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小女儿坐在琴房,一对一的老师辅导,从玻璃门里看得到老师紧蹙的眉头。我知道小女儿的努力和懈怠。对于一个还在幼儿园的孩子,她的“兴趣班”可谓中等重量。没有生病的情况下,她的课都是必上的,没有苦恼过也没有哭闹过!我想我是欣慰的!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因为和母亲的交谈不畅,纵身一跃!姑且认为是“一言不合”吧!看了很多评论文,有指责母亲的中国式教育,有评说孩子缺失价值感,看起来很有道理,却也没有道理!我有些许情绪来自于母亲和孩子,其实没有当母亲的人最好不要谈教育,没生没养哪来的底气和怨气?生了不养,丢给老人的,也别说教育,最多是个掏钱逗乐的,有的可能连钱都不用掏!天天按地球村教科书教育孩子的其实也不能说教育,因为那是优质产品!还有孩子从小可人聪慧,学啥成啥,人前长脸人后乖巧的家长其实也别说教育,这样的孩子是带着仙气的执念,哪还用家长开启教育模式!只有将一个孩子教育成一个孩子的父母有实际操作的经验和无数次濒临奔溃的恐慌感才有大把例子来说明什么是教育,而且还不能定义成功教育。

论起教育,我最恨的莫过于父母,最爱的莫过于父母。我是小城小工薪阶层家庭出来的孩子,磕磕巴巴的上了三流大专,跌跌撞撞的考了公务员,努努力力的读了在职本科,小小心心拿了学士学位,这一路来我认为我的父母最有说教育的权利,只是他们尚未学会总结,也尚未理解过我!

在这个不快不慢的城市里安居乐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几分尚有味道的姿色,有对工作的热情,有对生死的坦然,有对他人的宽容,有对自己的自省,三十岁之前泛着酸水的自卑也随着孩子的降生消失殆尽,我觉得我的父母教的我很好。

诚然,我也是个母亲,情绪稳定,面目柔和时,女儿在我这里是撒欢的驴儿;疲惫不堪,冷目冷语时,女儿在我这里是受气的气球;在学习中,我认为,孩子能力和努力有大小,只是态度一定要正确,这不仅仅是学习的问题,还是尊重的起始。无论如今的社会演变如何,我都固执的认为老师神圣不可辜负。即使那些铺天盖地的虐生虐童新闻气势汹汹而来我依然相信老师的力量。但是我是母亲,我更喜欢自己的方式。对于孩子的成长我原本希望她可以长成二师兄的品行,会吃,会说,会脚底抹油,能担点事。不想小女儿的成长走了大师兄的心气,三师弟的性情。我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引导其成长。我也有蹩脚的时候。

小女儿如向日葵般的成长,人前乖巧伶俐,人后已是全无形象而言,可她还是在我河东狮吼下无奈的抱抱我,就像我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在我算着点催她上床时,幽幽的说,我看完这集就来,哦。或者愤慨地说,天天拿手机学习学习,在单位咋不学?可是我知道我纵是万般的无理取闹,乱吼乱叫,女儿也不会做出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是因为教育,也是因为爱,当然,长者需要自省,稚儿需要敬畏。

此时我想说如果我是那位母亲,我会在心里说,孩子,你不懂爱,等于我不懂你,如果有来世,我不愿意遇见你!

因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