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幸福感,估计十个人得有八个人向往宋朝。这个朝代,虽说重文轻武骨头软,打不过人家就赔款。但是不妨碍她腰包丰满,任性花钱。


宋代以前,流通货币都是贵金属。金元宝,雪花银,小额的都是大铜钱,携带起来极其不方便。古语说骑鹤下扬州,腰缠十万贯。看来这老兄腰够粗腿儿够健,不然也驮不动这么多的钱。但是可爱的宋朝兄弟姐妹们智商高,爱钻研。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然后大额的纸币交子开始出现。

文官风光掌舵武将解甲归田,一方面消减了军队的战斗力,一方面割地赔款换来了难得的社会安定与发展。手里有了钱,尽情吃喝玩,家喻户晓的《清明上河图》和《东京梦华录》可见一斑。


先说吃,大宋朝吃货有很多,最杰出的代表就是苏东坡。东坡先生文采一流,可惜仕途一路坎坷。别人为官步步高升,他的一生不是被贬就是行走在被贬的路上。好在仕途落魄并未影响东坡居士的雅兴。他曾经“日啖荔枝三百颗”,一手发明了东坡肘子东坡肉。即便是令人望而却步的河豚,他都敢染指品尝。“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他的吃带动了一大批文化圈里的忠实粉丝。

清明上河图中栉比鳞次的酒楼,生意兴隆的各式小吃,让张择端描绘的活灵活现,各色美食令人垂涎三尺欲罢不能。更为令人惊奇的是清晰细节图显示早在大宋时期就有了沿街送餐的外卖小哥。东京梦华录中提及的琳琅满目各色小吃大概有300种之多,比之大清时期的满汉全席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说喝,大宋的江山社稷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宋太祖一通豪饮喝下来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后,赵匡胤一顿鸿门宴就解除了对自己有威胁的武将兵权,让他们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提前衣锦还乡安度晚年去了。自开国皇帝始,大宋的酒风颇盛,饮酒方式和方法五花八门。有所谓囚饮、巢饮、鳖饮、了饮、鹤饮、鬼饮、牛饮,又有对饮、豪饮、夜饮、晨饮、轰饮、剧饮、痛饮、昼夜酣饮等等名目。 苏轼雅兴一来,就会“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武松豪情萌动,一口气喝下十八碗,然后酒壮英雄胆才有了妇孺皆知的景阳冈打虎这一桥段。


说到玩,宋朝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城会玩儿。最会玩的是高俅,这个曾经在东坡居士手下干了很多年的秘书,耳濡目染没学多少诗词文墨,但是剑走偏锋恋上了大众体育项目足球,这项当时叫做蹴鞠的运动在高俅的脚下焕发了勃勃生机,他的一记绝活儿鸳鸯拐,一下子就俘获了很爱玩的花鸟皇帝宋徽宗。然后平步青云一路高升坐到了太尉的宝座。除了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当今最盛行的运动项目足球,大宋还脑洞大开地发明了另外一种高雅项目高尔夫,不过当时这项运动名字叫做捶丸。“纵令相隔云山路,曲折轻巧入窝圆.”,捶丸的规则跟当今的高尔夫有曲艺同工之妙。

至于乐,大宋从官场到民间娱乐项目简直令人眼花瞭乱。官场的娱乐很开放,有资格有身份可以公开养歌姬,逛青楼。《新刊大宋宣和遗事》描述:“樊楼上有御座,徽宗时与李师师宴饮与此。”上行下效,宋徽宗带头逛青楼,他的小跟班周邦彦据说也是名妓李师师的座上宾,野史上说有一次宋徽宗突然到访,吓得周邦彦情急之下躲在了李师师的暖床底下,偷听到了李师师给宋徽宗剥橙子说情话。因为这个典故才有了这首让宋徽宗恼羞成怒的《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当时的东京繁华异常,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往来驻足。《东京梦华录》中有载:“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耍闹去处,通晓不绝”。

歌舞升平欢快世,吃喝玩乐肆意行。大宋子民知风雅会生活,即便是宋徽宗瘦金体写累了突然想叫份外卖吃个夜宵,想来你也不会感到奇怪吧。

郑重声明:美篇呈现的一系列文字皆为本作者原创首发,零散发表于天涯论坛,今日头条,企鹅号,百度百家和大鱼号等媒体平台。其他媒体或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