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经常从广播里听到这句话,却从未仔细体会过其中的美好。
      当告别冬日的慵懒,迎来春天的暖阳,第一个报春的是小小的腊梅,在清冷的初春,努力绽放在褐色的枝头。腊梅分两种:一种是素心腊梅,花心是黄色的,花瓣大而圆;另一种则是狗心腊梅,花心是红色的,花瓣狭而尖。

      纯净的天空在这初春显得有一丝冰冷,当万物还未复苏,百花还没有被唤醒时,玉兰就已经开始安静的绽放,洁白的花萼在那秃枝上犹如圣洁的精灵,亭亭玉立、从容淡定。喜欢玉兰,喜欢她的纯粹、她的恬静、她的优雅、她的高洁。没有枝繁叶茂,没有绿肥红瘦,玉兰的每一片花瓣上仿佛都凝结着一层淡淡的雅致,一份寂静的心事,还有一丝忽远忽近的清香,如此天生高贵,超然脱俗。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桃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桠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红楼梦》访妙玉乞红梅

      

      从古至今人们之所以颂扬梅花是源于她的风骨,在残雪消融的北国,瑟瑟寒意的初春,它顽强地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有的白里透红,有的洁白典雅,有的粉色如霞……千姿百态,灿烂芬芳。“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她不仅点缀了色彩单调的残冬,还散发着阵阵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宫粉梅,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或深粉,或浅粉,或复瓣,或重瓣,将鹅黄色的花蕊环抱其中,在枝头盛开。

      榆叶梅,又名小桃红,因其叶子状如榆树叶、花朵极似梅花而得名。当万物复苏,小孩子唱着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大人们开始出门踏青时,她以最热烈的方式渲染着春天,一株株,一丛丛,迎风摇曳;一串串、一簇簇,竞相开放,将嫣红、粉红、粉白、桃红挂满枝头,像燃烧的火焰,似灿烂的云霞,花团锦簇,热闹非凡,带给人们难以抗拒的明媚与温暖。

      阳春三月,不知不觉中紫叶李也开花了,淡淡的,粉中透白,在紫红色的枝干上点点飞扬,那娇小的身姿出尘脱俗,纯真无邪。走到近旁竟有一股清甜的幽香,沁人心脾。 

 

      记忆中杏花、春雨、江南、天青色总是连在一起,细雨霏霏中,微风拂过,花瓣洋洋洒洒,伤感、唯美。每年春天,杏花初绽,洁白的花瓣,似雪;粉红的花蕊,似一颗颗红宝石;远远地望去,那一树的雪白,渲染着春天的活力。

东风袅袅泛崇光,

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

------《海棠》苏轼

      

      海棠,属蔷薇科,既有草本也有木本,分为西府海棠、贴梗海棠、垂丝海棠、木瓜海棠、四季海棠等多种。花姿潇洒,花开似锦,自古以来是雅俗共赏的名花,素有“花中神仙”、“花贵妃”、“花尊贵”之称,花语为游子思乡、离愁别绪。

      春意盎然,春色满园,即使不为谁流连,不为谁驻足,怎能不看她。她倾国倾城,她异常美丽,开放与春夏之间,凋零与七日之后。那雪白的花瓣上略带丝丝粉红,金灿灿的花蕊像金丝般簇拥在一起,朵朵娇嫩无比。微风吹过,片片花瓣轻盈飘落,细细碎碎,仿佛花仙子的脚步声。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没有哪种花像她那样,樱花七日,美的如此透彻,如此张扬,如此浪漫。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树树梨花,霏霏如雪,花团锦簇,素洁淡雅。淡绿或淡粉的花蕊,浅睡在白玉般的花瓣里,似出水莲花,清纯而美丽。

      远看梨花,如漫天大雪落满绿树,那些白色的小花,朦朦胧胧;近看梨花,花瓣抱着花蕊,你拥我挤,热热闹闹,那些绿色的叶子,青翠欲滴。

      在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梨花迎着轻风,张开了笑容。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她吧,红的像火,粉的似霞,白的如玉……时而仰脸微笑,时而低眉含羞,时而招风引蝶。当一束光打来,那些粉红的、粉白的、深红的、浅紫的迎着光,张开笑脸,吮吸温暖,在青翠欲滴的嫩叶映衬下,用所有的鲜艳娇美、晶莹透亮回报春天。

  春暖花开,郁金香、牡丹,芍药、丁香,稠李,雏菊...... 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花儿,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画出最美人间二三四月天。

稠李

雏菊花语:愉快、幸福、纯洁、天真、和平、希望、美人。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文字编辑:EMMA

图片:EMMA

音乐:《春暖花开》那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