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非洲,满脑子蹦出来的词根无非是荒漠、贫瘠、落后与黑人,然而,在北非,在北非之角,西濒大西洋,北隔地中海,却有着一块神奇的秘境,以多姿多彩的斑斓,向世俗宣告——那里有浩瀚无垠的沙漠,那里有数不胜数的深水港,那里有终年不化的雪山,那里有一碧千里的草原,更有那上千年的历史古城,琳琅满目密不失传的传统工艺!

那里,没有黑人,是距离阿拉伯半岛最遥远的阿拉伯人,无论人文文化,还是宗教信仰,都彰显着浓厚的阿拉伯色彩!

让我们心存阿拉神灯,一起走进充满神奇浪漫的故事里。

  在这片仅仅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却拥有着1800公里的海岸线,而在大西洋东岸,有着数不胜数的国际深水港,摩洛哥90%以上的财政收入都赖于国际进出口贸易。

2016年以前,在这片土地上,很少有华人旅游,2016年5月11日,摩洛哥国王默罕默德六世首次访华之后,摩洛哥成为免签国之一,纯净蔚蓝的海面,热闹繁花的港口,世界最大的沙漠,神秘莫测的古城,无不吸引着国人的眼球。

此行摩洛哥自驾逆时针大环线路线图:卡萨布兰卡 ——索维拉——马拉喀什——瓦尔扎扎特——梅尔祖卡 ——菲斯——舍夫沙万——丹吉尔——拉巴特——卡萨布兰卡。

此行囊括了港口、沙滩、戈壁、沙漠、雪山、草原,一路走来,一路惊叹!

第五站:倾情撒哈拉

离开大漠之中的影视城,迎着朝阳一路向东,疾驰370公里,穿越无人区,历时五小时,抵达撒哈拉沙漠边陲小镇——梅尔祖卡。

原以为进入无人区,没有了摩洛哥交警的盘查,我的“自由光”无所束缚,可以任我驰骋,想着在茫茫大漠中过足了飙车的瘾。

但当我进入了荒漠,我的“自由光”却怎么也飞不起来——路面很不平整,且并非我想象的一马平川,而是刚绕过一个山丘,又爬一道山粱,况有些弯大坡陡的地方,赫然竖着限速30、40的牌子。

远看很威武,或许是若干年前废弃的一个城堡。历经沧桑,屈而不服,从这失落的家园里,依稀可辨昔日的辉煌!

  一路心系撒哈拉,那个令三毛魂牵梦绕的地方,顾不得颠簸,双手紧握方向盘,只管一路向东。

  当我的视线里显现出那抹金黄时,我们已经接近撒哈拉的边缘。

看看时光尚早,我们没有入住预定的酒店,而是按照路牌,直接将车驶入了那片金黄。

  越过沙丘,还是沙丘,是夕阳映红了撒哈拉,还是撒哈拉染醉了夕阳,明暗相间,异彩纷呈。

  驱使着“自由光”,任我的“自由光”在沙丘间飘移,在那红与黄的巨幅画布上画出漂亮的弧线。

  大漠洪荒,任我张扬。

  真的想留恋这披金的细软的沙漠,真的想骑上驼背听着风吹驼铃的脆响深入三毛曾居住过的地方。但我们的行程在这里只安排了一天一夜,牵骆驼的摩洛哥小哥告诉我,要想畅玩撒哈拉,至少需要三天两晚的时间,且要在沙漠深处住一晚帐篷,次日才能到达三毛的旧居阿雍小镇。

  临时交换了一下意见,想要改变我们的行程,但后面几站的酒店均已订好,无奈只好看着那一对对的驼队驮着我那深深的遗憾,隐没于沙丘深处。

  

  三毛对荷西说:“每想你一次,天空飘落一粒沙,从此便成了撒哈拉”。

三毛又说: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万物的来和去,都有他的时间。

我只能站在高高的沙丘上,只能将我的怅然的目光投向沙丘背面渺茫的远方。

   看来去不了沙漠深处的阿雍镇,看来无法目睹三毛曾住过的铁皮屋,那就让我的目光专注在面前的沙丘上,看那一行行的驼印伸展远方,看那一座座沙丘将我的双眼映亮,借一缕晚风,将我手中的细沙飞扬,飞扬。

直至向晚,直至力疲。

带着一兜黄沙,入住梅尔祖卡小镇酒店,原来这酒店离那沙漠边缘不足500米,先匆匆洗掉满身的黄沙,用过摩洛哥小哥精心准备的晚餐,女儿提议说再去沙漠拍星星,我立刻来了精神,拿齐了装备,借着满天星斗,徒步再入沙漠。

那是我看到的最曼妙的星空,碧空如洗,那闪亮的星星犹如缀在幕布上的宝石,或大或小,或明或暗,更有那流星划过天际,那划痕是那么的靓丽,那么的长,仿佛那颗流星就坠落在不远处的沙丘上。

可惜此行没带单反,连个支架都没带,站在沙丘之上,尽管我们一个个将自己裹成了粽子,那手,依然在颤抖,这不,眼前浩瀚无垠的星空,竟拍成了这般模样!

一夜无法安眠,苦等天明。

我要珍惜这一天一晚的时间,我要捕捉撒哈拉那东升的朝阳。

一大早,辞别酒店,驱车三入撒哈拉。

当满天星斗渐渐退入天幕,当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我们已经站到了高高的沙丘上,凝目向着东方连绵不断的沙丘张望。

明了,亮了,黄了!当万千光束涂抹在连绵起伏的沙丘上,明黄暗白,瞬息万变,仿佛就那一眨眼的功夫,我的身前、身后,已全然让那暖暖的朝阳映亮!

喔!那醉心的黄啊!我忘记了拍照,我将我的手,抖抖地伸向了那醉心的黄,抓一把细细的流沙,顺手抛撒,在空中映着那同样金黄的阳光,任金粉在碧空中飞扬!

  坐在高高的沙丘上,直面初升的朝阳,看那细软的流沙,由白变红,再由红转黄。

  此刻,远离嘈杂城市的茫茫大漠,寂静得可以听得见风吹沙响,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暖暖的阳光从头到脚,暖亮我那疲惫的身心。

  早晨的沙丘,在夜风的抚摸下,变得格外平整、圆滑,在那迎风处,可以清楚地看到风吹流沙的细细的纹痕。

  踩在松软的沙丘上,听着足踏流沙的脆响,在身后留下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不为别的,只想印证,撒哈拉,我曾在某个早晨,沐浴着晨光,在你博大的怀抱里,尽情地徜徉,徜徉!

  来摩洛哥的几天里,已然学会了穆斯林神秘女郎头裹纱巾的装扮,端端地坐在沙丘上,远远看去,谁说那不是穆斯林那神秘的女郎!

  碧空如洗,晨光暖暖。是初升朝阳暖红了沙丘,还是那一袭红裙醉染了沙丘?风不语,沙丘羞红了脸,太阳笑了,站在沙丘上的人,也笑了。

晨光醉染黄金沙

明暗相间漫天涯

黄沙没膝仍奔走

纵情高歌撒哈拉

晨光乍泄满沙丘
大漠无边静更幽
抵足牵手走一回
有夫如斯妇何求

第六站:“臭名昭著”的菲斯


从撒哈拉一路向北折回菲斯,是此行中最为艰辛的一天,也是此行中可圈可点的一天——因为从南到北,景色迥异,层次分明。

梅尔祖卡到菲斯470公里,导航显示需八个小时,我们不得不告别撒哈拉,回望连绵起伏的沙丘,实在舍不得,只好给矿泉水的瓶子里装满金沙,一路翻越沙丘,向摩洛哥最古老的城市——菲斯驶去。

  眼前已看不到那醉人的沙丘,剩下的只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茫茫大漠,荒野中,寸草不生,满是戈壁和砂砾,唯一让人悦目的,就是头顶那片湛蓝湛蓝的天空。

  盘上半山腰,竟然有疑似“挂壁公路”般的隧道,路边同样也是深沟大壑。

  三个半小时,在大漠里狂奔,因景色无趣,路又太直,况早晨为了看日出又起得早,眼睛不觉发起困来。

越过山丘,终于抵达伊芙兰小镇。

  伊芙兰小镇,只是梅尔祖卡到菲斯的中转站,很多人不想赶路,只能选择在此停宿。

  小镇不大,竟然却有北京饭店,这是我来摩洛哥一周来第一次看到的中国餐馆。一周来,每天就是摩洛哥的“国餐”——塔吉锅,吃得我胃疼,好不容易碰到了中国餐馆,那还等什么,进,点餐!

和老板寒暄了几句,老板竟然是汉中人,在这异国他乡,碰个中国人都不易,况还是乡党,那话拉起来,真是没完没了,憋了一个礼拜的中国话,拉的是畅快淋漓。

老板说炒菜米饭,面条饺子都有,地道的川菜,言语很是亲切。

都点!妻却碰了我一下,我一看那菜单,个个价格不菲啊。

老板似有意会,解释说,所有的原材料都是空运过来的,价格上适当会比国内高一点,但菜品质量绝对没问题。

一盘老干妈炒土豆丝、一盘农家小炒肉、一盘西芹炒腊肉、一盘土豆辣子鸡,一碗西湖牛肉羹,外加三碗米饭和一碗牛肉面。结账的时候,看在乡党的面子上,打了个折,掏了五百多大洋。

饭菜确实地道,那价钱也真是不菲啊!

  出了餐馆,妻在嘟囔,我连忙指了指镇北面巍峨的雪山,转移了话题。

  接下来的路段需要五个小时,因为我们又要翻越中阿斯特拉大雪山。

这阿斯特拉雪山,绵延三个国家,从马拉喀什到瓦尔扎扎特,我们翻越的是大阿斯特拉雪山,现在我们去菲斯,要翻越的是中阿斯特拉大雪山,来的时候,我们是仰望雪山,从雪山山腰中穿行,而这次,我们将直上雪山顶,在莽莽雪原上行驶。

很是期待,满血复活,穿过小镇,向雪山开拔!

  过了小镇,因有人居住,始见肥硕的羊群,尽管是雪山脚下,路两边的小草依然如荒漠中的点缀,稀稀拉拉,那羊群也是东奔西跑,寻觅着食物。

  向上,盘旋,盘旋,向上,一路小心,我们终于盘上了莽莽雪原之上。

  至此,我才将我的目光从笔直的路面上挪开,将路两边厚厚的积雪尽数揽入我的视线。

雪原之上,碧空如洗,阳光灿烂,满满的阳光投射在厚厚的积雪之上,那积雪的反光,映得人睁不开眼。

  穿越高山松林,实在忍不住对这雪的依恋,那还管得了那一袭红裙,总要在这莽莽雪原中留个纪念才罢。

  途拍高山融雪湖泊,实在美得不像话!

  眼睛,因美景而搁浅;故事,因途拍而精彩!

  碧蓝,在苍穹,也映在高山湿地里。

  经过长达九个小时的奔波,终于抵达菲斯古城。

  这是阿拉伯人漂洋过海在摩洛哥建造的第一座土城,也是摩洛哥最早的皇城,至今还停留在中世纪时代。

  进入古城, 狭窄的街道,黄色的土坯房,房与房之间用横木支撑的支架,斑驳的石板路,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一千年之前。

  因道路狭窄,店铺林立,城内所有的交通运输均赖于这小小的毛驴。

  一头矮小的毛驴身上,竟然驮了足足八个煤气罐,那毛驴嘴里吐着白气,四蹄在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上艰难地穿街过巷。真的想为那头倔驴叫屈。

  除了毛驴,在街头巷尾,还可见手推的独轮车、双轮车,还有三轮车,这些能拥有车辆的阿拉伯人,算是这座古城里相对富裕的人家。

  到菲斯,皮革大染坊不容错过,世界闻名的“臭名昭著”的菲斯古城的名号因此而来。

  菲斯的皮革制造运用古法制作,先是爆嗮皮革,再用天然植物和鸟粪沤制,不含任何化工颜料,却能够漂染出多彩的皮革,且颜色永不褪色,这是菲斯皮革闻名世界的原因。

  小巷很狭窄,仅容一人通过,土坯墙破败不堪,头顶上方的支架摇摇欲坠,顾了脚下顾不了头顶,顾了头顶忽略了脚下,磕磕绊绊,终于在摩洛哥小哥的带领下进入皮革店。

进店的时候,小哥给我们每人送了一片薄荷叶子,这是什么?赠品吗?也忒小气了吧?

  顺着仄仄的楼梯下至地下室,一进门,我们的眼前一亮,哇!室内装修真是豪华,与破败的外面相比,相差何止百年。

  但见室内四堵墙,从地到顶,齐刷刷满登登地碼满了各式手包:背的提的手拿的装口袋的,大小通吃;牛皮羊皮鳄鱼皮,无所不有,色泽鲜亮,夺人眼球。

  参观了地下室,再顺着仄仄的楼梯攀至一楼,哇!又是四堵墙,整齐地排列着各种皮鞋,尖头的圆头的敞口的,长的短的不带跟的,令人目不暇接。

等我们上到二楼的时候,又是满登登的一屋子皮衣,尽管摩洛哥小哥极力地向我们推荐,我们却无意于此,那小哥便把我们带上了三楼。

  三楼其实是一个露天平台,一入平台,一股刺鼻的腐臭直撞脑门,那小哥笑了笑,比划着让我们把那片薄荷叶放在鼻子下面,那同样浓郁的薄荷味渐渐压住了那刺鼻的腐臭。

  原来这薄荷叶还有这般功能,掩鼻凭栏而站,始见宽阔的院落中庞大的皮革作坊。

院落中一口口大染缸整齐的排列着,颜色迥异,异彩纷呈。那些工人或是在沤制熟皮,或是漂染上色,或是晾晒皮革,上图尽头处,还有几个工人用两轮车装卸货物,烈日暴晒,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腐臭,怪不得,一提起菲斯,就让人冠之于“臭名昭著”的称号。

  从皮革作坊出来,日已过午,我们找了一个临街的餐厅,同样上了顶楼,叫了一桌子的菜,却丝毫没有食欲,站在平台上的我,将目光投向了这座古城,看似破败,但手工业制造却不减当年,大街小巷,家家开张,户户营业,而营生并非皮革制造一种,瓷器、玉器、铁匠铺、缝纫铺,应有尽有。

  菲斯和马拉喀什气候特征基本相同,都是南靠雪山,菲斯之南,还是荒漠戈壁,但一出菲斯,植被迥然不同。

  都说菲斯是摩洛哥的后花园,不错的,眼前广袤的大地上,已然被葱茏的绿色所包围,着眼之处,令人心旷神怡。

  这里的牛羊很悠闲,闷着头,只是一味地啃。

  路边有了零散的农舍,农舍都没有围墙,农舍与农舍之间,都是这些长势蓬勃的仙人掌做成的篱笆。

  细看那仙人掌,那掌上都结着红红的果子。遂百度,度娘说,仙人掌果富含氨基酸和蛋白质,具有行气活血的功效,正好午餐都没怎么吃好,看看路上鲜有车辆,遂靠边停车,采几个尝尝。

  只知道那仙人掌有刺,没想到这果子上面也有细细的刺。妻右手套着袋子摘下果子却放在了没套袋子的左手上,果子是摘了不少,但那细细的刺也扎满了手。

  果子秀色可餐,其味酸甜可口,就是手上的这刺,真的难拔。正如“草色遥看近却无”,摸着有刺,细看却看不见。只能将手伸向阳光,才能发现那些细茸茸的小刺,眼看着拔完了,一蜷手,还是扎。

  路边骑着毛驴满载而归的摩洛哥少女,看着狼狈的我们,笑了。

  可恶的是,那驴也瞪着眼,向我们喷着响鼻,几个意思,对我们嗤之以鼻啊?!

  驱车逃遁,将那驴的傲慢弃于车后,向那天边云生出疾驰而去。

  一路追赶着流云,翻越里夫山,转过山头,我们仿佛一下子进入了童话世界。

第七站:天堂之城——舍夫沙万

宽阔的里夫山谷中,承载的满是蓝色的房子,简直就是深藏在山谷中一片蓝色的海洋,这就是舍夫沙万。

舍夫沙万——群山包围中的童话王国!也称为天堂之城!

据说,1497年,一群犹太人来此避难,修建城市,为了族人免遭涂炭,他们将房子的颜色涂成天堂色,祈求福祉,保佑平安!

  步入城市,恍若隔世。

  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房子,蓝色的墙壁,蓝色的小巷

  细看那些蓝,有天蓝,有湖蓝,有深蓝,有浅蓝。同是蓝色,却浓淡相宜,恰到好处。

  

  步入小巷,家家户户门前都种植着奇花异草,一路芬芳。

  幽深的隧道。

  逼仄的楼梯

  梦里才能见到的窗户

  步入深邃小巷,蓝墙壁,蓝台阶,蓝鹅卵石地面,让你恍如隔世,游离梦境!

  更有那裹着严严实实的头巾,拿着长长的扫帚清扫地面的柏柏尔人,像极了《哈利波特》中那个骑着扫把的女巫。

  柏柏尔人穿着《魔戒》中甘道夫的服装,不声不响地从你身边走过,又隐没于蓝色深巷之中,不禁让人毛骨悚然,又不得不肃然起敬!

  喵星人,是这个童话王国的守护神,静静地守护着每一条大街小巷。

  攀上山顶,参观了建在山顶的清真寺,略作修整,接下来,我们会继续向北,赶往北非之角——丹吉尔。

第八站:非洲洞——北非之角

非洲洞——常年经地中海入海口与来自大西洋洋流的双重冲击,自然天成酷似非洲地图的庞大洞口!

  落日的地方,就是隔海相望的西班牙,最狭窄处仅15海里!

  层浪拍击,声震云霄,垂天飞雪,沫湿衣衫!

  丹吉尔,号称世界交通枢纽,扼地中海入大西洋之口,南来北往的船只都要经此中转,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港口内狭长的堤坝

整齐划一的港湾

  矗立在北非之角的斯帕特尔海角灯塔,西面的茫茫的大西洋,东面是狭长的地中海,夜晚灯塔的光束,为往来船只指明了方向。

  水天一色的大西洋,连那点缀的礁石,也是那么般的美!

卜算子·丹吉尔海滩


海鸥振翅飞

层浪节节高

纵使礁石拦去路

碎身朝天啸


碧空蓝如镜

白云紧缠腰

张开双臂化海鸥

任我自逍遥


第九站:首府——拉巴特

沿大西洋东岸,一路南下,抵达摩洛哥首府——拉巴特。

这是默罕默德五世灵柩所在地,高大的围墙,盛装的卫兵,忠诚地守护着先王灵柩。

大殿通体为白色的花岗岩锻造,绿色琉璃瓦盖顶,极具阿拉伯建筑风格。

  哈桑大清真寺是整个拉巴特城的象征,它原是摩洛哥最大的清真寺,始建于1195年,1775年一场大地震将清真寺夷为平地,只剩下半截宣礼塔和300多根高矮不同的断柱。

  拉巴特天然海边浴场

  告别拉巴特,一路向南,回到卡萨布兰卡,完成摩洛哥逆时针大环线的游玩。

  此次畅玩摩洛哥,由西安飞广州,转机飞阿曼,再由阿曼飞卡萨布兰卡。当地租车自驾游历九个城镇,历时十五天,收获满满。

这是非洲大地上一块神奇的秘境,是一个斑斓多彩的国家,碧蓝的大西洋,金黄的撒哈拉,白色的卡萨布兰卡,红色的马拉喀什,黄色的菲斯古城,充满传奇色彩童话王国蓝色的舍夫沙万,一路走来,美景无限,步步让人留恋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