

敢于顺服而不是僭越。

就像那粒不起眼的小花。


那么,

胆怯的勇者呢?

拿剑而不愿放下的,

前赴后继都死在剑下了。


牧羊的时候多么寂寞!


可是,

突然就下起了暴雨。

电闪雷鸣,

天极度的黑,

牧羊人哪里还会有闲工夫长吁短叹。

羊群都极度受惊。

他们咩咩咩......的叫成一团。


如果执杖的手真的垂了下来,

在旷野的黑暗里,

羊可就真的要漂泊了。

但是在那个安排里,

四十年的扶持使执杖的手最终学会了坚强。


来吧,

让我们在爱里沉醉。

至善的规矩被弃了,

专一的爱被分成了无数份,

这是他们疑惑的根源。

大部分人陷入苦恼。

他们咬碎牙齿在深夜里辗转难睡。

因为婚姻之床常常被玷污,

伪爱就泛滥了起来。

正如私欲最初不受约束怀了胎,

生出罪来。

地被一再败坏直到全都败坏。


你知道使那个诗人失望的什么吗?


彼拉多本该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是他因为惧怕错误的力量最终放弃了。


这与读书多少有关系吗?

其实真的没有关系。


因为你把正确的事情向有智慧有知识的人隐藏了起来,

向婴儿却启示出来。


你且听听那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澎湃的歌声,

啊!多么幼稚!

可是很多人却泪流满面沉浸其中。


自我,

这是这个世界要确立的伪荣耀。

这样的僭越只是争议之后允许可以的发生。


一个事实是,

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被肉体的欲望 眼睛的欲望 和炫耀财物的行为一直奴役着。

所以同样叫做忍耐,

一个是不得不忍耐,

一个是怀具确切的希望和信心坚强的去忍耐。


这确实是一段难以应付得非常时期,

嘀嗒嘀嗒的时钟倒数着也正数着。

两条锁链呼啸着来来去去呜呜作响。

一条狰狞恐怖,

可以看见。

一条蜿蜒阴森,

隐藏作恶。

他们要抽碎那朵香香的小花吗?


可是执杖的手已经渐渐坚强,

因为他在何烈山,

就是荆棘丛中亲眼看见了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