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配文/制作:朱江

部分图片由怡然、钱珍珍、邵官祥、罗国强等老同学手机拍摄,朱江稍作后期。

  曾几何时,我们还只是一群贪图玩耍的稚童;曾几何时,我们也只是一群纵论天下的书生。相识、相交、相互前行数十载:从童年到少年,从壮年到老年,五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在恍惚间便飘然而逝了。现如今,你看着我,我望着你,都巳两鬓斑白,成了爷爷奶奶级的人物。

随着年岁的变大,过往的烟云时常浮现,回忆过去的氛围也渐渐浓厚起来,因此便有了今天你作东,明日他宴请的聚会。但想远离本土,或者仅在周边城市转个三、二日的愿望,经常只能成为念想。

好不容易把决心下定,成行的日子也因为你家他家、东家西家的有拖累而耽搁下来。一直拖到油菜花结仔,黄花菜变凉。

不过,踏青赏景只是出行的由头。当大家克服了各自的困难,自驾而行至大自然的怀抱中时,即便是有草无花,心情依然是爽爽朗朗!

孙辈宝儿,有幸见证了爷爷奶奶们流露出的、曾经的芳华!

  2019年4月18日上午8点半从卡子门自驾出行,中午11点便到达青龙湾生态旅游区的港口湾水库。

按照时下流行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说法,目的地一到,大家伙都开始忙碌起来。

  闺蜜的情意在微笑和对视中流露。

  男闺也是闺!

  典雅端庄、美丽大方的她、以及她们。

  我也是小小男子汉!

  皖南川藏线东起宁国市的青龙乡,西至泾县的蔡村镇,其中最神秘最精华的路段约120公里。自驾于江南这条最令人神往的线路,绝对是感触深深!

  午饭后游至的太极湖村,位于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东北约17公里处,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传承区。这座拥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依山而筑,逶迤伸展,宛如一幅立体的山水画卷。

  墈头村,位于安徽省绩溪县家朋乡,其水街上的小桥流水,呈现出一派古朴典雅的山村风貌。

  第二天一清早,宝儿便随着爷爷奶奶们去往龙川景区。

  绩溪龙川景区是胡氏宗祠的所在地!是一座胡姓聚族而局的古村落,至今巳有1600多年的历史,计世48世。整个村落呈船形,周围山青水秀,人文荟萃,并有大量徽文化遗存。

此为建于明嘉靖四十一年的龙川著名的老牌坊——奕世尚书坊。

  龙川景区里的康惠桥,是为纪念明代户部尚书胡富而建,并以他的谥号“康惠”而命名的。

  大美女们将龙川景区的秀丽风光,映衬得更加华美!

  

  有模有样地给爷爷奶奶们展示一下。

  龙川上官桥应该是座木板双桥,始建于明代,一高一矮,并排横卧在龙川下水口的登源河上。现在拍到的这座木桥,巳不知是曾经的一高还是一矮?或者全都不是?

  现标为龙川上官桥的这座拱桥,于2013年9月20日竣工,且巳成为龙川景区的著名摄影点。

  幸福的一大家子!曾经的同学,永远的兄妹,俩对伴侣!祝福他们!

  祝福上面俩对的同时,可别忘了祝福下面俩对哦!

  这个不便祝福,人家老公还在边上呢!

  中国大妈的标配不是很美的吗?尽情地跳起来吧!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吮着清香,听鸟歌唱。

  在尚村的村庄里转悠时,被安徽电视台记者逮着作了一次短暂采访。

  尚村的田原风光,真的好像一幅画!

  玩累了,歇歇脚,喘囗气也要去攀爬观景台。欲穷千里目嘛!

  更上一层楼的感觉,确实不一般!

  行程的最后一站,便是走出过无数徽商,被誉为中国第一古道的徽杭古道。

徽杭古道是一条自然风光最壮观、文化色彩最神秘的走廊。古道全长约20公里,徒步需用时6小时以上。

  由于带着宝儿,更由于时间的不允许,我们无法用完整的一天去穿越古道,只是在她的身边,轻轻地触摸了一下历史遗留的斑驳印迹。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