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油菜花黄的季节,被我戏称“摄痴”的当家的,与我相约,这次至少去两次油菜花地,从其初绽花黄到其耀眼田野,找寻它各个阶段不同之美。对这等美差事,我定然是无条件服从。

  相偕而至,青涩的花黄果然星星点点,似少女欲语还羞,娇娇怯怯;更似哪个画家蘸了点黄色颜料,随意挥洒出的墨点,稀疏却也别致。花香此时不浓,若有若无,墨绿的油菜花叶子,苍劲有力,看得出它在铆足劲儿,随时准备托举即将丰满的油菜花球。田垄还间杂着粗壮结实的枣树,让心情舒畅的我可以窜上去,优哉游哉。

  油菜花鼎盛时期,如果在路上疾驰,你会真的觉得它们似奢侈地铺在田野里的大片地毯,愉悦着你的双目。而我们,此时在郊外与它零距离相处,犹如在花海徜徉。嗅一嗅,满鼻的清新淡雅,沁人心脾;看一看,灿烂热烈的色彩,令人陶醉;且闭眼聆听花丛中忙碌的蜜蜂嗡嗡之声,顿觉最好听的音乐莫过于此,身心霎时得到最大的放松!

  大自然何其神奇!油菜花的颜色,艳而不俗,染尽山野。这莫非就是太阳的颜色?是太阳光借花体沉淀下来,再积在薄薄的花瓣之上,所以它们才可以如此的傲娇独特、通透明亮吧?

  “花海”的一侧,有个斜坡,竟然还有桃花,可惜前一日的狂风暴雨,让其落了一地花红。喜欢自然风景的我,必定会喜欢这斜坡上的瓦砾,虽然其凌乱无序,还是叫嚷着当家的,这儿必拍,那儿必拍,呵呵,不知可是难为他了。

  接近黄昏时,天气微凉,换装的我,还恋恋不舍这儿的油菜花地。我觉得它特别,较别处不同,是因为,这儿不仅有油菜花的明媚,还有夹杂于其中,那些盘根错节的枣树呢!它们恰似腾空虬龙般张牙舞爪,但不觉得其狰狞,倒觉得它们是这些油菜花的守护神,力量与柔美的完美组合,吸引着我,让我每年春季,必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