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发来一张图片,是一支粉色的多瓣蔷薇,娇俏、玲珑。并告诉我,这是她春天看见的第一朵蔷薇花,所以拍下来发给我。


我非常感动。自然界的花草,无论怎样匆忙的脚步,我都不忘记时常用眼睛去抚触它们美丽的身影,慢慢地,心间便沾满了花香。无论我提到哪一段光阴,总有一支花草散发着优雅且纯净的芬芳,在记忆的时光里轻轻摇曳。


我决定出去看看蔷薇花。花草是我心灵停泊的港口,璀璨让我心生欢喜。

  小城散布的几处蔷薇花,都是一架一架,一墙一墙的。柔软的枝,茂盛的叶,花开的时候端着各色娇美的花朵。蔷薇丰盈的色彩,蓬勃的姿态,仿佛世间奔波追逐的女子,倾泄着端淑幽雅的气息。


花间驻足时,我却常常回味起那些长在农家院落外,或田头,或沟渠边,一大簇一大簇,开着洁白单瓣的花朵,透着自然清逸意蕴的野蔷薇。


几年前,住宅后面的公园,在几片粲然的蔷薇旁,加种上了一片白色的野蔷薇。花开的时候,我路过,便仿佛安憩于温润的时光,听得路过的行人说:你看你看,野蔷薇,就是我们小时候看过的野蔷薇。

  此刻,我又坐在了这一片白色野蔷薇旁。春天是个诱人的字眼,众花争芳斗艳之后,蔷薇才于暮春花开。那红色的蔷薇已经零星开出几支来,可白色的野蔷薇依然紧闭着纤巧的花朵,等待它的时节到来才肯花开。


恰巧,跑过来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奶奶指着那架子上高高的粉色蔷薇对小姑娘说:你看,这是蔷薇花! 小姑娘的眼光立即被美丽鲜妍的蔷薇花所吸引,伫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在她的脚边,树荫底下,野蔷薇在清风里摇曳。


这个时候,我记忆中那个常常着红衣的乡村小女孩跑过来了,她拉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姑娘,告诉她,脚下的这片绿色叫野蔷薇,那时候,她们家房子院墙外就有一大簇。孩子们不知道它的学名,因为花枝上有刺,便都随着父母叫“刺树”。早春的时候,刺树抽出嫩嫩的枝条来,小女孩便和小伙伴们一起,掐几支鲜肥的枝尖,剥开皮吃起来。


野蔷薇的嫩枝尖散发着一股清新的草木味,甜丝丝的,但并不好吃,孩子们却每年都要去吃。大概吃的是一种好玩,一种乐趣。打苞的时候,野蔷薇的花朵透出一点浅浅的粉,抽出的第一瓣花,似乎还晕染着颜色,等花一起绽开,哦,原来所有的花瓣都是白色。蜜蜂飞过来了,围着野蔷薇打转,孩子们就在野蔷薇下玩耍。

  花事渐了,那轻盈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于花下的野草上,煞是好看。野蔷薇结出玲珑的青色果子来,慢慢地,果子转红。孩子们摘下果子,拿果子相互追逐打闹,嬉笑声响彻了村子的上空,也惊醒了坐在春天里痴想的我。


我抬头一看,哪有什么旧时光里乡村小女孩,只有奶奶和小姑娘走远的身影。她们揣着春天走了,我也要带着野蔷薇的记忆回家去。


下周我还来看野蔷薇。那时它们都应该陆续开放了吧,绽着洁白的花朵,在喧闹的尘世里,盈着自然清逸的梦!


图 / 来自网络
文 / 闲听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