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风清杨

图片摄影:雨荷

李瓶儿生了孩子官哥儿,使没有子嗣的西门庆大喜,更加宠爱李瓶儿了,一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去李瓶儿的房间看孩子,这让吴月娘在内的众妻妾非常得不高兴。尤其是潘金莲心里很不爽,但此时的潘金莲还没有想出对付李瓶儿的办法,只能是随机应变,寻找机会。


如:潘金莲又一次听见李瓶儿的房间里传出了孩子的哭声,便进来观看,刚好李瓶儿不在,只有奶子如意儿一个人,潘金莲于是抱起孩子,对如意儿说“等我抱到后边寻你妈妈去。”如意儿连忙劝阻“五娘休抱哥哥,只怕也时撒了尿在五娘身上。”其实这也是如意儿找借口不让潘金莲抱孩子,但潘金莲说“怕什么,拿衬儿托着他,不碍事。”一面接过孩子往后边去了。

走到仪门首没人的地方,潘金莲一经把孩子举得高高的,没想到被吴月娘看到了,连忙说“这咱晚了平白抱他从来做什么?举的凭高,只怕唬着孩子。”赶忙叫出李瓶儿,李瓶儿出来看见潘金莲抱着孩子,忙说“小大官儿好好儿在屋里,奶子抱着,平白寻我怎的?看溺了你五娘身上尿。”连忙接过孩子,吴月娘吩咐“好好抱着孩子,休要唬着他。


李瓶儿抱着孩子回到屋里,悄悄对如意儿说“孩子哭,你慢慢哄着他,等我来,如何教五娘抱到后面寻我?”如意儿连忙解释道“我说了,五娘再三要抱了去。”


晚上,西门庆到李瓶儿房间看孩子,但见孩子只顾哭,便问怎么回事,李瓶儿亦不提潘金莲抱孩子受惊的事,只是说“不知道怎么了,孩子只是哭。”不知所以然的西门庆又大骂如意“不好好看着哥儿,管何事,唬了他。”又走来给吴月娘说了,吴月娘知道是潘金莲唬了孩子,但一声也没有言语。


李瓶儿生了孩子以后,孩子成为了西门府上的掌上明珠,但李瓶儿却成为了众矢之的,各妻妾都心怀鬼胎。尖酸刻薄的潘金莲更是妒火中烧,而且心急如焚,李瓶儿和孩子成为了潘金莲的眼中钉肉中刺,早有了害孩子的心思。


李瓶儿显然已经感觉到了眼前的危险,平日里小心翼翼,私下肯定已经不止一次的给奶子如意儿交代了注意事宜。但任何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潘金莲是家中的主子,总能找上机会,保姆如意肯定不能胜任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说李瓶儿对眼前的危险认识不足,低估了潘金莲的狠毒。

李瓶儿也不敢把潘金莲唬了孩子的事告诉西门庆,无非是怕潘金莲报复,李瓶儿知道,一旦面子上的这层纸捅破,以潘金莲的手段,她和孩子将永无宁日。李瓶儿和孩子最后悲惨死去的结局也证实了这点。


所以,李瓶儿采取退避三舍的原则,一味的忍让,想以此来讨好潘金莲,希望潘金莲良心发现放过自己和孩子。只能说李瓶儿太幼稚了,让潘金莲良心发现无疑于痴人说梦与虎谋皮。


吴月娘不言语,也有她的小算盘。作为正牌妻子却一直没有一男半女,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标准的封建社会,吴月娘亚历山大,对李瓶儿孩子的态度也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希望孩子能茁壮成长,一方面又盼着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是吴月娘隐藏在心底的秘密,无法示人。


希望孩子好,是因为吴月娘是正牌妻子,正如李瓶儿所说“有了珠冠,也稳稳的先戴到娘的头上。”


不希望孩子好,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生育,孩子毕竟不是自己的,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吴月娘“一声都没有言语。”也不给西门庆说真相,无形中袒护了潘金莲。吴月娘的私心,失去了联合李瓶儿打击潘金莲的最好机会。


吴月娘和李瓶儿的这种绥靖政策,助长了潘金莲的邪气,悲剧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李瓶儿注定就是悲情故事中的主角。


(摄影图片为美友雨荷提供,雨荷已授权本人使用,图片和本文内容无关)


附读书笔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