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3

  

第36回,某一天午后的宝钗和黛玉,似乎都中了邪。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她们,那么,宝钗就是“鬼使神差”,她鬼使神差地闯进了宝玉的卧房,又鬼使神差地坐在床边绣起了给宝玉穿的红兜肚;而黛玉则是 “莫名其妙”。如果换了平日里,谁都不会说黛玉“莫名其妙”,但这次她的表现确实完全不同于平常。

其一,莫名其妙的“洗澡”。


这个午后,大家都睡意朦胧,整个大观园里都“鸦雀无闻”,宝玉的丫头们也都是在“外间床上横三竖四”地睡着午觉,甚至“一并连两只仙鹤在芭蕉下都睡着了”,只有宝钗一个人显得很兴奋,很想找个人聊聊。她首先找到的是黛玉,竟然异想天开地邀请黛玉一起去藕香榭。不知是因为对惜春没什么兴趣,还是因为不愿与宝钗同行,或者是真的因为天气太热了,反正黛玉没有答应宝钗的邀请,而黛玉给出的理由竟然是“立刻要洗澡”。这个理由未免有点牵强,要知道,宝钗可比你丰满多了,怕热多了,动不动就会“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这时候连她都不觉得热,你这个“冷美人”洗什么澡呢?

其二,莫名其妙的“道喜”。


实际上,黛玉也没有洗澡。她与宝钗分开后,遇到了湘云。然后,湘云同她说袭人有好事情,约她一起去“与袭人道喜”,黛玉也竟然没有拒绝,而是跟着来了。按黛玉的聪敏,她应该清楚,既然已经拒绝了宝钗,那就也不能再答应湘云了,否则让宝钗知道了,你竟然如此厚此薄彼,那还了得?我叫你一起去藕香榭,你说有事;而别人让你去“道喜”,你却屁颠屁颠地去了。何况黛玉并不是个喜欢管闲事、讨乖巧、会做人的主儿,这次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要在第一时间去告诉袭人“喜讯”呢?唯一的解释可能是,她给袭人“道喜”是假,而想去探望宝玉才是真。

其三,莫名其妙的“表现”。


到了怡红院,“喜”没道成,却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景象:院子里、屋子里都“静悄悄”的;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床边只坐着宝钗一个人,给宝玉绣着鸳鸯图案的“红兜肚”。见到这样的空气中都荡漾着亲昵气息的场景,黛玉不但没有多心、没有心生醋意,反而觉得很有趣。你看她的表现:“连忙把身子一藏,手握着嘴不敢笑出来,招手儿叫湘云。”“藏身”、“握嘴”、“招手”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这种豁达大度、豪放大气,岂是她平时的态度?她后来之所以“冷笑了两声”,并不是因为见到了宝钗那个样子,而是因为湘云竟然不卖她的账。当湘云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不但没有去“取笑”宝钗,反而拉着黛玉走开,到外面的池子边找袭人去了。

(注:图片、音乐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