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6

清晨,只见雾锁山头,狂风呼啸,风急雨骤,不知疲倦的下个不停。
面对如此瓢泼大雨,今天的采茶计划将无法实施,只好作罢,干脆休整一天,解乏去惫,择日再干,任凭雨水挥洒,也无碍我心。
傍晚时分,骤雨初歇,云开雾散,被雨水浇过的天空,显得特别的深邃透明,湛蓝的晴空,飄着几簇浮云,或卷或疏,在夕阳的映照下,闪耀着骄艳的霞光,异彩斑斓。
雨后的大自然清新怡人,我们走出厂房,在乡间小路上漫步,清风微拂,绕肩而过,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田野到处是一片葱茏的绿色,柔嫩的水稻,散发出阵阵清香。
遥望远处的山峰,在腾起的云雾中涌动。耳闻田间水岸边,清脆悦耳,此起彼伏的一片蛙鸣虫叫,仿佛在欢快的诉说丰收的愿景,雨后田野的寂静美景,令人身心愉悦,心宇骤开。
此时在我们的前方,呈现出荷田一片,举目尽睹,层层叠叠,一望无际,这就是著名的朱熹故里,五夫万亩荷塘。
在 这四月春归日,正是芳菲落尽,绿肥红瘦时,藏在田间的小荷初长成,还显得特别的矮小稚嫩,它们叶色清浅,暗淡轻黄,脉络明晰,或平铺于水面,或伫立于水中,微风漾起的波澜,将贴着水面的稚嫩荷叶,涌成写意的线条,或粗或细,或连或断,斑斑点点,翠色连波。那昂首挺立的荷叶,傲娇的随风摇曳,似乎在告诉人们,它已摆脱了污泥的纠缠与侵扰,展示着洁身自好的清高与坚强。
荷田的水面长满了密集的红色浮萍,有如浓墨重彩,鲜艳夺目,热闹不已,它们簇拥着清绿的荷叶,浅碧深红,灵动美艳,情趣盎然。
这浓艳与清绿,一俗一雅,一静一闹,竟能如此美妙的和谐相衬,在灿烂霞光的照耀下,交相辉映,尽显柔美之姿,构成无比炫烂的荷田画面。成为眼前美的一抹风景。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从古至今,人们对荷花的喜爱向来是有增无减。那一首首闪耀在历史长河中的荷花赞美诗词,就是最好的见证。

十里荷塘,碧水长天,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究竟有那一首是最贴切的呢?我努力的在记忆中思索,

清代石涛的《荷花》跃然而出;

荷叶五寸荷花娇,

贴波不碍画船摇;
相到熏风四五月,

也能遮却美人腰。

这首诗里,有风,有花,有美人,在这令人惊艳的景色里,仿佛荷花仙子蒙胧再现,宛在水中央,竟然分不清是荷花美还是美人娇。

我情不自禁的赶紧掏出手机,拍下几幅霞光异彩的清雅荷叶图,在此展示给大家,以飨各位友人的眼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