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智利境内的百内公园 (Torres Del Paine)成立于1959年。 Torres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塔”, Paine 在古印加语是蓝色的意思。它位于安第斯山脉南端的智利潘塔哥尼亚地区中央。她以其美丽的湖泊,众多的冰川和鬼斧神工,直耸云霄的花岗岩山峰闻名于世。

1999年,它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10个一生必去的直然奇迹”。 这是美国国家地理第一次全世界选美,其权威信和公正性可见一斑。 公园更于1978年被联合国列为世界生物保护圈之一。公园的照片经常出现在各种旅游和登山杂志上。它不仅是徒步者的必选,而且是攀岩者的天堂。

公园内著名的景点有:百内塔,百内角,Pehoe湖,法国谷,灰湖冰川。 要临近临近领悟这些自然奇观,只有徒步著名的W步道。W步道景观无敌,但是美就有付出。 每天几十公里的直线距离,1000多米的垂直爬升让我体会到了和健身房的迥然不同。左边6个,右边5个水泡使得双脚很难穿进鞋里。连续几天的高强度爬升和下降使我的关节疼痛到达了极限。所幸随身代的止痛药帮助我渡过了难关。看见了这无敌美景,再痛也值了。有一种药叫胺糖,除了坑爹,啥用也没有。

第一天,订了一个从卡拉法特前往智利百内公园的旅游车。中途需要经过阿根廷和智利的边境,智利的边境检查站对于食品检查很严格,巧克力,奶粉,和干果类的包装食品可以代入。

到达公园东大门 (Laguna Amarga)后需要购买门票。沿着蓝河(Rio Paine)继续乘车向西(Pehoe 客栈方向), 一路上景色如画。

蓝天白云之下安第斯山脉就像巨人一样,俊朗挺拔的身躯耸立在美丽湛蓝的Nordenskjold 湖边。羊驼在翠绿的高山草甸上自由悠闲地觅食。

著名的百内塔和百内角已经出现在眼前。

离开公园大门一小时后,就到达了Pudeto码头。它是公园的一个交通枢纽,很多背包客都在这里乘船进山徒步或者等Bus出公园。前往Pehoe客栈,Las Torres酒店,Laguna Amarga 大门, Puerto Nateles 和 卡拉法特的都在此中转。换车的时间一定是和渡船的时间衔接好了的,最好是现在网上和公交车的服务联系好。我从卡拉法特到百内公园乘坐的是旅游车,没有换乘的需要, 到了Pudeto渡口后,直接前往Cuernos步道。 这是一条非常平坦的小路,来回需要1小时。

步道的正前方是耸立于蓝天的百内角, 从远处望去更像更像一只雄鹰。山峰是黑色的头,山体是黄褐色的鹰体。从头到体的颜色没有一点过渡, 是一条明快跳跃的分界线。 轮廓分明的花岗岩山体奇异挺拔的造型令人感叹造物主干净利落通太流畅的刀工。

百内不仅有奇峰异石,色彩的绚丽灿烂更是令人应接不暇。Cuernos步道的南北两面是分别是Pehoe湖和Nordenskjold 湖。

Nordenskjold湖的地势较高,湖水顺势流入Pehoe湖,落差造成的一条瀑布 (Grande 瀑布)连接着这两个湖, 一边是湛蓝深邃的Pehoe,另一边是碧蓝明快的Nordenskjold。


瀑布溅起的水雾随风起伏,阳光照射到水雾上折射出五彩的虹宛如舞动的彩带。这时阳光洒在岸边铺满了嫩绿小草和鹅黄苔藓的山坡,仿佛是一张起伏的织毯。 智利火树(Chileno Fire Tree)的火红,卡拉法特(Calafate)的橙黄, 世界上最美艳的色彩都被撒在了这鲜花铺路,彩虹搭桥的仙境。


从步道返回Pudeto码头的途中,隔湖远远的有有一个小红点,那就是著名的红房子客栈 (Hosteria Pehoe). 客栈位于Pehoe湖中的一个小岛上,一座小桥连接着湖岸和小岛。由于正是季节,岛上和桥边开满了艳丽的Calafate。 远处望去,蓝天白云下Pehoe湖显得格外的秀丽。 雄伟的Paine Grande 和Cuernos 峰屹立在湖畔,岛上的小红房宛如镶嵌在蓝色水晶上的红宝石。


到达红房客栈后办理入住。酒店客房非常整洁,也有个人卫生间。入住这里享受五星级的风景,小客栈的规格,超豪华的收费。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它是潘塔哥尼亚最出镜的酒店。

客栈不远处有一高山坡,公路边有一步道 (Condor) 可以到达山顶 , 这里是欣赏Pehoe湖和Cuernos峰的最佳位置。这条步道虽然不长,大约需要40分钟左右可以登顶,但是连续爬坡升高,还是很费体力的。登上山顶后,无限风光尽收眼底。 山顶上你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潘塔哥尼亚的飓风的威力,风力轻松地可以把人吹起来。 我屏住气息, 小心地蹲在一岩石旁,直到风力减弱后才起身拍照和欣赏美景。 从山顶朝南望去,可见远处露营的营地和著名的Hotel Explora。 这是整个景区最豪华,最昂贵的酒店,大约一晚价格在$1500美金左右。

从南坡下山,穿过一个露营地, 很快就到达Hotel Explora 后面的观景台。 这里可以看见从Pehoe湖流入蓝河 (Rio Paine)的瀑布。

第二天,早晨乘车前往Pudeto, 这是Pehoe湖边上的一个摆渡口, 这也是进入百内公园的水上入口。 每天有好几班船往返于Pudeto和公园内的Paine Grand客栈。渡轮缓缓地在Cuernos峰前通过,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聚集在甲板上欣赏着这美丽的景色。

半小时后,就到达了Paine Grand客栈。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客栈,也是公园内设备比较完善的游客接待点。因为它是前往灰湖冰川和法国谷的枢纽,背包客都在这里作停留和休息。 这里客房很紧俏,需要提前几个月订。

我订到了一个两人间,虽然是上下铺,但是非常的干净。能在一天汗流浃背,精疲力尽后在此洗上一个热水澡,喝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眺望窗外湛蓝的Pehoe湖和远处连绵起伏的雪山,感觉人生真到了高潮,这可能也是徒步的快乐吧。


在客栈放下行李后,我出发向W步道最左边的一竖—灰湖冰川进发。从Paine Grande走到冰川的观景点的往返是9.0小时,我上午10点出发,估计要晚上8点左右才能返回。 今天天气很好,徒步开始还能看见 Pehoe湖,湖水还是那么湛蓝。

翻过几个山坡,灰湖就进入了视线, 湖水不再清澈,而像在湖中倾倒入了石灰水,乳白中泛着淡蓝。 远处已经能看见冰川和周围簇拥的雪山。

这个季节的湖边长满了Firebush, 像一串串对天怒放的红辣椒,让我想起来小时经常看见的英雄花。


步道旁时而是水潭,时而是倒下的枯树。时而在灌木中穿行,时而在乱石岗上攀登。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啄木鸟

3个多小时后到达一片露营地。这里露营就有机会看见日落日出的冰川。

眼前的灰冰川很美,排山倒海地矗立在湖中。

远处有两条皮划艇,周围湖水中漂浮着很多蓝色的浮冰, 这和南极有啥区别?

我情不自禁地从水中捞起浮冰放入口中,品尝着这纯天然的几千年沉积下来的精华。

返回的途中仍是艳阳高照,回到客栈已经快到晚上9点了,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蓝色的天空,陪伴着高耸的Cuernos峰。

虽然已是晚上9点多钟,太阳还挂在天边,阳光和月光同时照在山峰上,棕色和黄色的花岗岩山峰显得更加俊朗伟岸。

第三天,法国谷步道是W步道的中间一竖,它起于意大利营地,途经法国谷,最后的观景点在英国营地。来回直线距离约为14公里,需要6小时。 考虑到我当天住在 Paine Grand客栈,要从这里走W步道左边的一横才能到达意大利营地,所以今天我的来回直线距离约有30公里,需要大约11小时。 W线上的左边一横是徒步中最平缓的部分,步道旁要么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湛蓝湖水,要么是火红火红的 Firebush。抬头望去就是安第斯山脉俊朗的花岗岩的山峰。

途中穿过一片火灾后的枯树林,地上已经开始长出了绿色的植被,显出勃勃茁壮的生机。

两个多小时后跨过一道悬索桥,就到了著名的意大利营地。 由此开始,就开始在乱石坡中攀登。


在山坡上向身后望去,远处是美丽的Pehoe 湖和Skottsberg湖, 近处是虬枝曲干的苍松翠柏。挺拔的雪山连绵起伏,满眼都是浓缩的盆景。正是白云游清峰,黄花洗碧潭的季节。


法国谷的第一个观景点就是Paine Grande雪峰和雪峰下的法国冰川。

步道沿着一条冰川形成的溪流一直向前,很多背包客都在这里休息和聆听冰川雪崩的轰鸣。


沿着步道继续穿过一片丛林, 眼前豁然开朗,一片乱石堆的开阔地出现在面前。远处连绵起伏的花岗岩群峰耸立,蓝天相衬,白云环绕。据说法国谷大部分时间都被浓雾笼罩,很难看到所有的群蜂,今天真是人品爆棚。

穿过乱石岗,爬上一个山坡就来到了第二个观景点(Mirador Britanico),这里距离英国露营地很近,是观看花冈岩群峰的360度无敌观景台。

法国谷可以说是W步道的高潮,秀丽,雄伟,独特,色彩斑斓,所有美的元素在这里汇合。

一个小时后,依依不舍地开始沿原路返程。

跨过来时经过的索桥,桥下小河两边的河岸上有很多背包客在休息晒太阳,一天劳累后,静静地享受着人间美景。

快要到达Paine Grande客栈时,抬头望去,和昨晚一样,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和西边快要落山的太阳一起照耀着安第斯山脉,周围除了树影的婆娑和湖水的荡漾,一切如此地沉寂和静谧。 今天一共走了13个小时,回到客栈,吃着热腾腾的晚餐,生活不能再美好了。

第四天清晨离开 Paine Grand客栈,乘船返回到Pudeto渡口后,坐车回到红房子客栈休息一天。


第五天清晨从红房子客栈 乘车回到公园东大门 (Laguna Amarga), 然后换车前往Hosteria Las Torres 酒店。 这也是公园内的唯一酒店,其他都是客栈或者露营地。

在这深山荒野,隐藏着这么一个5星级的酒店确属不易,价格也是不菲。

透过酒店的大堂的落地窗,外面的美景一览无余。

窗外几个游客正骑马悠闲地通过。

酒店的餐厅也布置得井井有条,餐具铮明瓦亮,滴水不挂。


第六天清晨踏上了去百内塔(Torres Tower)的步道, 这也是W步道最右边的一竖。该步道从Torres酒店出发到达百内塔下的冰湖来回大约需要9小时,直线距离19公里,登高800米左右,这是一个中等难度的步道。

步道开始沿着Ascencio 山谷中的一条河流向上缓缓爬行,回头望去,蓝色的Nordenskjold湖渐渐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在穿过很多溪流和山毛榉林地后到达智利人客栈 (Refugio El Chileno)前的一座小桥。该地是离开百内塔最近的提供住宿的客栈,只有20张左右的床位,需要提前在网上预订。客栈距离百内塔下的冰湖还有2个半小时,400米的攀登。


再往前行会到达一个宿营地(Camp Torres), 此地是离开塔下冰湖最近的可以帐篷露营的地方,到达冰湖还需要40分钟爬上400米的乱石堆。 乱石堆下就是绿色的冰湖。

冰湖的西面拔地而起矗立着三座陡峭的花冈岩巨峰,分别称为托雷南,中,北峰,大约都在海拔2800米左右(Torre south, Central and North)。花岗岩巨峰下是积雪和冰川,一直向下延伸到冰湖。

我到达湖边时,已经是正午,太阳高高地悬在天空,虽然能够有幸目睹百内塔的全貌,但是毕竟不是早上日出时的最佳时刻。那时的百内塔披着金红色的晨光在冰湖的映射下是人间最美的景色。

第七天是在百内公园的最后一天。清晨我预定了一辆车从Las Torres 酒店出发, 途径Puerto Natales换乘另外一辆公交前往Punta Arenas 机场飞圣地亚哥。经过一天的奔波,终于在日落前降落在圣地亚哥机场。从机上看见此时的安第斯山脉沐浴着金色的霞光。


第八天,圣地亚哥是智利的首都,城市给我的映像很好。虽然也有一些现代的摩天大楼,但是传统的早期欧洲移民的建筑给我的映像更加深刻。登上圣母山(San Cristobal Hill)山的山顶可以观看圣地亚哥全景,山顶上还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圣母像。


到了圣地亚哥,武器广场绝对是必须去的地方,文化,商业,旅游,历史的景点都在这里聚集。广场聚集了世界各地的游客和当地人。到处都是树木,鲜花,喷泉和雕塑。围绕广场的建筑都是几百年前的西班牙风格。 广场巡逻的骑警给这里添加了历史的色彩。

圣地亚哥主教堂 (Santiago Metropolitan Cathedral) 是智利圣地亚哥大主教区的中心。新古典主义大教堂的建造始于 1748至1800年。

Correo Central 大楼与智利历史密切相关, 18世纪初是总督宫, 1820成为智利总统宫,1882成为了圣地亚哥的邮局和邮政博物馆,1976年成为国家纪念碑。到了智利还发现,这里的白人比例比欧美还高,到处都是金发碧眼轮廓分明的欧洲移民后代。