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的说法最早来自于国画,画如果过满过实,在构图上就失去了灵动与飘逸,显得死气沉沉。这时候就如果留下适当的空白,便有了无尽的绮思遐想。


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
就好像南宋马远的那副《寒江独钓图》,画中只有一人一舟,却让人有烟波浩渺之感。 这不就是所谓的“此处无物胜有物”吗?书法中也常常讲究留白,在虚实之间穿插,不能满,满了则乱。也不可太小,否则太过于空旷,留白是一种格局与智慧,其中尽显美得韵味。
又像古人的作诗之法,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我们生活的很多方面都需要留白。留白是一种处事的智慧,是一种淡定的对待生活的态度,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古人说,凡事留不尽之意则机圆,凡物留不尽之意则用裕,凡情留不尽之意则味深,凡言留不尽之意则致远,凡兴留不尽之意则趣多,凡才留不尽之意则神满。
  

  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人生的任务一个接一个,好像永远停不了。重重压力与责任之下的我们总在忙于奔跑。疲惫的心灵需要一段留白,给心灵放假,保持一颗清净之心,与纷扰红尘里淡定的做你自己。才能游刃有余、退去浮躁,这也正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的道理。

  人与人的相处也需要留白,无论是友情、亲情还是爱情。每个人都可以并且应该拥有自己的秘密。再亲密的关系,也必须给别人留下空间,不要试图走入对方的太过私密的领地。适当的留白,是对彼此的信任,拥有留白的关系才会轻松和惬意。

  留白亦如同一点欠缺与遗憾,生活中的不足,白玉中的瑕疵,就好像过于完美的形象或情感都存在于书中画里——正因其难得,所以愈加美好。
林语堂曾说“看到秋天的云彩,原来生命别太拥挤,得空点。” 川端康成曾经叹息:“这世界太拥塞了。”

  人生应该如这样一副卷轴,应当有浓墨重彩,却也应当有所留白——既有一步步的坚定,又有些许回味与遐想。这样大概才是圆满。

品墨轩/
一朝阴雨一朝风,风雨坎坷渡人生。
从来明日多变数,未知平坦还是坑?
叹岁月,急匆匆,十年河西十年东。
富贵虚名总易散,浮华终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