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尚松尧

撰文:尚松尧

转载:老 兵

《七彩滇东南》



作者照片



《七彩滇东南》


我曾多次去过云南,领略过大理的苍山洱海、丽江的玉龙雪山、版纳的热带雨林、石林的岩溶奇观。但这次随超越摄影俱乐部去滇东南,从镜头中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云南之美。


二、三月之交的北方,虽然已渐渐步入春天,但依然是寒意未退,满眼萧瑟。而此时的云南已经是花团锦簇,春意盎然。走出机舱,刚刚步入廊桥,便有了丝丝暖意。当走出候机楼,一踏上春城的大地,已是挡不住的春意,甚至有了初夏的气息。

按照行程,在昆明小住一夜,第二天一早便赶往此行第一站——元阳哈尼梯田。途中路经建水古城,虽然没在此停留,只是隔窗相望,浮光掠影,但这座始于唐代,扩建于明代,被人成为“古建筑博物馆”的古城,其依稀可见的元、明、清古建筑,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倒是位于城西2、3公里,坐落在泸江与塌冲河上,因两河蜿蜒如龙,故而得名双龙桥,俗称“十七孔桥”的地方,更多地吸引了一行人的目光。

特别是桥上有楼,楼中有楼,如古诗所云“阁上有阁屋上屋,冠上有冠顶上顶,层层叠叠叠层层,叠叠层层层层叠”的建筑特征,使得我们在此逗留一阵,拍了一些照片。

离开建水,一路南行,翻过哀牢山,就到了元阳哈尼梯田。哀牢山峰高谷深,沟壑纵横,世世代代居住着勤劳质朴的哈尼族人。

具有1400年历史的哈尼梯田,坐落在哀牢山南面,是哈尼人智慧勤劳的杰作,也是千百年来哈尼人民生息繁衍的美丽家园。

哈尼梯田四季皆有其美,夏季插秧后的梯田一片青葱稻浪,到了十月水稻成熟后,漫山遍野又变得金黄。

而此时的哈尼梯田,正是插秧前灌满水后最美的时节。梯田如镜,层层叠叠,加上冬春之际的山谷烟雨迷蒙,延绵起伏的梯田在走动的云雾中若隐若现,更加显得飘渺静谧,如梦如幻。

在元阳哈尼梯田短短的一天中,我们奔波在日出、日落之时。多依树梯田是观看日出、云雾的绝佳之地。顺坡而下的梯田几千层铺下去,高低错落,巍蔚壮观。

清晨,当羞涩的太阳慢慢升起时,缕缕晨光穿透云层,懒洋洋地洒在寂静暗淡的梯田上,波光粼粼的梯田顿时变得五彩斑斓。

缭绕的云雾变化极快,时而淹没梯田、山庄、森林,时而消散得无影无踪。梯田、山庄、森林、云雾,活脱脱一副淋漓酣畅的水墨画。爱春梯田与多依树梯田不同,它的地势略显平展。

当晨光散去,太阳已爬上山时,清澈的水便成了一面镜子,映衬了天的蓝色,就像梯田披上了一件蓝色的布衫,水天一色,十分好看。

偶有游人走进田埂,其艳丽的服饰,就像镶嵌在蓝色布衫上的纽绊,为一抹蓝色平添了几分异彩。观赏拍摄日落最好的地方是老虎嘴和坝达。只可惜去往老虎嘴的路因被洪水冲垮无法前往,为此行留下了些许遗憾。坝达梯田从海拔800米的麻栗寨河起,拾级而上,宛如天梯,一直延伸到2000多米的高山之巅。

日落时分,逆光下的层层梯田,金光灿灿,银光闪闪,大者如曲池,小者似碎镜。间或有男人牵牛犁耕,一牛在田,几乎无可转身的余地;间或有女人头勒背篓自田埂上走过,远远望去,犹如在镜子阶梯上行走。

在元阳集市是观察少数民族风土人情的一个窗口。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已很难看到成群结队穿戴民族服装的情景。而在元阳的集市上,或是穿着青蓝色衣衫的哈尼族、或是服饰艳丽的彝族妇女,她们背着竹制的箩筐,有的拖儿带女,有的三三两两结伴而行。

他们暂时忘记了田间劳作的辛苦,在集市的大街上,停停走走,走走停停,挑选日常生活用品,享受着短暂的休闲。不少外地游客,也来这里闲逛,领略少数民族风情。使原本喧嚣的集市,变的更加热闹。

罗平位于滇、黔、桂三省交界,素有“鸡鸣三省”之称,是我们此行的第二站。要说元阳哈尼梯田是一幅山水泼墨画卷,而罗平油菜花则是浓淡相宜的水彩画作。金鸡峰丛是罗平峰林和油菜花的核心景区。登高远眺,金鸡峰丛尽收眼底,喀斯特地貌雕琢出的“馒头山”,一个个形态各异,点缀在花的海洋之中。

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黄绿相间,好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鲜艳的毯子。日出日落时的金鸡峰丛,晨光暮色,从一座座山峰间穿过,透过忽隐忽现的云雾,洒在铺天盖地的花海上,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自然画卷。在罗平欣赏油菜花,除了金鸡峰丛便是螺丝田。

如果说金鸡峰丛是幅大写意的水彩画,而螺丝田则是坐落在沟沟坎坎、高低错落的小景致。由串珠岩溶漏斗地质地貌形成的螺丝田,有的如弓形,有的如半月,最为典型的是形如螺丝。圈状的梯田,远远看上去像是螺丝上的旋纹,当层层叠叠的圆周形梯田开满油菜花时,像一条条金黄色的缎带,盘绕在褐色的田埂中,形成了奇特的美景。

罗平的另一个景观,是九龙河独特的地质构造和水流的千年侵蚀形成的九龙瀑布群,素有“九龙十瀑,南国一绝”的美誉。九龙瀑布群虽然没有黄果树瀑布雄奇壮观,但大大小小10个瀑布,或细柔如丝,仿佛一根根丝线在随风飘舞,或水花翻滚,仿佛天河泻落。瀑布周围群山环抱,满山腰盛开的油菜花,水、花相映,呈现出一派田园风光,显得格外秀美。

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是东川红土地。历史上的云南一直被誉为红土高原,是因其境内广泛分布着红土而得名。而在红土高原中,土壤颜色最红、面积最大,当属东川,被专家认为是仅次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红土地。

本来偏远、贫瘠的东川红土地,并不为人所知。但何以成为摄影人的天堂?据说,归功于昆明的一位摄影家。当他乘飞机经过东川上空,看见下面有一片壮观而绚丽的红土地,于是他多次奔赴东川。他拍的照片一经刊登,东川便成了一片对摄影爱好者充满诱惑的土地。

初识东川,不由地为不可多得的自然奇观感叹。放眼望去,山川、原野呈现出一片炫目的色彩,暗红、紫红、砖红的土地,还有绿绿的青稞或小麦,起伏连绵,在蓝天白云和变幻莫测的阳光映衬下,忽明忽暗,绚丽斑斓,构成了红土地独有的奇观,难怪被人们称为“上帝打翻的调色板”和“五彩斑斓的抽象画”。

而这些描述都不足以形容它带给世人的惊艳和震撼,只有踏上这片土地,才能真正见识到它的绝美之处,才会由心发出惊叹:大自然竟可以美得如此极致!

短暂的行程结束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呵呵!


七彩滇东南,来日再相会!



      2019年春於天津

《网红的老人》

《老人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