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是中国划时代的“五四运动”一百周年。谨编此文,致敬缅怀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当代著名政治活动家、教育家,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江先贤许德珩同志。

为雪心头恨,而今作楚囚。
被拘三十二,无一怕杀头。
痛殴卖国贼,火烧赵家楼。
锄奸不惜死,救国自千秋。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在北洋政府步军统领衙门的一间监房里,被捕的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五四宣言》的起草者许德珩写下了这首诗,表达了他英勇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

  “五四”被捕学生名单,许德珩赫然位列榜首。

五四运动时期的许德珩

  许德珩,字楚僧、楚生,江西省九江市人,1890年10月17日出生于江西省德化县仁贵乡(今九江市濂溪区虞家河乡)沈家冲。其祖辈老家原在九江城东的花果园(今九江市浔阳区花果园路),因其曾叔祖父参加太平天国革命并当了军师,全家受到株连,迁到离城二十多里外的沈家冲隐居下来。其祖父一直不敢进取功名,而以行医为业。清朝末年,追查太平天国官员之事渐渐松驰,其父许鸿胪才得以参加府试,中了秀才,补为廪贡生。1905年,许鸿胪被推荐到浙江绍兴府当文案;1907年因徐锡麟、秋瑾一案受到牵连,罢职之后回到家乡,在九江同文书院(现九江市第二中学)教授国文。
▽今日九江市浔阳区花果园路一瞥

▽九江同文书院(今九江市第二中学)

  许德珩少年时,家中无力请私塾先生教书。他先在乡里的学堂就读,后在其长嫂家的私塾搭学,深得老师刘畅春的赏识。具有民主革命思想的父亲,从绍兴带回了梁启超、邹容、章太炎、秋瑾等人的著作、文章,这些进步书刊,深深地吸引了少年许德珩。

▽许德珩:《忆秋瑾女侠》诗稿

加入同盟会,

二度投笔从戎卫共和

  自1907年起,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在南方连续发动反清起义。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成立了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1906~1907年,许德珩每天步行往返四十里,到九江城内向一位青年教师学习英文和数学。1908年,许德珩考入九江中学堂(前身为濂溪书院,现为九江市一中)。在校期间,因学业成绩优异,不仅免缴学费,还获得奖学金,深得恩师杨秉笙、王恒的器重。经两人介绍,许德珩秘密加入了同盟会,剪去了长辫,立志于社会变革。

▽江西省九江第一中学(原九江中学堂)大门

1912年,许德珩投笔从戎,以许础的別名在九江军政府参谋长李烈钧部秘书处任秘书。此举令家人十分惶恐,一方面担心他的生命安全,另一方面担心家庭再次受到株连。1913年,许德珩在九江街头看到他的中学老师因在军中打错联络旗语而被杀,十分气愤,他退役并返回九江中学堂继续读书。

袁世凯窃取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职位后,加紧复辟帝制。1913年7月12日,时任江西都督李烈钧在九江湖口首举讨袁大旗,“二次革命”爆发。许德珩再次投笔从军,参加李烈钧的讨袁行列。由于起兵仓促,准备不足,加上兵力悬殊,部下反叛,讨袁军湖口起义失利。北洋军阀大肆搜捕革命党人,许德珩无法在九江立足,遂到上海考入吴淞中国公学英文系,继续读书。1915年初,因无力支付中国公学的学费而中途辍学。

▽1912年10月29日,孙中山应李烈钧电请来九江巡视,许德珩以李的秘书身份第一次见到了孙中山。这是九江的国民党员欢迎孙中山先生时合影

北大学子 五四群英

1915年秋,许德珩考入北京大学英文学门,在同乡熊奎如资助下继续读书。1916年3月,时任同文中学教员的许鸿胪病逝;许德珩刚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妻子陈氏也病故了。家中连遭不幸,许德珩被迫休学。1916年秋返京,转读国文学门,重读一年级。但因熊奎如生意失败返乡,失去了资助来源,他求助于蔡元培先生,蔡经考核,介绍他到北大国史编纂处勤工俭学,方得以继续学业。

1916年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后,北大一扫封建学堂之风气,转为研究高尚学问之地,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

蔡元培

北京大学红楼

1918年5月,北洋军阀政府为了防遏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响在中国扩大,与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勾结,秘密签订了中日两国陆、海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出卖了中国领土和军事主权。许德珩等作为北大学生代表,与李达等罢课归国的留日学生代表在北大开会,共商对策。5月21日,他们组织北京各高校学生和天津学生代表共2千多人,到新华门请愿,反对签订“协定”。许德珩等8名学生代表手捧请愿书求见总统冯国璋,冯派其秘书代见并接受请愿书。

▽许德珩等请愿代表在新华门外

  在北京大学,许德珩先后结识了李大钊、毛泽东等人。经李介绍,他参加了少年中国学会。1918年6月30日,少年中国学会筹备会成立。李大钊为临时编辑部主任。魏嗣銮、许德珩等22人为临时编译员。一年半以后,张闻天、毛泽东等也加入了少年中国学会。

▽少年中国学会会员合影

  ▽《少年中国》第一卷第八期关于1919年12月到1920年1月新加入会员的报道,三名新会员为:张闻天、芮学曾、毛泽东。

  1918年11月11日,德国宣布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协约国的胜利而告终。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屈辱的中国,终于站在了战胜国的队伍里。中国政府举行了空前的庆祝仪式。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为,随着德国的战败,被德国强占的胶东半岛马上就要回归祖国了。可在“强权”时代,“公理”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弱国无外交才是赤裸裸的现实。在次年召开的巴黎和会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被拱手转给了日本。

消息传到北京,愤怒的学生们和市民走上街头。对后世中国影响深远的五四运动由此拉开了序幕。

▽图为1918年11月28日,为了庆祝一战胜利,北洋政府在紫禁城太和殿前广场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

  ▽1918年11月13日,北大学生等组织了庆祝一战胜利游行。他们举着“公理战胜”、“世界大同”等标语经过长安街、东单一带,并在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举行演讲会。

四次面见孙中山

  新华门请愿后,成立了学生救国会。1918年暑假,学生救国会派许德珩、易克嶷为代表,南下联络各地学生,发动学生们起来共同救国。他们先后到了天津、济南、武汉、九江、南京、上海等地,各地也相继成立学生救国会,学生救国会几乎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学生组织。1918年8月,许德珩、易克嶷持蔡元培的介绍信,通过吴稚晖在上海拜见了孙中山。孙中山对北京学生的爱国活动十分支持。

此后,许德珩曾先后四次面见孙中山,当面聆听孙先生教诲,从而进一步坚定了他的革命决心。

1918年10日20日,《国民》杂志社举行成立大会,许德珩任大会主席。蔡元培校长出席大会,并在致辞中说:“本志酝酿数月于兹,今日始有此成立会,鄙人与诸君同一愉快。诸君为此,志在拯国家于危亡,深堪嘉尚。”邓中夏、许德珩、周炳琳、张国焘等人当选为杂志社干事。

▽《国民》杂志社成立合影

《五四宣言》的起草者

五四运动的急先锋

  1919年1月1日,许德珩在《国民》杂志第一卷第一期发表题为《吾所望于今后之国民者》的评论。以后用笔名楚僧陆续在该刊发表《国民思想与世界潮流》、《外交与民气》、《人道与和平》、《南北的武人煞是都爱国》、《五四运动与青年的觉悟》等文章。3月23日,与邓中夏等发起成立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积极组织学生开展各种形式的爱国运动。

▽北京大学学生在街头演讲

  据《许德珩生平大事记》记载:

1919年5月2日,许德珩从蔡元培校长处得知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失败的消息,随即约集《国民》社代表开会,讨论办法。决定由《国民》社通告北大全体同学于次日晚七时在北大第三院礼堂举行学生大会,并约请北京十三个中等以上的学校代表参加。

5月3日晚7时,召开北大全体学生大会,各大专院校代表应邀参加。许德珩、丁肇青、谢绍敏、张国焘、夏秀峰、易克嶷及各校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会议推举许德珩起草宣言。大会决议:(一)联合各界一致力争;(二)通电巴黎专使,坚持不在合约上签名;(三)通电全国各省市于5月7日国耻纪念日举行群众游行示威;(四)5月4日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大示威。会后,许德珩连夜奋笔疾书,完成了《北京学生天安门大会宣言》。并把他惟一的一床平日一半铺、一半盖的白床单撕成条,写上了标语。

▽学生们打出的标语:誓死力争,还我青岛

▽北京大学学生高举旗帜向天安门进发

  5月4日下午1时,北京十三所高校的三千余名学生汇集天安门前举行大会。大会宣读了由许德珩起草的《北京学生天安门大会宣言》(即著名的《五四宣言》),揭露、声讨帝国主义国家“背公理而逞强权”的强盗行径,提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取消二十一条”、“拒绝和约签字”等口号,要求惩办亲日派官僚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他们在天安门前升起了中华民国五色旗,散发了由罗家伦起草的《北京学界全体宣言》(即“天安门传单”)。

▽学生们在天安门集会

  ▽学生们在天安门前升起中华民国五色旗

动图

  会后,学生游行队伍在东交民巷公举许德珩、段锡朋、罗家伦、犹福鼎四人为代表,向美国驻华大使馆递交了《陈词》,表明誓死收回山东权益之民意。

▽东交民巷使馆区

  由于在使馆区受阻两小时,愤怒的学生向位于东城区赵家楼胡同的曹汝霖宅进发。部分学生冲进曹宅,遍寻曹汝霖不着,愤激之中,放火焚烧了曹宅,并痛殴了曹宅中一身着西装、面容像日本人的人。事后才知道被殴之人正是向日本政府递交书有“欣然承诺”四字换文的驻日公使章宗祥。北京政府调集军警镇压,当日逮捕许德珩等各校学生三十二人及看热闹的市民一人。

▽军警拘捕北大学生

▽被军警逮捕的学生

5月6日,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成立。日后代表各校出席学联的有:北京大学许德珩、易克嶷、段锡朋、张国焘等,清华大学罗隆基、陆梅僧,法专祁大鹏,俄专瞿秋白,汇文瞿世英,工专夏秀峰,高师熊梦飞,高师附中赵世炎,农专顾文萃,铁路管理学校郑振铎等。

5月7日,蔡元培等七位高校校长联名致函京师警察总监,保释许德珩等32名学生。京师警察厅迫于各方压力,“当即准其交保”。被捕学生返校时,受到各自学校师生的热烈欢迎和慰勉。

▽北京大学欢迎被捕学生获释。后面的旗帜为“国立北京大学”,前面的标语为“欢迎被捕同学(出狱)”。

  ▽北京山东学会欢迎被捕的同学返校(前排右六为许德珩)

  ▽北京高师师生欢迎被捕的同学返校

5月8日,总统徐世昌下令警察厅将释放的学生送交法庭审办。5月9日,北京政府下达“查办北大校长”等三道命令。蔡元培被迫悄悄离京出走,学生极为震动,爱国学生运动掀起了更大的浪潮。

5月14日,许德珩起草《许德珩等三十二名学生呈京师地方检察厅声明》。声明中说“五月四日之事,乃为数千学生万余市民之爱国天良所激发,论原因不得谓之犯罪,则结果安有所谓嫌疑。”

5月18日,北京各校五千余学生举行大会,追悼在五四运动中死去的北大学生郭钦光。许德珩代表北大学生发言:“今日追悼郭君,实无异追悼我们自己。因郭君未了之事业,全凭我们继行其志,做到他现在的地位,才肯罢休。”

5月19日,北京两万多名各专门以上学校学生宣布总罢课。发表宣言并致书总统徐世昌,提出“欧会不得签字”等六项要求。

5月27日,各校学生代表在北大三院开会,决定扩大运动,并委派许德珩、黄日葵等学生代表到天津、济南、武汉、九江、南京、上海串连,扩大声势,呼吁一致行动,争取胜利。当日,许、黄从北大三院跳墙逃过军警的包围,化装出京,南下发动学生。学生运动在南方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5月31日,许德珩在上海学联举办的学、商、工各界万人大会上发表演说。6月5日,在上海商、工、学、报各界联合会议上,许德珩介绍了北京学生的斗争经验和决心,并提出“国民自决”的口号,他指出:“国民自决四字,吾人心目中所恒有,望政府惩卖国贼,恐不可得也。”

6月16日,许德珩作为北京学生代表参加全国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受全国学联委派到江西、湖南等地发动各界支持学生运动。8月,与刘清扬、康白情、张国焘等代表全国学联会唔孙中山先生。

…………

  ▽学生和市民的游行示威在天津、上海、广东等地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5月31日,万余上海学生召开追悼北京大学学生郭钦光大会。

  ▽1919年6月上海工人的罢工队伍和“誓不承认签字”的标语

  ▽全国学联成立时的合影(第二排左三为许德珩)

  ▽上海《申报》关于全国学生联合会成立的报道

无论是在狱中,还是被营救出狱后,许德绗都英勇无畏地坚持开展爱国斗争。本文开头所录的《“五四”狱中述怀》一诗,正是他作为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地位和作用的真实写照,也是五四精神的生动体现。

据许德珩之孙许进回忆:“1957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我们全家人坐在院子里乘凉,祖父回忆起往事。这一次,我的姑父邓稼先忍不住问,您当年在蔡校长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还有两个月就能从北大毕业了,却去参与五四运动,就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吗?祖父脱口而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1919年10月12日,李大钊、陈独秀、蓝公武、徐宝璜等参加北大平民教育讲演团和《国民》杂志社集会,欢送许德珩、陈宝鄂赴法国勤工俭学。

1923年,与周恩来、徐特立、谢乐发等发起成立旅法各团体联合会。

1927年1月回国,任中山大学文学系教授。3月,兼任黄浦军校政治教官,讲授社会主义史。3月30日遭军阀通辑,逃到武汉后在黄浦军校武汉分校和第四中山大学任教。7月,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9月辞职。

  1925年,经蔡元培先生介绍,许德珩结识了同在法国留学的劳君展(劳启荣)。劳君展是毛泽东发起新民学会时的会友,1924年获里昂大学硕士学位,进入巴黎大学跟随世界伟大的科学家居里夫人学习镭学。在蔡先生的撮合下,他们于1925年在巴黎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徐悲鸿、刘半农、严济慈等34人到场祝贺。

  ▽1919年11月16日,毛泽东(第五排左四)、劳君展(第一排右二)等新民学会会员在长沙周南女校合影。

  九一八”事件后,许德珩经常到北京大学和北平师范大学讲演,宣传抗日救亡,痛斥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组织下,北平、上海、南京等地的学潮风起云涌。

1932年12月13日,北平当局逮捕了许德珩和部分师生。蔡元培获知后,与宋庆龄、林语堂等致电蒋介石、宋子文,积极营救。

  ▽1932年12月13日被北平当局逮捕。这是次日《世界日报》的报道

1932年时的许德珩

  为了民主与科学,为了新中国,创建并长期领导中国无产阶级政权的参政党——九三学社

1944年底,在重庆的一部分文教、科学技术界人士经常相聚交谈,讨论民主与抗战问题,主张团结民主、抗战到底,发扬五四运动的反帝反封建精神,为实现民主和科学而奋斗。1945年9月3日,日本与盟国签订了降书。当天,由许德珩等发起的民主科学座谈会在重庆举行庆祝大会。为了纪念民主力量击败法西斯这个节日,将民主科学座谈会更名为九三座谈会。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会见了已相别二十余年的许德珩和劳君展。二人向毛泽东介绍了他们发起九三座谈会的情况,毛泽东鼓励他们把座谈会办成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在保证国内和平团结、实现民主的斗争中,贡献一份力量。

1946年5月4日,九三学社在重庆举行成立大会。许德珩长期担任九三学社主席。几十年和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祖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49年9月23日,在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许德珩作为民主党派之一——九三学社代表在大会上发言

▽《庆祝人民解放军胜利》诗稿

九秩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许德珩一生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三个时代的沧桑巨变,深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他长期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但由于党认为他留在民主党派会对国家和人民更为有利而未能实现。耄耋之年他再度申请,终于在1979年3月24日实现了六十年的宿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4月8日,中共中央统战部正式举行入党仪式。许德珩表示,他能在垂暮之年由一个爱国的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感到无限光荣,他要永远为党工作,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死而后已。

许德珩的入党介绍人,是两位中共元老: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兰夫。

▽许德珩与他的入党介绍人

▽许德珩与毛泽东

▽许德珩与周恩来

▽许德珩与邓小平

▽许德珩与邓颖超

(在许德珩同志寓所)

  ▽1982年与乌兰夫等同志到北京大学出席李大钊同志、蔡元培先生铜像落成仪式

  ▽1987年,97岁的许德珩在病榻上写下“李大钊烈士殉难六十周年”几个大字,怀念李大钊。

  ▽纪念黄埔军校建校60周年部分校友合影。前排左起黄维、郑洞国、徐向前、许德珩、侯镜如、宋时轮,后排左起程元、曹广化、覃异之、王晏清、郭汝槐、阎揆要。

  ▽五四运动六十周年纪念日前接见全国学联负责人

  英才辈出的家庭

  许德珩夫人劳君展(1900—1976),曾用名劳启荣,湖南长沙人。早年参加毛泽东发起组织的新民学会;1919年赴法留学,先后毕业于里昂大学和巴黎大学,曾师从居里夫人研究放射性物理学;教授,国立西南女子师范学院院长;九三学社中央常委。

▽1925年,许德珩与夫人劳君展在法国

  ▽1920年5月8日毛泽东等新民学会会员在上海半淞园聚会,欢送赴日赴法勤工俭学的会员(左起:萧子章、熊光楚、李思安、欧阳泽、陈绍休、陈纯梓、毛泽东、彭璜、刘明俨、魏璧、劳启荣、周敦祥)

国立西南女子师范学院院长劳君展

  1976年1月3日,劳君展先生逝世。此时生命已进入倒计时的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委托工作人员送去了花圈。这是周总理生前最后一次给同志和朋友送悼念花圈。在举行向劳君展遗体告别仪式的当天——1月8日,周恩来于9时27分溘然长逝。

  ▽许德珩、劳君展和子女1932年9月在北平合影

▽70岁时的全家合影

  ▽1970年与夫人劳君展、子许中明、媳齐淑文、女许鹿希、婿邓稼先及孙子女合影

▽1975年与劳君展及家人合影。

  ▽许德珩的女儿、教育家许鹿希和女婿、我国两弹元勋邓稼先

动图

▽邓稼先和许鹿希

▽爱婿逝世,许德珩为之题词

  1990年2月8日,许德珩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国事萦怀心志随

年将九十我知非

满树梨花春欲晚

逐群孤雁向前飞


豪杰捐躯志已酬

史册光辉旧辈流

越过人间六十载

誓将白首再从头

——1979年,作为中共新党员的许德珩,在五四运动六十周年之际自题诗


▽许德珩为母校题写的校名

  ▽许德珩之女许鹿希代表作者题赠九江图书馆的图书

  许德珩是现代中国的一个传奇人物。他的传奇开始于中国历史上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五四运动,正是这场运动催生了中国共产党。而许德珩不仅仅是一个参与者,他还是运动的组织者,是《五四宣言》的起草者,是名副其实的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但他却并不完全满意五四运动的结果;他曾做过国民革命军政治部秘书长、代主任,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先后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却始终不曾改变最爱的教师身份;他亲手创建了九三学社,连任九三学社第一至七届中央主席,却又在89岁高龄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百年风雨兼程,一世纪沧桑巨变。纵观许德珩百年传奇人生,五四运动是他事业的起点,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的五四精神,是他永恒的精神家园。从晚清到民国,从建立新中国到当代的改革开放,无论遭逢际遇如何,无论历史风云如何变幻,他身上的五四风骨始终未变。为了民主与科学,他3次投笔从戎、3次被解聘、2次坐牢,在11所大学教过书,参加的社团或发起成立的社团有14个之多,参加有一定危险的政治活动十多次,出版著作或译作11部。回顾他的经历和人生选择,可以让今天的人们更好地了解先贤们艰辛奋斗的历史,更好地领悟那一代人身上难能可贵的气节和精神。

1975年4月16日,许德珩与劳君展结婚50周年纪念照。这也是二人的最后一张合影。

延伸阅读: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

天安门大会宣言》

(起草者:许德珩)

  呜呼国民!我最亲爱最敬佩有血性之同胞!我等含冤受辱,忍痛被垢于日本人之密约危条,以及朝夕祈祷之山东问题,青岛归还问题,今日已由五国共管,降而为中日直接交涉之提议矣。噩耗传来,天暗无色。夫和议正开,我等所希冀所庆祝者,岂不曰世界中有正义,有人道,有公理,归还青岛,取消中日密约,军事协定,以及其他不平等之条约,公理也。即正义也。背公理而逞强权,将我之土地,由五国共管,倚我于战败国,如德奥之列,非公理,非正义也。今又显然背弃山东问题,由我与日本直接交涉。夫日本虎狼也,既能以一纸空文,窃掠我二十一条之美利,则我与之交涉,简言之,是断送耳,是亡青岛耳。夫山东北扼燕晋,南控鄂宁,当京汉津浦两路之冲,实南北咽喉关键。山东亡,是中国亡矣。我同胞处此大地,有此山河,岂能目睹此强暴之欺凌我,压迫我,奴隶我,牛马我,而不作万死一生之呼救乎?法之于亚鲁撤劳连两州也,曰:“不得之,毋宁死。”意之于亚得利亚海峡之小地也,曰:“不得之,毋宁死,”朝鲜之谋独立也,曰:“不得之,毋宁死。”夫至于国家存亡,土地割裂,问题吃紧之时,而其民犹不能下一大决心,作最后之愤救者,则是二十世纪之贱种。无可语于人类者矣。我同胞有不忍于奴隶牛马之痛苦,亟欲奔救之者乎?则开国民大会,露天演说,通电坚持,为今日之要著。至有甘心卖国,肆意通奸者,则最后之对付,手枪炸弹是赖矣。危机一发,幸共图之!

  ▽许德珩百岁时书写的“五四万岁”横幅,这是他一生写的最后一张字。

  编后记:2019年4月23日,中国海军青岛亮剑。一百年前,正是因青岛等地的主权问题引发了中国划时代的五四运动。笔者怀着崇敬的心情,在世界读书日(4月23日)前后数天到九江图书馆查阅史料,并到许德珩原籍求学等处拍些照片,编成此文,向许德珩等革命先辈致致!为大国之崛起而自豪!

鸣谢 图文素材主要源自《许德珩回忆录》和《百年风云许德珩》(许进主编,北京出版社2003年6月第1版),少数历史图片资料源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谨向原作者和原发布者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