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 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一直是我想去的目的地,这个汇聚了东西方文明的古老国度,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不过一直都被长辈和家里领导以不安全为理由多次阻止。今春终于下定决心:以色列都去了,土耳其为什么不敢去?


土耳其橫跨欧亚两洲,国土大部分位于西亚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也被称为小亚细亚半岛,加上欧洲巴尔干半岛的东色雷斯地区。它拥有从黑海到地中海唯一航道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土耳其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它的疆域曾经是东罗马帝国的中心,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曾经是帝国的首都,以君士坦丁大帝的名义成为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成就了土耳其拜占庭文化的繁荣时期,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Ayasofya)便是这一时期的建筑代表作。1453年,由突厥人(Turk)部落形成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逐步兴起扩张,其苏丹穆罕默德二世(II. Mehmet)攻占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最后灭亡。奥斯曼帝国称霸欧亚大片地区达几百年之久,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被现在的土耳其共和国取代。但现在的领土疆域,无法和奥斯曼帝国全盛时代相比。


由于土耳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条件,使得东西方文明在此交汇融合,古希腊、古罗马、拜占庭的西方文明,奥斯曼的伊斯兰文明,都在这片土地上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展现出独特的风彩。


从多伦多一夜的红眼飞机,加上在米兰转机的5个小时,最后终于在晚上10点到达了伊斯坦布尔。


3月23日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最初的名称是“拜占庭”,330年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将其定为新东部首都,此地也开始被称作“君士坦丁堡”,后来罗马帝国分裂,这里便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唯一首都,所以史学家也把东罗马帝国称为拜占庭帝国。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人对这座城市的称呼,当然也是现在的官方名称,它是世界上唯一跨欧亚两大洲的城市。


在去过土耳其的摄友的帮助下,我找了家可以在屋顶露台上看到伊斯坦布尔重要地标的旅馆,而且还可以拍到日出。


早晨第一件事就是上旅馆的露天阳台,拍摄索菲亚清真寺和蓝色清真寺。当一轮朝阳,从圣索菲亚大教堂后的博斯普鲁斯海峡上冉冉升起,我的梦想之旅开启了。

土耳其的旅馆和民宿一般都有早餐,丰盛程度不一,但总的来讲比北美旅馆的早餐要品种齐全。


旅馆位于老城的中心,上午最先去参观圣索菲亚大教堂 (Ayasofya,Hagia Sophia)。它最早为拜占庭教堂,意思是“上帝圣智教堂”。建成于公元537年,也曾被用作希腊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堂,在奥斯曼时期被改为清真寺,教堂精美的基督教马赛克图被石膏及伊斯兰风格壁画遮盖,并加建了宣礼塔。直到1935年土耳其共和国父凯末尔出于世俗化的目的,下令将清真寺改为博物馆,精美的马赛克人物图才得以重见天日。这座教堂是拜占庭文化的典范,我们在领略拜占庭艺术之美时,也要感谢到当年奥斯曼人没有斩尽杀绝的虚无主义。当然他们自己也以正统拜占庭帝国的继承者自居,不过这并没有得到基督教世界的认可。


我们买了伊斯坦布尔的博物馆卡,后来发现应该买全国卡更划算。本国公民70里拉可以买一年的门票,游客买两周的全国卡则要315里拉。而且,随着里拉的贬值,价格涨得很快。


教堂里面有巨大的圆框雕饰,是被加挂在罗马式的拱门上,刻有阿拉、先知穆罕默德、四大哈里发及穆罕默德两位孙儿的名字。

拜占庭马赛克壁画依然清晰。君士坦丁大帝是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313年,他颁布《米兰诏书》,承认在帝国辖境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使得基督教从此成为了欧洲的主流宗教。

圣索菲亚教堂周围有些附属建筑,里面都是苏丹家族成员的陵墓,他们的棺木都不入土,用绿色的毯子覆盖,上面放一个白色的头冠。

21岁的穆罕默德二世在攻占拜占庭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为自己建造一个栖身之所,一座显示他权威的王宫。他选择了伊斯坦布尔地势最为险要的地方,花了18年的时间建造了一座“苏丹的城堡”,又名托普卡比宫(Topkapı Sarayi),意思是“大炮之门”。它三面环海,巍然立于易守难攻的险峻岬角上,雄视欧亚两洲,大有君临天下之势。它曾长期作为奥斯曼历代苏丹与皇室的居住地,也是奥斯曼的中央政府和行政中心所在。


不过,和后来参观的新宫相比,这座老皇宫显得寒酸破败,后宫尤其阴冷昏暗。

后宫

后宫

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即著名的蓝色清真寺 (Sultanahmet)也是一个重要地标,进里面参观要脱鞋,女士要围头巾。但土耳其要比摩洛哥开放,摩洛哥绝大多数清真寺都不允许非教徒进入。蓝色清真寺最著名的是它的蓝色穹顶,可惜正在大规模整修,我们只能看到边上的部分。

蓝色清真寺庭院

拜占庭帝国零公里标志,到各地的距离都是以此处为基点的。

下午参观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 (İstanbul Arkeoloji Müzesi),里面的石棺很多,但镇馆的亚历山大大帝的石棺关闭整修,无缘一见。

精美的伊斯兰装饰

晚餐吃当地特色的陶罐羊肉,侍者把带火的陶罐拿过来,慢慢敲掉底部,倒出香喷喷的肉,风味独特而有趣。


黄昏在老城拍夜景,白天的人潮离去,广场空旷而宁静。


3月24日 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地下水宫殿(Basilica Cistern),始建于拜占庭时期,主要是为皇宫和周边建筑蓄水。整座水宫共使用了336根圆柱,并饰有精美的雕刻,一些柱子的底部还倒置了蛇妖美杜沙的雕像,她与水中翻涌的黑色鲤鱼,为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水宫,增添了几许神秘气息,也因此成为成龙电影《特务迷城》(The Accidental Spy)的取景地之一。倒置美杜沙头像,是因为传说如果谁正面凝视她,就会瞬间石化。

光线很暗,我把相机放在地上,人趴在地上拍的。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Türk ve Islam Eserleri Müzesi),里面有一些先知穆罕默德的圣物。

下午参观位于金角湾的奥斯曼苏丹的新皇宫——多尔玛巴赫切宫 (Dolmabahçe Sarayı),绵延海峡欧洲岸600多米。1856到1922年,曾作为奥斯曼皇家的主要宫殿,前后共有6任苏丹在这里生活,包括被驱逐出国的末代苏丹,因此被称作新皇宫,苏丹的后裔在五十年后才被允许恢复土耳其公民的身份。宫殿内部用大量水晶灯、象牙、黄金以及从欧洲购买的钟表装饰,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4500公斤重的水晶吊灯。整座宫殿富丽堂皇,融合了土耳其和欧式建筑的风格。国父凯末尔也曾在夏天将此宫殿作为总统府,并卒于此。

然后坐缆车上到Taksim Square, 这里是18-19世纪城市的中心,现在仍然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然后沿着独立大街 (İstiklal Caddesi)感受什么是人山人海。老电车叮叮当当地驶来,劈开人潮,还有人挂在车的外面。

半路上找到佩拉宫酒店 (Pera Palas Oteli),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地方,土耳其国父凯末 尔、英王爱德华八世(Edward VIII)、海明威(Hemingway)、嘉宝(Greta Garbo)、玛塔·哈莉(Mata Hari)等无数名人都曾经在此入住,佩拉宫酒店已成为土耳其鎏金时代的最好见证。这栋1892年开业、号称全土耳其最古老的欧式酒店,是土耳其第一栋拥有电梯的建筑物,也是第一个供电、热水的地方。


为了纪念阿加莎,她当年居住的411房间基本保持原貌,桌上依然按 照当年的样子摆着她创作《东方快车谋杀案》时使用的打字机,书架上整齐陈列着她一生创作并被译成多种语言的著作。

加拉太塔 (Galata Kulesi)是一座古老的圆形石塔,1348年矗立在金角湾以北。作为这一区域最高的建筑,登塔可以观赏伊斯坦布尔的市容全景。

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排屋宿舍

土耳其是喵星人和汪星人的天堂,它们流连忘返在大街小巷和名胜古迹,狗狗就在热闹的街头闷头大睡。我们看到猫咪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里面的泛光灯前取暖。

狗狗就在热闹的街头闷头大睡

加拉太大桥(Galata)是一座横跨金角湾的大桥,桥上有很多钓鱼的人和商铺,看他们钓上来的都是很小的鱼,我想他们更多的是在享受钓鱼的乐趣,享受阳光和海景。


过了大桥,我们品尝了伊斯坦布尔最有名的烤鱼面包或者叫烤鱼三明治。岸边有一排船,海浪拍打船舷,船上的烤鱼师傅们随着海浪摇摆,向吃客们递出一份份香喷喷的烤鱼面包。岸边坐满了吃鱼的当地人,喝着一种酸菜泡的饮料。

不远处就是香料市场。奥斯曼帝国时代,这里是埃及商人聚集的地方,他们会兜售来自周边地区的各式商品,以香料为主。里面的香料琳琅满目,有磨成粉状的,也有干货。香料是土耳其家庭厨房必备的东西,人们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购,这里应有尽有,据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


3月25日 伊斯坦布尔


上午去参观了柯拉基督教堂 (Chora Musesi),是伊斯坦布尔仅次于圣索菲亚的拜占庭遗迹。在奥斯曼帝国时代,这里和其他基督教堂一样,被改做清真寺,但同时苏丹下令保护教堂墙上13至14世纪的马赛克镶嵌画作,只是被涂上灰泥,并没有被挖除破坏。 教堂并不大,一进门的墙面及小圆拱上,就是叙述基督及圣母一生的壁画。每一幅虽都略显残破,但表情栩栩如生,色泽依然鲜艳,即使历经数百年的泥封,仍然具有高度的艺术性。想象一下,如果没有被灰泥涂抹几百年,这些精美的马赛克壁画还能有今天的样子吗?

伊斯坦布尔大学

古罗马水道

教堂所在的区域好像是比较保守的地方,街道上很多包得严严实实的妇女。

街拍也是旅行中的一种乐趣,土耳其人比较开放,不像摩洛哥人那么讨厌抗拒拍照的游客。

土耳其烤肉

伊斯坦布尔大巴扎集市(Kapalı Çarşı)最初由两座15世纪的建筑组成,也就是现在大巴扎的核心区,覆盖着圆形的屋顶。在后来的几个世纪里,周围的街道也发展起来了,并且也被盖上了屋顶,然后又加建了新的建筑,天长日久形成了一个贸易中心。


在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古老市场的历史氛围,很多在这里的商人都是世代相传,成为从事这种生意的专家,人气也很旺,到处熙熙攘攘。

下午去看了马赛克博物馆,里面的展品有些残破,远不如在西西里看到的漂亮,不过这也是经过考古学家的艰苦努力,一点点地拼出来的。

在旧城区里闲逛了一阵,还能看到一些旧式的木质结构的房屋,据说奥斯曼帝国时代,王公贵族在沿海一带建造了许多漂亮的木质骊宫,供妃子们居住,不过后来大部分都被毁于大火,现在留下的大概是幸存的建筑。


中午吃了当地特色的牛肉,结果有点“墩”了,晚上只想吃碗汤面,自己出去找了一家中餐馆,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这家中餐馆,服务生都是当地人,但主要接待的都是中国游客,所以中文还挺溜。

在伊斯坦布尔的最后一个早晨

3月26日


今天准备前往卡帕多西亚。


早晨,领导突然接到家里的噩耗,不得不中断旅行,马上买票直接返回上海。我们在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Sultanahmet轻轨街车站分手,分别登上不同方向的街车,前往不同的机场,飞往不同的目的地。生离死别,会猝不及防地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