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翁先生的國畫以黑白爲主調,又稱爲水墨畫,經常調侃自己為“黑畫家”。先生超脱現實生活中的視野,探索心靈與自然物象的體現和重塑。

承前人,結合自己時空的體驗與法理之中,而超乎“象外”。心中所思,神游象外。

大寫意看似簡單,幾筆而就。而要畫出神韻,實爲難。

逸翁先生的造型與筆墨是在追求更高藝術層面上的深度集合,“虚實相生,空白處皆成妙境”。這些似石似樹似水似雲,非石非樹非水非雲,亦石亦树亦水亦雲之處墨沈水漬意態萬千,具有無窮魅力,今人入迷陶醉。

看似一筆定乾坤,而要彰显出精神層面的內涵就難啊!物象點景,光影應用和微觀體現,這都需要畫家在日常生活中細微觀察。

一筆水墨動感的偶得,往往都能超乎人的意料之外,最朴實的却是最難做到的。

先生尝試山水画佐以書法,融入書法,從欣赏視覚去看,真有與眾不同,高人一筹。畫面鬱鬱葱葱,動感豐富而不失空靈,遠看有山有水有人有物,近看什么都没有,祗見筆墨渾圆,華滋苍潤,如龍似蛇,色調妍而不媚。

先生書法研習晋唐諸家,在美學和平面構成學的框架内注重章法上的虚實、繁簡、疏密,用筆如作篆籀,遒勁有力,行筆嚴謹,纵横有度,處處透出清逸淡雅。

以書入畫,旋藝術演藝自己的修爲,故書法簡約靈動,古朴自然之美溢於畫紙,看似拙,實爲巧。充分显示出弄拙成巧、藏巧於拙的筆外之功。

先生的畫,初看虽然難懂,反復觀摩却能恍然悟之,讓人心旷神怡,似清风拂面。

揮筆墨潑洒葷破

品意境含蓄空靈

——多謝瑞明兄美文

———誠谢装裱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